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西藏人民的新生(一)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牙含章发布时间: 2011-06-16 09:56:00

  西藏和平解放以后,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西藏人民包括广大爱国进步的中、上层人士,是拥护《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维护祖国统一的。而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所支持的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则蓄意撕毁协议、分裂祖国统一.在维护祖国统一和破坏祖国统一这两种力量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斗争。西藏叛乱事件的平定,表明维护祖国统一的力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中央人民政府和原西藏地方政府在一九五一年五月所签订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以下简称“协议”),是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的协议。“协议”第一条规定:“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第二条规定:“西藏地方政府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西藏”。中央派往西藏的工作人员和人民解放军驻藏部队,坚决执行“协议”,在团结西藏人民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的斗争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就。英国政府在一九O四年攫取了西藏的亚东、江孜、噶大克三地的通商特权,在以上三地派驻官员、军队、开办邮政电报、学校、医院,沿途设立驿站,并在西藏享有治外法权。这些特权,在一九五四年经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印度共和国政府的外交谈判,全部取消了。过去英国政府挑唆尼泊尔王国进犯西藏所取得的各种特权,经过中尼两国政府的外交谈判,也在一九五六年取消了,西藏的和平解放,使西藏人民摆脱了近百年来遭受帝国主义奴役的命运,实现了祖国的缺一和全权的完整。西藏和平解放以后,尽管受到一小撮上层反动分子的多方阻挠、破坏,西藏的经济文化建设,由于国家的帮助和兄弟民族的支援,在各方面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所有这些,都促进了西藏民族和其他兄弟民族之间以及西藏民族内部的团结,为西藏人民建设新的生活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在西藏的反帝斗争取得基本胜利以后,反封建的斗争就自然而然地提上了议事日程。西藏受压迫受剥削的百万农奴,在日益觉醒起来以后,就提出了废除西藏最野蛮、最黑暗、最残酷的封建农奴制度的强烈要求。但是统治西藏的反动农奴主阶级对广大农奴提出的这一强烈要求,恨得要命,怕得要死。为了妄图永远保存西藏酌封建农奴制,他们竟丧心病狂地与帝国主义、外国扩张主义分子进行勾结,阴谋在西藏发动全面武装叛乱妄图把中国人民解放军赶出西藏,把西藏地方从祖国大家庭中分裂出去.这就是西藏地方发生武装叛乱的阶级根源。

  西藏反动大农奴主集团勾结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阴谋发动武装叛乱,是蓄谋已久的。西藏和平解放以后,以鲁康娃·泽旺饶登、索康·旺清格勒、赤江·罗桑益西、帕拉·土登为登、柳震·土登塔巴、仔本夏格巴、宇妥·札西顿珠和威萨坚赞(功德林札萨)等为首的反动集团,在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的支持下,进行了一连串的叛国阴谋活动.一九五一年冬天,当人民解放军开始进驻西藏的时候,在原西藏地方政府的司曹(代理藏王)鲁康娃和罗桑扎西策划下,一小撮反动分子就在拉萨组织所谓“人民会议”’公然反对“协议”,叫嚣要人民解放军退出西藏。后来因为受到中央的严正指责,原西藏地方政府不得不宣布反动的“人民会议”为非法,并撤销了鲁康娃和罗桑扎西的司曹职务。但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以及原西藏一小撮反动分子阴谋发动武装叛乱、分裂祖国的反动活动没有因此停止。他们这种罪恶活动,中央都是知道的。但是对于这些反动分子,中央并没有直接出面处理,而只是责成原西藏地方政府负责制止和惩处,并且再三声明,只要他们改过自新,仍可不咎既往。原西藏地方政府中一小撮反动分子对于中央这种仁至义尽的态度,竟然无动于衷。他们不仅没有丝毫的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在西藏各地疯狂地丧胁一小部分披蒙蔽的群众,扩大叛乱队伍,到处截击汽车,破坏公路,杀戮干部,残害人民,袭击人民解放军,终于在一九五九年三月十九日在拉萨发动了全面的武装叛乱,公开提出了“西藏独立,赶走汉人”的反动口号。叛乱失败后,又劫持达赖喇嘛逃亡印度。长期以来,麕集在印度噶伦堡,勾结帝国主义特务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进行罪恶活动的西藏叛乱分子,在这时候,也更加疯狂地活动起来,把噶伦堡作为指挥叛乱的中心。与此同时,外国扩张主义分子大肆进行干涉我国内政的活动,叫嚣什么“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中国政府平定叛乱就是侵略行为”。西藏叛乱集团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的这种一唱一和,里应外台,暴露了这次的武装叛乱完全是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所支持的。经由当时的印度政府的外交官员散发的所谓“达赖喇嘛声明”,说什么“西藏人一向有一种要求独立的强烈愿望”,“有些时候是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进行活动的”,这完全是歪曲历史事实的信口胡说。从十三世纪以来,西藏的改治制度,宗教制度,甚至达赖喇嘛的封号、地位、职权,都是由中国历代的朝廷陆续规定的。现在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在一九四O年“坐床”,也是由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派人到拉萨去主持的。西藏是中国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全世界都知道,任何人也否认不了的事实。近代史上的所谓“西藏独立”,从来就是英帝国主义者侵略中国首先是侵略西藏的阴谋,是由英国政府和它在西藏的走狗炮制出来的。阿沛·阿旺晋美等人大代表,在全国第三次人民代表大会上,根据丰富的历史事实,义正词严地驳斥了这种妄图把西藏从祖国大家庭中分裂出去的谬论。

  西藏大农奴主集团胆敢发动全面武装叛乱,是和帝国主义、外国扩张主义分子的支持是有密切关系的。因为帝国主义者对于中国各民族人民援助西藏人民摆脱了帝国主义强加在他们身上的枷锁,回到祖国的怀抱,是不甘心的。我们只要简略地回顾一下近代帝国主义侵略西藏的历史,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英国政府妄图侵占西藏已将近一个世纪。一八八六至一八八八年,英军第一次向西藏边境侵犯,占领了中印之间的哲孟雄(锡金),危及中国西藏的安全。一九〇四年英国政府开始向西藏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侵略,攻陷了拉萨,从腐败的清朝政府取得了在西藏的各项特权。西藏人民对英国政府侵略的坚决抵抗,使英国政府感到单靠军事侵略不能达到奴役西藏人民的目的,于是,在一九〇四年以后,英国政府对西藏的侵略就转而采取了更为阴险、更为恶毒的办法。他们标榜帮助西藏民族“独立”,以迷惑西藏人民,转移西藏人民的斗争目标,企图使他们由反对帝国主义转而反对祖国。为了实现这一阴谋,英国政府就在西藏大农奴主当中物色了一批卖国求荣、为虎作伥的民族败类,把他们扶植起来,攫取西藏统治地位,执行英国政府交给他们的任务。这样,早在二十世纪初叶,英国政府就在西藏内部培植了一批代理人。这一批奴才,一方面代表帝国主义的利益;一方面又代表西藏大农奴主的利益。他们所以死心塌地甘当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的走狗,决不是偶然的。这是同残酷剥削西藏人民的大农奴主阶级利益密切结合在一起的。让我们看一看这次组织西藏叛乱的一些首恶分子的来历,就可以很清楚地了解这一点。

  索康·旺清格勒,是原西藏地方政府的噶伦。是西藏的一个大农奴主。他家几代都是帝国主义的走狗。他从小就在英国政府在西藏江孜办的英文学校读书,接受奴化教育;一九四一年,原西藏地方政府曾经派他向英国政府购买军火。一九四七年,他和另一个噶伦拉鲁杀害了西藏的爱国分子热振呼图克图。他在西藏和平解放前逃亡印度,一九五二年又回到西藏,执行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交给他的破坏祖国统一的反动任务。索康·旺清格勒的父亲,也是英国政府培植起来的走狗,西藏和平解放前任西藏“外交局长”,同外国的扩张主义分子有密切的联系。索康·旺清格勒的弟弟索康·拉旺多杰,在印度大吉岭英文学校和江孜英国兵营受过训练,一九四七年以“西藏商务代表团”团员身份去过美国和英国。西藏解放后一直住在噶伦堡,进行叛国活动。

  赤江·罗桑益西,人称“赤江活佛”,他出身于西藏大农奴主凯墨家中,同时又是一个大买办,在西藏买办商业机构喜马仑公司有大量股金。他是帝国主义忠实走狗能藏主大札的亲信。西藏和平解放前,曾经到印度“游历”,勾结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西藏和平解放后,一贯在幕后策划反对祖国的罪恶活动,是西藏叛乱集团的重要‘谋士”之一。一九五五年他随达赖喇嘛从北京回西藏,路过四川藏族地区的时候,到处捣鬼,秘密煽动‘康巴人”进行叛乱。

  帕拉·土登为登(僧官),是原西藏地方政府的大卓尼(达赖喇嘛的副官长)。他出身于大农奴主帕拉家族。他很早以来就是帝国主义的走狗,也是前藏王大札的亲信爪牙。解放以前,他在自己的家乡江孜与印度驻军有密切联系。他是一九五二年伪“人民会议”反革命组织的策划人之一。他弟弟帕拉·多吉才旦也在江孜英国兵营受过训练,曾经担任古松代本(达赖喇嘛警卫团团长),是这次叛乱的骨干。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