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珞巴族三大史诗(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于乃昌发布时间: 2011-07-14 09:12:00

  三、《金岗岗日》

  珞巴族认为,金岗岗日是他们民族的伟大的狩猎英雄,他发明了弓和箭,发明了毒药,并首创狩猎祭祀。他叱咤山林,有手举高山之力、建呼风唤雨之功,不知有多少恶鬼魔怪在他的箭雨中倒下;然而,英雄最后却死在血染的猎场上。《金岗岗日》(以下简称《岗日》)就是一部歌颂伟大的狩猎英雄金岗岗日的不平凡的身世、发明创造及其祭祀活动的英雄史诗。在民间,每当出猎和猎归,都要举行隆重的仪式,祭祀狩猎英雄金岗岗日。仪式上,由巫师专门演唱《岗日》。

  《岗日》由“序歌”和七章构成。“序歌”是献给兽神东英、畜神东钦和英雄金岗岗日的祭词,置于全篇之首。以下七章的内容是:“英雄诞生”、“奔向太阳”、“发明弓箭”、“洞中制毒”、“炼铁造镞”、“英雄射雕”、“英雄追猎”、“英雄之死”。

  史诗唱诵,大地母斯金有一个女儿叫金岗,“自从金岗在河里沐浴,金岗的肚腹日益鼓胀。”后来,“金岗化成一片彩霞,岗日就从彩霞中诞生。”史诗以神话方式,准确地反映了珞巴族狩猎生产工具发明从竹制弓箭,到发明毒药、毒箭,一直到使用铁箭镞的三次革命。领导这三次革命的英雄就是岗日。但是,在充满神秘的先民的心理反映中,每一种划时代的新工具的诞生,都是在新工具的可视的形体中隐藏着神灵的“万能”和神圣的“法则”。所以,史诗在歌唱岗日发明竹弓竹箭时,仍不忘是地母斯金给予了智慧;在歌唱岗日磨制毒药时,仍不忘施毒之灵金娜的慷慨和山鬼珍布的支持;在歌唱岗日炼铁造镞时,仍不忘火鬼布秀和水鬼布鲁的“造化”之功。只有当现实中的人真正成为自然的主宰时,神话和史诗中的英雄的神性之光才会消失,人性之光才会全面光大。

  生产力的发展,出现了剩余产品,它给人们带来幸福和希望,也给人们带来新的矛盾和灾难。如果说,在《达萌》中,主要反映人和自然的矛盾,表现人对自然(包括人自身自然)的关切;在《达尼》中,开始转向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描写,主要还是对氏族和部落领地的关注;那么,在《岗日》中,虽然也反映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关系,却出现了对财富的欲望,更主要表现了为掠夺剩余财富而进行的无休止的战争。大雕金根玛地擅自闯进岗日的地盘,目的是霸占岗日的财宝,于是引起一场血醒的博杀,使剩余财富同时沾满了生产者和抢夺者的血污。这部史诗形象地说明,人类创造了剩余财富,同时人类也成为奉献给剩余财富的牺牲品,从此揭开了人类罪恶的历史。

  交换是伴随剩余产品的出现而发生的,与此同时开始了地域与地域之间、部落与部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文化交往与交流。史诗中形象地反映了帮助制造铁箭镞的火鬼布秀和水鬼布鲁是住在大山的北面,暗指藏区;铁箭镞就是在“北方石头房子”那里造出来的,“北方石头房子”也暗指藏区,所以铁箭镞是从藏区传入的。史诗在“英雄追猎”一章中,生动而感人地讲述:岗日为追捕一头从未见过的“怪物”,来到大山的北面,从一座石头房子中走出一位美丽的姑娘——金巴巴娜玛奈,热情接待岗日,使岗日深受感动,岗日把随身携带的生姜、皮革、染料草和药草送给了玛奈姑娘,玛奈姑娘也拿出一袋盐巴、一袋干粮,还有那头被岗日追捕的“怪物”实际是玛奈姑娘驯养的麋鹿,一起赠给了岗日。这段史诗故事,也曲折地反映了珞巴族和藏族文化交流的历史。

  英雄岗日发明弓箭,磨制毒药,率先使用铁箭镞,叱咤山林,呼风唤雨,然而,他最后却死在自己的猎物手中。英雄死了!这是英雄胜利的悲剧、欢乐的哀歌!岗日的悲剧是由那个时代的人与自然悲剧性矛盾冲突造成的。麦克斯·缪勒说:“如果荷马保存的东西不仅仅限于某地,那他所提及的所有神话,就可排成一个体系,以神谱开头,以《特洛伊的围攻》为中心,以《英雄们的凯旋》为结尾。”(麦克斯·缪勒:《比较神话学》p.94,上海文艺出版社,1989年)荷马高唱“英雄们的凯旋”,充满喜悦感,是希腊步入奴隶制时代人们伟大自豪的表现。然而,对于生活在喜马拉雅山区中的尚处在原始公社时代的珞巴族先民来说,岗日不是在胜利的欢呼中、而是在奋斗的血泊中方显出他是一位伟大的英雄。这就是珞巴族史诗处处洋溢出的忠诚于历史和现实的精神。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