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上世纪末西藏美术的新成果(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1-08-26 09:20:00

  在西藏本地成长起来的美术家崭露头角

  1980年代开始,在西藏本地成长起来的一批画家也崭露头角,其中有裴庄欣、叶星生、张鹰、刘万年等。裴庄欣从昌都地区考进四川美院油画系,毕业后回到西藏,在西藏展览馆工作,现出了极具个人风格和代表性的《牧民一家》、《草原上的锅庄》、《殿堂》等佳作。1989年9月裴庄欣去了美国。用韩书力的话说:“离开西藏时他艺术上的成熟度和风头相当雄健,油画的表现语汇和整个画面经营出的那种艺术感染力,很有时代特征与价值,并在当时的西藏产生了相当的影响。”裴庄欣近年又回到西藏和北京发展,他的作品仍然表达着对高原的一往深情。

  画家叶星生1979年创作新西藏布画《赛牦牛》获全国美展二等奖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81年初至1985年底历时5年时间,为北京人民大会堂西藏厅设计绘制《扎西德勒图》等7幅大型壁画。《扎西德勒图》中心为各类吉祥物,周围是跳锅庄舞的藏族男女。此壁画在继承西藏传统绘画艺术的基础上,以装饰的手法、宏大场面表现西藏传统藏历新年全过程及西藏各族人民当家做主、蓬勃向上的精神面貌。左面内容为辞旧的手举火把的牧区妇女、及吃古突、沐浴、背水、抛五谷、弹六弦、热巴舞等活动场面。右面内容为迎新的说唱“折嘎”的农区老人、及献哈达、跳藏戏、赛马、酒歌、备耕等民俗风情。背景为布达拉宫及雪山、祥云和江水。

  西藏山水从来不会为中国古代画家摄入画面,除了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等客观因素外,是否因为这片过于萧条荒寒的土地上的自然景观与古代人的审美理想相去甚远呢?当今人描绘西藏山水的时候,无法从传统绘画艺术的宝库中找到可资仿效的范例。画家刘万年就面临着这样的困难。他1970年进藏,曾任西藏日报美术编辑。在西藏工作了33年的刘万年曾经创造发明了10多种表现青藏高原独特地理特征和自然风貌的绘画技巧,如冰川画法、干雪画法,运用宣纸两面落墨、流水染色、重墨压色等手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画草皮、泥石流、风化石、碱滩、冰雪,流沙、花岗石等自创了几种新的皴擦用笔方法,丰富了水墨画的表现力。可以说他所独创的西藏山水画不是开始于传统,而是开始于西藏自然山水对他艺术心灵深刻的启迪。他的艺术创造真正可谓“不师古人师造化”。

  内地短期进藏画家取得重要成就

  1976年,画家陈丹青从江苏被借调到西藏工作,创作了《泪水洒满丰收田》(与阿旺曲扎合作)。次年创作油画《进军西藏》(与黄素宁合作)。这两幅作品都是典型的苏式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模式,中国叫革命现实主义。后来,这两幅作品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两次全国性美术展览,都被评为优秀作品。1980年,陈丹青再赴西藏进行研究生毕业创作,历时半年在西藏完成的油画《西藏组画》,共7幅,在中央美院研究生班毕业展上引起轰动。在中国美术史上,这组作品标志了艺术从革命现实主义校正到19世纪欧洲经典的现实主义模式。这组油画开启了新一轮描绘西藏风情的风气,使西藏成为汉地艺术家的向往之地;同时也让西藏美术界看到了一种新的艺术表达方式。这组油画日后与罗中立的《父亲》并称为中国当代美术史的里程碑。

  艾轩1977年来西藏采风,他创作的作品描绘的是一个苦涩、荒僻的西藏。他所属的画家群体在当时的作品富有寻根和反现代生活的怀旧色彩。也就是表现所谓永恒不变的简单生活、质朴生活,用亘古不变的荒野,清冷、寂寥的地平线,孤独宁静的云朵等营造出一种苦涩、凄凉的美感。这也埋下了后来“香格里拉绘画”的一个根。


《赛毛牛》叶星生

  从整体的艺术风格上来看,1980年代基本属于民族风情的意象表现时期。中国社会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后,随着艺术界对“文革”、“三突出”创作原则和“红光亮”艺术形式的反叛,对人性和现实关注的呼唤,美术家对于西藏题材的创作视向发生了转换。不仅“文革”期间美术创作普遍彰显的政治主题和艺术上的图解性被消解,“文革”前常采用的浪漫式的叙事性、情节性手法也被弱化,艺术家侧重关注藏民族真实的生存境遇、民俗风情、地域风景的表现。在艺术手法上主要出现了纪实性与意象性两种类型。前者以陈丹青的《西藏组画》为代表,画家以一种近距离的观照方式,以质朴的写实方法表现藏族人具体的生活情态,画作似乎没有画家主观情绪的注入,也无故事情节对主题的渲染,在一种似乎还原的述说方式中,给人们呈现出康巴人原生态的生活景象,让人感受到康巴人的质朴、强悍、刚毅的气质。在表现藏民族民俗风情类的美术作品中,抒情式的意象表达方式远比写实性、记录性方式多。不少画家并不着眼于捕捉和描绘现实中具体的民俗风情,而是用具象的语言传达对民族地区人们生活、人物性格、民族风情的审美意象,将场景虚拟化、人物抽象化、画面诗意化,营造出唯美、抒情的美学氛围。艾轩的系列藏区人物油画均属这类作品。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历届全国美展上的西藏题材作品中这类作品占据了相当数量。


《金瓶掣签》阿扎、韩书力、于小冬 1995年

  以藏族美术家为主体的各民族艺术家群体的崛起

  第一批现代藏族美术家成长于上个世纪60、70年代,有次仁多吉、丹朗、阿布、阿旺晋美、强桑、洛桑、阿旺曲扎、扎西次仁等,他们共同特点是都在内地接受了正规的美术教育,之后又回到西藏发展。他们各有自己的所长和优势。丹朗搞设计和书籍装帧,西藏的很多获奖图书都是由他设计的,西藏大庆时的重要礼品也都是他设计的,另外他也为人民大会堂西藏厅画过题为《布达拉宫》的作品。强桑在连环画、插图上也获过全国性的奖项。阿曲、阿布和洛桑都从事油画创作,在自治区内也具有一定的影响。阿曲曾经和陈丹青合作过一些油画作品。

  1980年代以后,以藏族美术家为主体的各民族艺术家群体的崛起。这也是一个转折时期,1980年代后期和1990年代初期,汉族美术家陆陆续续地离开西藏,这个空档恰好由内地和西藏本地艺术院校培养出来的藏族第二批和第三批美术家逐渐填补。这时出现了很有趣的艺术现象,年轻的藏族艺术家们跟随着韩书力、余友心等为主的“美术界老西藏”一起去学习藏族传统文化和艺术,共同怀有一种理想,去追寻艺术的深层底蕴。这些藏族画家成长起来后,又不断分化,有的继续坚持走西藏布面重彩之路,比如计美赤列画的《藏女系列》,采用装饰格调,浓烈的色彩挥洒出藏女日常劳作、洗头、抱小孩等生动的场景。

  巴玛扎西曾经有机会去中央美院进修,在他犹豫不决时,余友心先生敏锐地看到他是一位自悟型的画家对他的告诫是:“你如果去了中央美院,你就不会画画了。”他听从了余先生的话放弃了美院进修,此后的作品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1994年,他的彩墨布画《神女之峰》凸显出作者卓越的天赋和神奇的解构能力,获得第二届加拿大国际水墨展新人金奖。画面半抽象的造型,人与山的解构、重组,还有他所营造的色彩色调,笔情墨韵构成了自己独有的东方气派。韩书力对他的评价是:“一笔下去没有任何顾忌。他是属于规则外的画家,表现领域和表现方法都可以自由驰骋,挥洒如意,真正是获得了自由的画家。更可贵之处是他完全听从自己心灵的召唤,完全不为外界和市场左右。”

  边巴作品《遥远的故事系列》,水彩和传统艺术的结合,让观者不禁驻足、流连;还有德珍童心未泯的生动画作和次仁朗杰等西藏画院的画家,他们的布面画作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另外一部分画家后来转向前卫艺术创作,比如,画家嘎德后来不仅成为前卫艺术代表,还是根敦群培艺术空间的负责人,还有搞装置的阿努等等。这时的藏族青年艺术家群体逐渐成为西藏当代美术的主体部分。


《草原上的锅庄》裴庄欣

  在全球化语境中,着眼于民族地区独特的历史与文化内涵的挖掘

  上个世纪90年代后,在全球化语境中,有关西藏题材的艺术创作又出现了一些新的值得关注的现象。艺术作品不再局限市井生活图景和民俗风情的表现,而着眼于民族地区独特的历史与文化内涵的挖掘,表达对这片神秘土地的精神体验和对其精神信仰解读的热情。藏民族的生命意志、宗教信仰、基于古老广袤土地和悠久历史文化之上的时空观念等等,都成为艺术家力求表现的内容。艺术家们在创作中主要采取象征的手法来表达,即便是写实性语言,也侧重的是精神观念与文化内涵的表现。典型代表是“西藏布面重彩画派”集体的确立。

  这一时期还有一位值得缅怀的画家——李伯安,他的代表作是《走出巴颜喀拉山》。画家经过长期的素材准备,在上世纪90年代前期倾其所有的情感投入到这幅史诗般的巨型创作中。尽管,画家最终为这幅巨作耗尽了生命,倒在了未完成的画作前,没能为世人呈现出完整的鸿篇巨制,但是,已完成的《圣山之灵》、《开光大典》、《庄严》、《朝圣》、《哈达》、《玛尼堆》等段落,通过一个有机整体而又不受时空局限的人物群像组合和200多个神态各异的藏民族形象的刻画,将一个古老民族倔强淳厚的性情、通达雄放的品格和坚韧刚毅的生命意志形象地呈现出来,画家用自己的心灵和炽热的情感谱写出一首无声的民族精神史诗。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