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西藏人民保家守土的珍贵史料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索穷发布时间: 2011-06-08 08:53:00

  最近,笔者从西藏自治区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得到一套《西藏文史资料选辑》藏文版,细读之下,发现里面很多鲜为人知的历史资料,特别是西藏和平解放前关于西藏人民保家守土、守卫祖国神圣领土的珍贵史料值得今天的人们了解和学习。

  第一件事,历史上,门隅地区位于西藏东南边境,地处偏远、交通闭塞。就是那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偏僻地区,西藏地方政府代表中央政府,行使着有效的行政管理。

  那时候,门隅地区的达旺总管藏语称“达旺拉尼”,由西藏地方政府委任,并且从门尼玛三部,即东部拉乌部、思如部和塔巴、章朗、绒朗等地征收夏税和冬税(主要是粮食)。征得的粮食由差巴户按地段送到达旺。就是在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即《西姆拉条约》),将门隅的“窝多郭日”划为英属印度的租借地,达旺总管每年派人到安巴达拉向印度在西古日的代表征收五千卢比左右的租借金时,仍要从中抽出五百二十二元上缴西藏地方政府。

  为了进一步统治该地区,西藏地方政府在门隅地区的行政中心——达旺,设立达旺“四联”和“六联”行政管理会议制度,管理整个门隅地区的行政事务。主要的官员都是西藏地方政府委任的,并规定有一定权限,他们根据西藏地方政府的命令和公文来行使职权。达旺“四联”、“六联”收到西藏地方政府的公文时,通过四个宗本或头人向百姓下达。如发生边界纠纷或差税纠纷时,直接向西藏地方政府报告。发生特殊情况时,还可以召集达旺“七联”、“九联”和“达旺塔措”等会议。西藏地方政府是向门隅发布命令,判决及处理一切行政事务的最高权力机构。所谓“四联”,是指西藏地区政府委任的达旺拉尼(僧俗官员各一人)、哲蚌寺洛色林扎仓委任的达旺寺堪布、达旺总管和达旺扎仓会议等四个方面,是达旺地区管理日常行政事务的机构;“六联”是在“四联”的基础上加上错那宗本(县长)僧俗各一人,组成六个方面,约有二十人左右,是常设机构;“七联”是在“六联”的基础上,加上西藏地方政府拉恰勒空(收支机构)委派的错那宗购米官,谓之“七联”。“七联会议”并不是常设机构,只是在发生通商贸易事宜或特殊情况下才召开;“九联”是在“六联”的基础上,加上附近的门尼玛三部的三位头人,故名“九联”。“九联会议”只是在解决部与部、村与村之间的纠纷时才召开。在“六联”的基础上,加上门隅地区各部落头人组成“达旺塔措”,这是门隅地区最大的会议。

  而且,达旺总管及其官员随身带的永久通行证也是由西藏地方政府签发的。其中规定“从拉萨经果拉山至门隅地区的安巴拉段沿途各宗、奚头人、百姓,达旺总管沿途所需马匹、粮草、炊具、烧柴、驮畜、渡船等均按西藏惯例必须迅速提供。”达旺总管他的随从官员,只要携带此证,就可以在拉萨至安巴达拉和安巴达拉至达旺之间自由往返、派差,并有权处理一般案件及民事纠纷。可以说,通过这些运行有序的基层组织,西藏地方政府在对我方一侧的边境地区行使着有效管理,有力维护了祖国领土的完整和边境地区的安宁。

  第二件事,1955年,西藏地方政府派遣阿旺曲达赴西部阿里地区任扎布让宗宗本,他任宗本期间,发现宗辖洛麦措和融琼措(地名)与印度接壤。“洛麦措的葱沙融地方,居住着百来户人家。葱沙融盛产青稞、大米,还有铜矿。因而这里铜器用具居多;这里还有茂密的树林,其中有漆树、果树等。十三世达赖时期曾被英属印度强占了二、三年之久。后由贵族夏扎派去的代理宗本旺秋搜集、整理了有关葱沙融属于西藏领土的历史证据,报告了达赖喇嘛。达赖喇嘛批复说:“葱沙融地方,是无可争议的西藏领土。不能允许任何外国侵占,必须与英国驻印度的代表交涉,收回该地区。”于是旺秋带着有关资料、证据,亲自到葱沙融与英国人交涉。大约在1930年时谈判获得成功,终于收回了失地。藏印双方签订了议定书,一直作为后来新旧宗本交接的重要文件。

  自融琼的什普奇到交界线胡桑河距离约一个马站路程,从东到西虽说不上准确距离,但面积是相当大的。这里一年可收两季,有丰富的森林资源和很多野生动物,牧草长势也极好。什普奇山后的宝石和蓝宝石矿,据宗政府保存的文史记载中说:“印度人曾经偷挖过这两种宝石,被扎布让宗没收上交噶厦政府。”

  阿旺曲达作为第一任宗本来到扎布让时,什普奇地方的百姓对他说,印度人不仅侵占了我们的地方,还拉拢我们的头人去归顺他们。他便苦口婆心地规劝当地头人,“你们如果听信了印度人的花言巧语,背叛祖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西藏,那就是自讨苦吃,决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们还是效忠于甘丹颇章(即西藏地方政府)为好,这对你们本人和你们的子孙后代都会有好处,更何况现在的扎布让宗是噶厦政府的直辖宗。今后在征税和执行地方法规等方面,将会有新的规定,决不会像过去那样不合理了。总之,你们不要把前程选择错了。我在这里将做到勤政爱民。在我任职期间,决不允许再失掉一人一地。”作为宗本,他曾亲自到什普奇要求印军撤到胡桑河界河处。印军方面答复说:“我们只是奉命来此处守边卡的,没有别的任何职权。要解决边界问题必须由你们的噶本上报你们中央政府,通过外交途径与印度政府交涉。你我个人是无法解决的。”于是,他便去到阿里首府,向噶本(阿里行政长官)和解放军代表汇报,要求通过外交途径与印度政府交涉。当即受到了他们的重视和关切。可以说,这是一位守土有责的地方官吏代表当地人民的意愿,为守护祖国领土所做的平凡而又伟大的工作。

  再有一事,1927年,一批形迹可疑的英国人,德国人假借探险、朝圣、游历等名义,到西藏山南地区大肆活动,当地人民用各种形式进行了抵制和防范。当地老人撰写的回忆录记载:“他们在泽当停留了两天,第一天爬上泽当贡布日山上观看猕猴洞并对洞内洞外拍了照。当他们得知泽当附近有两块田,是藏族祖先由采集、狩猎,逐渐向农耕过渡,用原始工具开垦的,一块称之为噶巴热,另一块称之为萨让后,便提出前去拍照。群众担心外国人拍了照片会带走土地的灵气,便随便指给两块田让其参观并拍照。”

  “德国人在泽当期间,还拍摄了山岗街道,购买了藏民的各种生活用具。他们并一再提出要《班智达释迦室利》全集,并四处打听,可始终没人向他们提供这本书。”可见,当地人民对保护自己的文化,守护自己的家园是有意识的,他们没有让外国间谍的阴谋得逞。

  这种来自民间的爱国热忱是民族凝聚的根本源泉。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