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抗战时期日本染指西藏秘史(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秦永章发布时间: 2011-07-12 09:00:00

  三、派遣特务潜入西藏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为刺探情报,日本的间谍特务活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潮,其间谍特务活动几乎涉足中国所有省区,其中包括中国西南边疆—西藏。日本的间谍特务活动,大致分为由军部指挥的军事间谍特务系统,由外务省领导的外交特务系统,以及由一些右翼团体组成的民间特务系统,但以前两种为主。

  抗战时期,日本情报特务机关曾多次试图派遣特务秘密进入西藏,其中成功潜入西藏的共有3人,即野元甚藏、木村肥佐生、西川一三。这里根据相关资料,对他们潜入西藏的活动作一介绍。限于篇幅,以下所述亦仅为其梗概而已。

  第一位潜入西藏的是属于陆军系统的关东军特务野元甚藏。野元甚藏,1917年3月生于日本鹿儿岛。1935年8月,从县立农校毕业后,经人介绍,前去投奔担任关东军天津特务机关长的大迫通贞。同年10月,以“蒙古研究生”的身份,被分派到内蒙古的关东军“阿巴嘎”特务机关,并入住到一个蒙古族牧民家庭,学习蒙古语。1938年3月,他又被派遣到伪满洲国兴安南省的王爷庙特务机关,跟随日本特务、“蒙古通”麻生达男学习蒙文,同时从事与锡林郭勒地区各特务机关的联络等工作。野元甚藏是由安钦活佛利用返藏之际带入西藏的。如上所述,日本关东军为拉拢滞留在内地的安钦活佛投入了较大的力量,并说服他乘返藏之际秘密携带日本人进入西藏。安钦活佛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后,野元甚藏成为关东军特务机关选派入藏的理想人选。1938年10月,特务机关长泉铁翁向野元甚藏转达了派遣他潜入西藏的决定,并叮嘱他在西藏“不能暴露自己日本人的身份,始终要装扮成蒙古人,尽可能长时间潜伏在西藏,对西藏的实际状况进行观察,不需要作记录”①。野元甚藏接受潜入西藏的任务后,开始各种准备工作。他先是借阅了河口惠海的《西藏旅行记》等书,不久返回日本,专程拜访了正在仙台东北帝国大学担任教职、曾在拉萨色拉寺学经10年的“西藏通”多田等观,从多田那里获取了不少建议。不久又返回中国,住在长春的日满军人会馆,师从安钦活佛的属下王明庆学习藏语。在长春学习了2个月时间的藏语之后,安钦活佛一行的返藏日期迫近。根据计划,他们决定取道印度进藏,让野元先到印度加尔各答,安钦活佛等随后抵达,二者在加尔各答会合后再同行入藏。于是,野元先返回日本,准备从日本乘船到印度。离开长春前,野元等人拜见了关东军矶谷参谋长,并向参谋本部、关东军、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等机关提交了履历书。作为满铁“嘱托”,满铁承担了他们潜行西藏计划的部分费用。经过一番认真、细致的准备,1939年2月4日,野元从门司港搭乘一艘日本邮船前往印度,3月初抵达加尔各答。

  1939年4月底,安钦活佛及其随行王明庆、罗崇嘉一行抵达加尔各答。5月9日,野元随同王明庆父子,以及前来迎接的拉萨贵族凯墨·索南旺堆(1901—1972年)离开噶伦堡,经亚东、帕里、江孜,于5月24日抵达日喀则,住在王明庆家中。野元在这里被王明庆等人介绍成前来西藏巡礼的蒙古人。野元抵达日喀则以后,后藏地区成为他主要的活动区域。野元一年半左右的西藏潜伏生活主要是在后藏度过的。但是,伺机进入拉萨是野元潜行西藏计划中的主要内容之一。10月中旬,野元利用王明庆等人前往拉萨经商的机会,一同前往拉萨,住在位于布达拉宫东南侧的西藏贵族凯墨家中。在拉萨期间,给野元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看到了前去大昭寺巡礼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及其队伍。他说布达拉宫前达赖喇嘛经过的道路被清扫一新,道路两侧是前来观瞻的僧俗群众,二三十人的喇嘛仪仗队后面便是4人抬着的达赖喇嘛的乘轿,达赖的双亲步行跟随在达赖后面,遗憾的是他未能看到乘坐在轿内的达赖喇嘛本人的真容。②11月底,野元结束了他短暂的拉萨之旅,随同王明庆返回日喀则。

  1940年1月,国民政府特使吴忠信一行抵达拉萨,主持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事宜。安钦呼图克图担心其随带日本人入藏之事败露,不久将野元转移到日喀则西80公里的乌坚宗,从此,野元便在这里开始了长达半年的潜伏、蛰居生活。后来因有人怀疑到野元的身份,于是决定逃离西藏。10月5日,野元与王明庆一起离开日喀则,经由江孜、帕里、锡金,于11月10日抵达加尔各答。11月14日,野元搭乘一艘日本船只从加尔各答出发,于12月6日抵达日本神户港,他一年半的西藏潜入生涯宣告结束。不久,他返回哈尔滨,在关东地区防卫司令大迫通贞的建议下,开始撰写他的西藏潜行报告《入藏记》③,1941年5月撰写完成,提交给关东军司令部、日本陆军省、参谋本部等部门。此后,野元被安排到关东军司令部直属的特务机关工作,活动于内蒙古、北京等地。日本战败后,于1945年9月返回日本,结束了他在中国长达10年的间谍生涯。目前,野元尚健在,住在日本鹿儿岛县山川町。2001年,在其秘密报告《入藏记》的基础上,他撰写出版了《西藏潜行1939》一书。书中对西藏尤其对日喀则地区的农业、商业、贸易、社会生活及寺院等作了仔细的观察,留下了详尽的记载。

  从野元的入藏报告中可知,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之交,西藏人民对外国人尤其是日本人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他一年半的潜伏生活是在惶惶不安中度过的。时任日本外务省特别调查员的青木文教也说:“从当时受满洲国特命、得到安钦活佛协助、经由英印路线秘密进入西藏、1940年归国的某位日本青年(指野元甚藏——引者)那里获知,整个西藏对日本人警戒严重,理所当然他未能公开自己的日本人身份,不仅如此为免于发觉自己的身份,他未能展开任何调查,在流浪、潜藏之中耗去了一年半的时间”①。

  抗战时期,继野元甚藏之后潜入西藏的日本特务是木村肥佐生和西川一三2人。他们2人最初的目的是潜入新疆,搜集国际援华路线方面的情报。后来因情况发生变化,他们先后改道潜入了西藏。以下根据以上2人的西藏“旅行”记录②,作一简单介绍。

  木村肥佐生,1922年1月生于熊本县,1939年3月,毕业于熊本九州学院。1940年5月,被录用为日本政府兴亚院的蒙古留学生,前往设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的特务培养机构——兴亚义塾(第二期生)学习蒙古语,1942年3月毕业。随即被派遣到锡林郭勒盟东苏尼特旗郭王府百灵庙西约60公里处的桑林庙的实验牧场,从事用澳洲种羊改良蒙古羊的工作。西川一三,1918年生于山口县阿武郡,1936年毕业于福冈县修酞馆中学,同年进入“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大连总社,在安东、天津、包头、大同等地活动,1941年担任设在大同的华北消费生计所所长。1941年退出“满铁”,进入兴亚义塾学习,成为该塾的第三期生。1年以后,被派到包头北部百灵庙附近的一个蒙古部落中过了1年的僧人生活。1943年从该塾毕业后,到日本大使馆工作。1943年9月,木村肥佐生、西川一三接受西北潜行的任务后,开始了各自的准备活动,并先后分别踏上了潜行旅途。木村雇佣了当地蒙古人旦增诺布夫妇作为自己的向导,伪装成去西藏朝佛的蒙古人,从张家口出发。2个月后的12月15日,抵达内蒙古西部日占区的中公旗(今乌拉特后旗),后经阿拉善定远营进入甘肃境内,经裴家营、永登、青海乐都、西宁,于次年2月4日,抵达塔尔寺,停留了1周。不久,他们离开了塔尔寺,越过日月山,经过青海湖,于2月19日抵达柴达木进行短暂停留。

  木村行抵柴达木时,虽然对外宣称是赴西藏巡礼,但其真正的目的地仍是新疆,尚未考虑进入西藏。他在自己的旅行记中写到:“在这里短暂停留,再充分计划进入新疆一事。”就在这时,他被留守在这里的回民军怀疑为逃匿的内蒙古喇嘛,将他软禁起来,要他等待西宁方面的查询结果,因此,木村在柴达木的蒙古部落中不得已度过了1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木村对青海蒙古人的生活等方面作了仔细观察,但由于得不到外界的情报,比如日本侵略战争的进展等,因此他几乎是在焦躁不安中度过了这1年时间,时刻考虑的是如何逃出柴达木。正当此时,一个商队准备由柴达木进藏,于是木村改变了他的旅行计划,决定不入新疆,改赴西藏。1945年5月18日,木村一行加入到商队中,从柴达木出发,越过唐古拉山,于9月2日抵达拉萨。他从当地蒙古人那里获知日本战败的消息,还见到了这里的汉人举行的庆祝抗战胜利的游行活动。在拉萨八廓街遇见了自己在内蒙古的实验牧场工作时认识的蒙古人,因此他极其担心自己的身份被西藏当局发现,于是急欲离开拉萨,决定到印度核实事态发展的情况。他在拉萨仅停留了19天,9月20日从拉萨出发,经江孜、帕里、亚东,于10月16日抵达印度噶伦堡。在这里他证实了日本战败的消息。为了生计,经人介绍在印度籍藏人巴布塔钦(又名库鲁塔钦,1890—1976年)创办的藏文报纸《明镜报》谋得一份从事印刷的差事。不久,木村的绘图能力受到塔钦的赏识,并成为英国特务机关豢养的一名特务。

  西川一三比木村晚1个月出发。1943年10月23日,他装扮成一个蒙古喇嘛,与返回故乡途中的3名青海土族喇嘛一起,从内蒙古的都昆庙出发,经中公旗、善丹庙,约1个月后抵达阿拉善的定远营。在这里他与青海喇嘛分别,在定远营附近的巴隆庙一直停留到次年秋。9月中旬,西川又随同其他几名青海喇嘛,向青海塔尔寺出发,经甘肃永登、青海乐都,于10月抵达塔尔寺,在该寺停留4个月。1945年2月初,受一个藏族商队之雇,西川赶着骆驼离开了塔尔寺。经丹噶尔(今青海涅源县),翻过日月山,沿青海湖南岸抵达柴达木盆地的尚格,在这里一直停留到了夏天。此间他听到了木村肥佐生被软禁在当地蒙古部落一事。7月13日,西川加入到西藏巡礼的藏族人中,从尚格出发,经过可可西里无人区,越过唐古拉山,于10月抵达拉萨,这比木村晚了近1个月左右。西川在拉萨听到了日本战败的消息,但不知道真假,为了核实该消息,他决定直下印度。12天后抵达日喀则,停留了2个月。12月末,又从日喀则出发,经江孜、帕里、亚东,于1946年元月抵达噶伦堡。抵达噶伦堡以后,西川便去《明镜》报社探寻木村。尽管2人是2年后的再会,但为了避免暴露身份,他们不得不用蒙古语交谈,并决定各自单独活动。木村继续居留在塔钦家中,这使他的藏语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高。为了谋生,西川一三开始从噶伦堡秘密贩运香烟到西藏帕里,后来又过了3个多月的乞讨生活。1946年5月上旬,西川决定北赴拉萨,谎称自己是从内蒙古土默特旗来的喇嘛,进入拉萨哲蚌寺,被安排到该寺郭芒扎仓罕东康村,在这里度过了近1年的喇嘛修行生活,他的身份没有暴露。

  其实,日本战败后,木村、西川的西北潜行已经失去意义,他们己经没有服务的对象。他们虽曾打算归国,却无旅费,又担心暴露自己的身份。因此,进入一种动荡不安的漂泊之中。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木村和西川的东部藏区之行。

  1946年11月,受英国情报部门支持的“对藏工作站”——《明镜报》发行人塔钦给木村布置了一项特殊任务,要求他到康区调查是否有中国军队从那里进入西藏方面的迹象,并从塔钦那里领到了500卢比活动经费。12月10日,木村跟随一个进藏的“康巴”商队离开噶伦堡,于次年元旦抵达拉萨。抵达拉萨后,木村迅速与潜伏在哲蚌寺“学经”的西川一三取得联系,邀他同往昌都,西川答应了木村的邀请。1947年2月16日,2人从拉萨出发,经工布江达、边坝,4月份进入昌都地区。在这里,他们从来自康定、巴塘、里塘、云南中甸等地的商人及巡礼者那里没有了解到中国军队有什么特别动向,于是准备北赴青海玉树藏区,前去那里核实人们传说的中国在那里修建机场和兵舍一事。然而,他们在去玉树的途中,被驻守在这里的西藏军队抓获,怀疑他们是因“热振事件”从西藏潜逃出来的色拉寺僧人,后被释放,遂进入玉树,逗留了3天。但他们核实的结果是,蒋介石军队在玉树修建机场和兵舍纯属子虚乌有之事。于是他们从玉树踏上了返回西藏的路程,1947年8月初返抵拉萨,西川一三未再返回曾修行1年的哲蚌寺,而是休息了四五日后,与木村一起从拉萨南下,于9月份返抵噶伦堡。西川进入《明镜报》从事印刷工作,木村则遵照塔钦的要求,前去阿萨姆的英国情报机构进行汇报,并花了3周的时间,用英文提交了自己进入东部藏区的调查报告。①木村、西川二人返回噶伦堡时,印度己经获得独立。为了积蓄归国旅费,木村开始在印藏之间做贩运煤油的生意。1948年3月,木村第3次进入拉萨,卖掉了他托商队运来的煤油。1949年5月中旬,受拉萨“驱汉事件”的影响,木村返回噶伦堡。不久抵达加尔各答,木村向印度当局自首,公开了自己的日本人身份。9月26日,他被印度当局作为政治犯关进监狱。西川一三亦随之被捕,在加尔各答度过了8个月的监狱生活。1950年5月12日,西川与木村一起,从印度遣送回国,6月13日抵达神户。2人长达8年多的潜行生活宣告结束。此后,根据自己的这段特务经历,木村肥佐生和西川一三分别写成了《潜行西藏十年》、《秘境西域的八年潜行》(3册)两书。西川一三现居住在日本岩手县盛冈市,是20世纪上半期进入我国西藏的日本人中现尚健在的2人之一(另一人即野元甚藏)。

  综上所述,抗战时期,日本帝国主义从对中国侵略的政策出发,凯觑中国西藏,从事了一系列染指西藏的侵略活动。这些活动对西藏上层集团个别人的政治倾向产生了一定影响,无疑也对当时西藏分裂倾向的增长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注释
P48
  ①其详细事迹可参阅妙舟:《蒙藏佛教史》(上册)[M],上海·佛学书局,1935年,第219—218页;扎什伦布寺历史编写组:《昂钦达巴堰布史略》[J],《西藏文史资料选辑》1985年第4辑,第39—44页。

  P49
  ①[日]青木文教:《论西藏问题的重要性》(J),《大乘》1940年19卷12期。
  ②《邀请安钦活佛访日件》[Z],见《陆满密大日记第22号》(1937年),日本防卫厅图书馆藏。
  ③即以汉奸王克敏为首的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1938年12月14日在北京成立,其管辖的区域,随着日军侵占区域的扩大逐渐由京津地区扩展到河北、山西、河南、山东等地区。
  ④[日]日本外务省调查局:《西藏问题》[Z],1943年1月内部铅印本,第96页,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

  P50
  ①[日]日本外务省调查局:《西藏问题〈前言〉》。
  ②《西藏问题及事情关系杂纂》[z],编号:Sl.6.1.3—4,第491—526页,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藏。
  ③西藏社会科学院等编:《西藏地方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史料选辑)[M],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1966年,第498页。
  ④《西藏地方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第520页。
  ⑤青海社会全科学院藏学所编:《塔尔寺概况》[fZ],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1967年,第116页。

  P51
  ①《西藏问题及事情关系杂纂》[Z],第491页、第503页。编号:S1.6.1.3—4。
  ②兴亚院:1938年12月16日设立,是日本政府掌管对华事务的综合机构。以首相为总裁,外、藏、陆、海四相为副总裁。1942年11月设立大东亚省以后,兴亚院随之撤消。
  ③④《西藏问题及事情关系杂纂》,第512—513页、第524—525页、第526页。
  ⑤《西藏问题》[Z],第58页。
  ⑥同上,第77页。

  P52
  ①《西藏事情调查件》,见《西藏问题及事情关系杂纂》,第487页。据该电文内容分析,还有详载3名青海喇嘛情况的“第25号去电”,但笔者在现存的日本外务省外交档案中,未发现该电文。
  ②“蒙那昌”何许人也,查遍西藏现代史,在藏汉文文献中尚未发现与此同名的西藏人,尚待以后考证。
  ③《关于西藏工作件》[Z]《西藏问题及事情关系杂纂》,第988页、第490页。
  ④房建昌:《日本侵藏秘史——日本有关西藏的秘密报告和游记》[J],《西藏研究》1998年第1期。

  P53
  ①[日]野元甚藏:《西藏潜行1939》[M],东京:悠悠社2001年,第78页。
  ②[阳]野元甚藏:《西藏潜行1939》,第186页。
  ③见日本外务省档案:《西藏问题及事情关系杂纂》第二卷(编号S1.6.1.3—4),铅印本,共计228页,10余万字,盖有“机密”印章。

  P54
  ①《西藏问题》,第96页
  ②[日]木村肥佐生《潜行西藏十年》[M],东京每日新闻社,1958年;[日]西川一三:《秘境西域的八年潜行》(分上下二册,别册一卷)[M],东京:芙蓉书房,1967年、1968年。

  P55
  ①[日]木村肥佐生:《潜行西藏十年》,东京:每日新闻社,1958年,第61页。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