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西藏人民的新生(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牙含章发布时间: 2011-06-29 09:57:00

  宇妥·札西顿珠,是原西藏地方政府的代理噶伦。他的家庭也是一个大农奴主。他曾在印度受过英国政府的军事训练。一九四八年,他代表西藏地方政府向英国政府订购军火。一九五〇年,原西藏地方政府曾经任命他为赴英“亲善使团”团长。西藏解放后,他往来于印度噶伦堡和拉萨之间进行叛国活动。

  鲁康娃·泽旺饶登,他本人就是一个大农奴主,是西藏和平解放前的代理藏王,是英国政府扶植起来的忠实走狗。西藏和平解放后,他忠实执行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的命令,组织伪“人民会议”,进行反革命活动。被撤职后,他逃亡到印度的噶伦堡,成为流亡在噶伦堡的西藏叛乱分子的头目。西藏武装叛乱发生后,他曾率领所谓“西藏代表团”向印度政府请愿,他们在给尼赫鲁总理的“呼吁书”中奴颜婶膝地说:跪在你的面前”祈求帮助。

  孜本夏格巴,是原西藏地方政府主管全强财政、人事、俗官训练等事务的重要官员。他本人也是一个大农奴主。他曾留学英国,是经过英国政府长期培养的一名忠实走狗。一九四八年,西藏地方政府派他担任“西藏商务代表团”团长,去美国和英国活动,要求美国的“援助”。一九五〇年,他又被任为“西藏亲善使团“团长,准备再去美、英活动,要求英、美、印度等国出面干涉,阻止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西藏和平解放后,他一直住在噶伦堡,与阿乐群则等反动分子结合在一起,进行叛国活动。

  这一群由英国政府培养起来的走狗,既是西藏封建农奴主阶级的代表人物,又是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在西藏的政治上的代理人,同时又是外国侵略者在经济上掠夺西藏的大买办。他们垄断西藏地方和国外的贸易,英国政府以及它的继承者通过他们榨取西藏工业

  原料(如羊毛、硼砂、皮张、鹿茸、麝香、药材等),倾销剩余生产品(布匹、毛织品、烟草、糖、五金等等),致使西藏市场在解放前完全由外货占领。

  这一批外国侵略者的忠实走狗,都是西藏的大农奴主世家。他们每家占有的农奴,多的近万人,最少也有千把人。他们每家从农奴身上压榨来的地租,多的一年达到三万多克(一克约合二十五市斤),最少的也有两三千克。他们为了永世保存西藏野蛮、黑暗、残酷的农奴制度,需要帝国主义作他们的“靠山”;而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为了奴役西藏人民,为了阻止西藏人民的觉醒,也就尽力维护西藏的农奴制度,尽力维护这批叛国分子对西藏人民的反动统治。

  西藏的农奴制度,比欧洲中世纪的社会制度还更野蛮、更黑暗、更残酷。在这种封建的压迫剥削制度下,西藏的大部土地和生产资料都由贵族、寺院和地方政府所占有。所以我们把西藏的地方政府、寺院和贵族总称之为“西藏的三大领主。”政府占有的土地可以分封给贵族和寺院,贵族和寺院占有的土地可以互相赠送、布施、抵押,但不能买卖。西藏的农奴主就是依靠这些土地的占有对西藏的农权进行残酷的剥削和压迫。他们拿出很少的土地,作为给农奴的份地,使农奴被束缚在土地上。农奴每年要以三分之二甚至四分之三的时间,在农奴主的土地上进行无偿劳役。农奴主只拿出种子,至于耕牛、农具、劳动力等等都由农奴负担,从春耕、夏耘一直到秋收、冬藏,完全由农奴承担。农奴在农奴主的土地上劳动的时候还要自带伙食。农奴的劳动,一般部是在贵族的管家监督和鞭打下进行的。他们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如果逃亡被抓回来,就要受很重的处罚,甚至被控眼、割鼻或砍去手脚。农奴生下的子女,贵族立即登记在账簿上,当做财产看待。贵族为了镇压农奴反抗,在很多的庄园内都设有监狱。贵族可以将农奴连同庄园一起赠送、抵押或者布施结别人,还可以把农奴作为陪嫁的财产。

  所有农奴还要担负贵族、寺院和西藏地方政府各种沉重的“乌拉” (差没)。西藏地方政府的官员来往,都要由沿途农奴无偿供给乘马和住宿,要送牛羊肉、酥油、豌豆、糌粑等礼品,并且要派年轻女子侍候。地方政府的军粮调拨、物资运输,都要由农奴派出牛马和人力无偿转运。原西藏各级地方政府的房屋,也由农奴无偿建设和修补。贵族和寺院的农奴除了担任地方政府的差役之外,还要担负责族和寺院的各种差役,如修理房屋、运送租粮和货物,以及背水、砍柴、扫地、饲养马匹等等家务劳动。因此,农奴在自己的份地上劳动的时间就非常少了,他们的份地很多都荒芜了。

  农奴为了生存下去,常常只靠借债过活。据在拉萨以北的朗塘、卡则、林周、旁多等四个宗(县)的调查,旁多宗有一百六十六户,全部债台高筑;朗塘宗有五十多户,有四十户负债累累。各宗负债户一般占户口总数的百分之九十左右。这些负债户中负债一万克粮食以上的十二户,五千克以上的十四户,一千克以上的一百五十九户,五百克以上的一百军六户,一百克以上的二百六十六户。这些农奴的债务,都是上辈遗留下来的,据说有的已经有一百二十多年,真是一笔阎王债,代代还不清。

  原西藏地方政府就是农奴主阶级专政的工具。农奴根本没有人身自由,不能与贵族通婚,甚至服装样式,说话用的许多词汇,也是不能和贵族相同的。在宗教界,出身于农奴和牧民的广大贫苦喇嘛实际上也是那些披着宗教外衣的上层喇嘛的农奴,也受着宗教上层分子的残酷的压迫和剥削。

  对于这样一种野蛮、黑暗、残酷的农奴制度,全世界一切进步人类都认为应该改革,只有西藏大农奴主、帝国主义者、外国扩张主义分子才想要把它千年万代地保留下去,让西藏劳动人民子子孙孙永远过牛马的生活。当然,这只是一种违反社会发展规律的梦想。

  实行社会改革,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是我国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各族人民的共同要术。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历史规律。但由于各个民族具体条件不同,社会改革的时间、步骤和方式,是可以不一样的。早在一九五一年中央人民政府和原西藏地方政府所签订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中,对于西藏地方应当进行社会改革,就已经采取了肯定的态度。但是根据西藏各方面的实际情况,为了使原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人士有充分的考虑时间,中央认为西藏的民主改革可以慢一些进行,并且可以由人民和上层人士经过民主协商去和平地解决。一九五六年,中央又根据当时的西藏情况,宣布了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即在一九六二年以前,西藏可以不进行社会改革。在第三个五年计划期间是否进行改革,要到那时看情况再决定。对于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感情,根据党和国家关于宗敦信仰自由政策,更是作了无极不至的照顾。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在中共西藏工委的领导下,中央派往西藏的工作人员和人民解放军驻藏部队,一贯地坚决地执行“协议”和中央的上述规定。西藏的农奴制度原封未动,各级僧俗官员照常供职,达赖喇嘛的地位和职权照旧受到尊重,不论什么教派的喇嘛寺院一律受到保护,他们的收入没有作任何变更,他们的宗教活动照旧进行。所有这些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抹煞的。但是西藏叛乱集团和外国扩张主义分子却想一手掩盖天下人的耳目,胡说什么这次叛乱是由于中央在西藏进行社会改革所引起的。可是全世界都已经看得很清楚,他们之所以要这样说,无非是要掩盖叛乱分子抗拒民主改革,背叛祖国的丑恶面目,掩盖帝国主义和外国扩张主义侵略西藏、干涉我国内政的阴谋。

  与帝国主义、外国扩张主义分子和西藏叛乱集团的愿望相反,西藏一小撮反动分子发动的叛乱的最后平息,促进了祖国的统一,促进了西藏人民的新生。他们企图用武装叛乱来阻挠西藏民主改革的实行,破坏藏族人民的翻身解放事业,但是结果却激起了西藏广大人民的义愤,使西藏劳动人民强烈要求实行民主改革的愿望,迅速地昂扬起来;在中上层人士中也有愈来愈多的人认识到改革的必要。而叛乱的平息,原西藏地方反动政府的被解散,也为在西藏实行民主改革扫清了道路,导致了西藏民主改革的实现,使西藏广大人民当家作主,真正实现了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民主改革中和改革后,一切爱护祖国统一的贵族和其他中上层人士,包括赞成改革的进步人士和经过说服同意改革的中间人士,都在政治上和生活上受到妥善的安排。

  西藏民族是中国境内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之一,和其他兄弟民族一样,在伟大祖国的缔造和发展的过程中,尽了自己的光荣的责任。只是由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农奴制度的束缚,才使它的发展遭到了严重的阻碍,使绝大多数的西藏人民陷于极端黑暗的地狱般的生活。 现在,西藏大衣奴主横行不法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摆脱了农奴制度的西藏人民已经获得了新生。在新西藏的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已经得到证明,西藏人民能够在西藏高原上搞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西藏民族也一定会同国内各兄弟民族一样,成为一个经济繁荣、文化发展和生活幸福的先进民族。一个光辉灿烂、无限美好的前途,已经展现在西藏民族的面前。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