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民族区域自治光辉普照西藏(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热地发布时间: 2011-08-22 09:07:00

  和平解放后,中央人民政府考虑到当时西藏的特殊情况,对西藏社会制度的改革采取了十分慎重的态度,以极大的耐心、宽容和诚意,等待西藏上层统治集团主动进行改革。但是,西藏上层反动集团逆历史潮流而动,梦想封建农奴制度“永远不改”,在外国反华势力的支持和怂恿下,于1959年3月,悍然发动了旨在分裂祖国的武装叛乱,十四世达赖叛逃到国外。中央人民政府下令解散原西藏地方政府,领导西藏人民坚决平息了叛乱,实行民主改革。同时,责成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任命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为自治区筹委会代主任委员,西藏自治区筹备工作继续进行。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自治区筹委会在平息叛乱和民主改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积极培养民族干部,推进基层民主政权建设,提高人民群众的觉悟,为自治区正式成立创造了有利条件、打下了坚实基础。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正式成立,阿沛·阿旺晋美当选为自治区人民委员会主席。从此,西藏开始全面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西藏人民走上了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从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1959年平息叛乱、实行民主改革,到1965年成立西藏自治区,历经10多年的努力,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西藏正式确立起来了。这一伟大的历史进程,在政治上彻底推翻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了各级人民政权,广大农奴和奴隶翻身得解放,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在经济上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的生产关系,广大农奴和奴隶有了自己的土地、牛羊等生产资料,极大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在思想上摆脱了封建农奴制腐朽思想的枷锁,人民当家作主好、共产党好、人民解放军好、社会主义好、民族区域自治好、祖国大家庭好、民族大团结好成为了西藏人民的共同心声。这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祖国大家庭里,西藏社会制度的巨大跨越,西藏社会历史的伟大转折,西藏各族人民人生命运的根本转变,在整个人类社会发展史上都是一个伟大创举。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西藏的实行,为西藏社会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落后走向进步,从贫穷走向富裕,从专制走向民主,从封闭走向开放,提供了制度保证。

  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后,积极开展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各项工作。但“文化大革命”的发生,同其他各项事业一样,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健康实施遭到了严重破坏和阻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面落实党的民族宗教政策,民族区域自治工作重新走上了正常发展的轨道。1984年,国家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确立为我国必须长期坚持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民族区域自治进入了法制化轨道。《民族区域自治法》是一部贯彻实施宪法规定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基本法律,对少数民族自治地方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自治权利以及与中央政府的关系做了系统的规定,有力地保障和促进了民族区域自治地方的发展进步与繁荣。从1984年到2010年的20多年间,《民族区域自治法》在西藏得到了全面贯彻执行。自治区有关部门把学习掌握这一法律作为普法教育和公民法制意识培养的重要内容。自治区人大制定和批准了与民族区域自治法相匹配的地方性法规以及决议、决定共232件,其中制定地方性法规84件,通过决议、决定130件,批准拉萨市人大常委会报批的地方性法规18件,内容涉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这些地方性法规、决议、决定有力地保证了西藏人民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等方面享有充分的自治权利。

  党的“十六大”以来,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发展和完善。胡锦涛总书记曾强调指出,民族区域自治作为党解决民族问题的一条基本经验不容置疑,作为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不容动摇,作为我国社会主义的一大政治优势不容削弱。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西藏不断得到发展和完善,从根本上保障了西藏人民当家作主。

  西藏人民在政治上享有充分的自治权。西藏人民依法享有平等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享有自主管理本地区和本民族事务的自治权利,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目前,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在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副主任中占64.3%;在自治区主席、副主席中占53.3%。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公民占自治区、地(市)、县三级国家机关组成人员的77.9%。2007年,在西藏的自治区、地(市)、县、乡(镇)四级换届选举中,参选率达到96.4%,有些地方参选率达到100%。经过直接和间接选举产生的34,000多名四级人大代表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代表占94%以上。目前,在全国人大代表中,西藏自治区有20名代表,其中11名为藏族公民,门巴族、珞巴族公民各1名。本届自治区人大有431名代表,其中307名为藏族公民,门巴族、珞巴族、回族、纳西族等公民18名。

  西藏人民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享有充分的自主权。西藏自治区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依法行使自治权,并享有中央政府的特殊关怀。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贯彻与实施,对西藏经济社会的发展与进步起到了引领、促进、规范和保障的重要作用。西藏自治区根据自身的实际,先后制定实施了《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计划》,把实现跨越式发展作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目标,把改善基础设施条件、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作为重点,自主安排经济和社会发展项目,确保了西藏现代化建设的快速健康发展,确保了西藏社会经济的发展符合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

  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和西藏的实际情况,党中央、国务院还作出了全国对口支援西藏的重大决策。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各兄弟省市和国有大型企业积极响应中央号召,不讲条件、不打折扣、没有二话,从人力、财力、物力包括干部援藏和智力援藏等各个方面,对西藏给予了无私帮助和有力支援,极大地促进了西藏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

  西藏在经济制度、经济结构和经济总量上均实现了巨大飞跃,正在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迈进。目前,西藏的国民生产总值已从1965年的3.27亿元增长到2010年的507亿元。西藏农牧民人均纯收入从1965年的95元增长到2010年的4138元;通过近年来大力推进新农村建设、实施农牧民安居工程,西藏近28万户、140多万住房条件比较差的农牧民群众住上了安全适用的房屋,农牧民生产生活条件得到了巨大改善。

  社会公共服务水平有了明显提高,社会保障制度日益完善,西藏人民上得起学,看得起病,老有所依、老有所养。1965年时西藏人口为137万多,人均寿命42岁;到2010年,西藏的总人口达到290余万,人均寿命67岁。西藏人均受教育达到7.3年,74个县 (市、区)已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并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文盲率下降到1.2%。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达到99.2%,初中入学率达到98.2%,高中入学率达到60.1%,高等教育入学率已达23.4%。

  西藏人民在文化上享有充分的自主权。自治区充分行使《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赋予的自主管理和发展本地区文化事业的自治权,依法保障西藏人民继承发展民族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的自由。藏语文得到广泛的学习、使用和发展,在学校中所有藏族和部分其他民族学生都学习藏语文,高校还要进行藏语文等级考试;西藏大学设有藏语言文学硕士学科,已是藏语言文学博士学科立项建设单位;藏文编码已通过国家标准和国际标准,使藏文成为中国第一个具有国际标准的少数民族文字。

  党和国家一贯重视西藏文化的保护与发展。西藏和平解放和民主改革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国家投入巨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采取了各种行之有效的政策措施,自治区各级政府也成立了专门的民族文化遗产抢救、保护、整理和研究机构,到目前为止国家已累计投人14.5亿元用于西藏的文物保护工程,维修开放了1700多处宗教活动场所,西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保护和发
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各族人民的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藏族和其他各少数民族都有按照自己的传统风俗习惯进行社会活动的权利和自由。各种宗教活动正常进行并得到法律的保护,信教群众的宗教信仰需求得到充分满足,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全面落实。

  西藏少数民族干部茁壮成长。培养民族干部是一个涉及国家稳定和发展的至关重要的大问题,也是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一个核心内容。民族区域自治,关键是要由能够忠实执行《宪法》和法律以及党和国家各项方针政策,密切联系当地人民的本民族干部来管理自己的事务,实现当家作主、与国家共同发展的目标。我们党历来十分重视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工作,党的历代领导人都曾做出过重要指示。毛主席曾经指出:“要彻底解决民族问题,完全孤立民族反动派,没有大批少数民族出身的共产主义干部是不可能的。”邓小平同志指出:“在少数民族地区,党必须用最大的努力培养本民族的干部。”江泽民同志指出:“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全面贯彻落实《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关键,在于大力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加强民族地区的干部队伍建设。”胡锦涛同志强调指出:“要把做好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选拔工作作为管根本、管长远的大事,制定周密规划,认真组织实施,持之以恒地抓下去。”2000年10月,胡锦涛同志在参加中央党校西藏民族干部培训班创办20周年座谈会时指出:“要把少数民族地区的事情办好,关键是要努力培养造就一支立场坚定、头脑清醒、能够应对和驾驭各种复杂局面、经得起各种风险考验的高素质的少数民族干部队伍。”

  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3月6日下午胡锦涛总书记在参加西藏代表团审议时再次强调指出:“推进西藏跨越式发展,干部队伍是关键,必须努力建设一支政治坚定、作风优良、纪律严明、勤政为民、恪尽职守、清正廉洁的干部队伍。”
  半个多世纪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和历届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始终高度重视、十分关心西藏民族干部的培养和选拔,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在进军西藏、和平解放初期,西藏工委就在拉萨开办了青年班,培养藏族干部。后来,先后选派藏族青年到内地中央民族学院、西南民族学院、西北民族学院等院校学习、培训。

  1957年,西藏工委报经中央批准在陕西咸阳建立了西藏公学,后经国务院批准改为西藏民族学院,专门为西藏培养人才。小平同志为此曾指出:“藏族学员凡愿意来内地学习的,人数不限,不愿意的,一个也不强迫。你们西藏在内地自己办学。几千人回内地学习,这是西藏一大革命,有其深远的意义。”50多年来,西藏民族学院已经先后为西藏培养了30,000余名可靠接班人和合格建设者,赢得了“西藏干部摇篮”的美称。毕业生遍布雪域高原,无论是藏北草原还是藏南谷地,无论是雅鲁藏布江河畔还是喜马拉雅山脚下,到处都有西藏民院毕业生的身影。

  同样是在1957年,党中央为了培养西藏政法战线民族干部,决定在北京中央政法干校开办西藏班(现在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西藏部)。半个多世纪以来,公安大学西藏部 (班)已经为西藏培养了4000多名政法战线的人才,西藏自治区政法委及公、检、法、司、安全等各政法部门的历任藏族领导同志,基本上都是公安大学培养出来的,地(市)、县公检法的领导也都大多毕业于公安大学或在公安大学接受过专门培训。西藏部(班)的毕业生不仅是西藏各级政法战线的骨干力量,其中不少同志还先后走上了自治区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的领导岗位。人民解放军也专门创办了培养军队藏族干部的学校。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