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和谐西藏与宗教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宾秀英发布时间: 2011-05-03 09:07:00

  宗教是一种内涵丰富、形式多样的精神现象和文化现象。

  宗教不是迷信,信不信教也不是愚昧和先进的分水岭。它是人们意识的需要,是人们权利的自由运用,它牵扯着人们深沉的精神追求,直接沟通着信教群众的潜意识。由于情绪的相互感染,价值观的相互认同,行为的互相激励,其形成的力量对国内外政治都会产生深远影响。藏传佛教的核心是“饶益众生、利乐有情”,认为人生在世是一个充满痛苦的过程:“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僧苦、求不得苦、爱和别离苦”,因此,应以慈悲为怀,救助大众,远离苦海。人生是短暂的,生与死因缘互为因果、轮回是无限的。

  藏传佛教也称藏语系佛教或叫喇嘛教,佛教立脚西藏从松赞干布算起不过1400多年。但在不到550万人口中却建有3500多座寺庙,平均一千人占有一座。据七世达赖格桑嘉措申报理蕃院的数字,达赖所属寺院3150座,僧侣302560人,班禅所属寺院327座,僧侣13670人。如果把格鲁派以外各教派寺院、僧侣也加在一起,将远远超过这一数字。这些寺院有的建在峰峦之上,有的建在平坝。容量规模十分庞大,从远处看去绵延起伏,层楼迭阁,神秘而肃穆。这些寺院中相当一部分不仅是当地宗教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教育的中心。在政教合一制度下,赋予宗教寺院以双重权威,控制了藏区的政治、经济、文教、艺术等各个领域。一座寺院就是一所大学或专科学校,凡有文化之人绝大多数为僧侣出身。拉萨的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青海的塔尔寺、甘肃的拉卜楞寺最为庞大完善,堪称藏区的六大教育中心。记载着声明、内明、因明、工巧明、医方明等有关医学、历算语言、文学、逻辑学知识的“大五明”;记载着诗韵、修辞、音乐、戏剧、星算等知识的“小五明”等都作为经典写在经书里放在寺庙中。布达拉宫、扎什伦布寺中一大批精美建筑、佛像、佛画、刺绣、木刻,塔尔寺的酥油花乃属闻名于世的艺术品。

  宗教信仰不是一个民族的主体和全部,但宗教文化却无一例外地都是早期民族文化的正宗和主流,在并不发达的社会,西藏宗教则一直充当着民族文化艺术的保护神,成为西藏文化的载体,是藏民族的民族标志和精神支柱,对群众具有一种无形巨大的感染力、向心力和凝聚力。这从每年一度的寺庙法会的情景可见一斑。法会期间都要举行“晒佛”。每当一幅巨型佛祖画像展现在人们眼前时,便有成千上万的人蜂拥在佛祖画像周围,好似在虔诚聆听佛的教诲;有的信徒挤到佛像前,拉一下画像再摸摸自己的头,自己便可得到健康和幸福;有的人则从远处,用一条洁白的哈达包上钱扔到佛像前,以祈求佛主赐予吉祥、圆满和幸福。1779年夏,班禅应诏入京,途中其信徒出售其手迹,再用藏红粉涂在纸上,得到的报酬是300匹马、70头骡子、100峰骆驼和4000银元。藏人对神的依赖,在现实生活中祈求神灵保护的宗教意识极其强烈,这是任何其他地方的宗教难以同语的。

  对宗教来说,这不仅是许多人的精神寄托,而且在实际生活中还接受它带来的导向和影响。解放前,藏区孩子一出世,父母便在其脖颈上卦起“护身符”以求保佑。藏军打仗时,挂着藏有佛像的“噶乌”,以求佛神的护佑百战百胜。藏族青年的婚姻,喇嘛的卦象尤为重要。当结识相爱,父母也同意后,还要看喇嘛打卦算命的结果。所以一对相爱至深的情人也未见得能结成终身伴侣。生子起名要请活佛:扎西、次仁、德青、彭措(吉祥、长寿、幸福、圆满)——都带有浓重的色彩。

  丧葬习俗也受宗教的影响。在西藏一般是天葬,死后由鹫鹰带着升天,这可能是本教观点,藏传佛教根据藏族环保的丧葬习俗也主张天葬,意为人生所行的最后一件善事——布施,连身体都无保留地献给世界。除此还有塔葬、火葬和水葬。塔葬只有大活佛才能享此殊荣。大活佛“圆寂”后,经脱水处理、涂抹药物、香料,摆成坐姿、砌入塔中。塔身包裹金皮或银皮,这叫“黄金骨灵塔”,藏语叫“色尔东”。喇嘛、王公贵族一般实施火葬,骨灰放在固定地点保存。因宗教的导向,藏族社会最大禁忌是杀生,受戒僧人也有吃荤的,可绝不能自己动手宰杀牲畜。在藏族看来,每人都有吉日和凶日,这是按各人的生辰推算出来的。藏族一种最常见的礼节是送哈达,迎送客人、敬神、婚丧一切交往礼节上都要送给对方一条长长的丝织或麻织物,以表“吉祥如意。”据说,藏传佛教萨迦派第五代祖师八思巴见元世祖忽必烈后,从内地带回了一条印有长城图案和“吉祥如意”字样的丝织哈达、以表佛教肃穆和高尚,此后遂成礼品在藏区流行开来。藏族节日一年至少有6个:藏历年、祈祷节、酥油花节、雪顿节、望果节、吉祥天母节、沐浴节等。绝大部分节日都带有浓重的宗教色彩。以藏历正月十五酥油花节(藏语叫“坚俄曲巴”)为例,节日当天藏传佛教祖师宗喀巴要在拉萨举行传法会,陈列供品,为纪念释迦牟尼祈祷。群众在这一天拥进寺院朝佛听经,磕长头。一到夜晚拉萨街头人山人海,八角街四周搭起花架,有的高达15米,架上放有用酥油捏出的各种人物、宗教建筑、花木和鸟兽,花架上摆放着许多酥油灯,在夜色衬托下,各种造型的酥油花色泽鲜艳,呈现出一派绚丽、辉煌、动人的景观。另一些地方还有木偶表演。正月24日—25日还要举行赛马射箭比赛和跳神驱鬼仪式。

  这些从上至下深入百姓的风土民俗,无不打上深深的宗教烙印,承传千百年,并已摆脱宗教的羁绊,成了藏民族独有的文化。

  社会主义与宗教和谐相处

  一切宗教都扎根于现实生活,它们总是在不断改善自己,吐故纳新,重新定位去顺应发展中的社会和政治,以求得自己的生存与发展。其总的趋势是,现在的宗教已不像以前一味强调超自然的神力和来世的学说,而是更多关注社会各项具体事业,以求对世俗社会发挥更大的影响。藏传佛教也开始强调“今世积德”,积极参加藏区建设,承办荒山耕地和牧场、调解纠纷、捐资助学、修桥补路,为群众治病送药,抢险救灾。一改过去“一尘不染,不问世事”的超然态度。

  藏传佛教的“今世积德”顺应了我国社会政治的发展,它用自己的智慧、人力和物力为我国构建和谐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作出了必要贡献。“皮之不存,毛将焉乎?”藏传佛教与社会政治和谐的愿望是显而易见的。

  唯心和唯物本质不同,但宗教和科学文化并非总是处在对立地位,宗教立足于社会,总是在吐故纳新,不断改革和完善自己以适应社会和科学的进步。有神论和无神论的矛盾是绝对的,但宗教的慈悲善举和对真、善、美的追求也是每个善良的公民应树立的品德。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党一开始便把宗教问题放在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当时的统战部长李维汉首次提出宗教的五性问题,即群众性、长期性、复杂性、民族性和国际性,表明了对宗教的包容态度,强调宗教信仰的自由政策。到邓小平时期,干脆把“宗教是鸦片”的字句从各有关文件中删除。江泽民提出:要发掘宗教教义和宗教道德法中的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服务。我国第三代领导集体对宗教提出了“适应论”和“引导论”。国家宗教局原局长叶小文说:“宗教和社会主义之间的差异是显然的,二者的哲学基础就不同,但现在我们政策的基本点是寻找相互间的契合处,把精力放在宗教体系中一些积极因素和文化智慧方面,来改善我们的人生,改善我们的社会”。他说:发展才是硬道理,稳定才是硬任务。“稳定”和“发展”都得靠全社会的和谐。这自然包括了宗教及聚集在宗教周围的广大群众。

  我们党是唯物辩证的与时俱进的党,我们的社会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党和国家必能携手中华56个民族,包括信教和不信教的人民向着富裕、和谐的目标前进。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