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美国与“西藏问题”的由来(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李晔 王仲春发布时间: 2011-09-19 10:08:00

  1949年10—12月,中国国内形势的变化打破了美国的“等待”与“观望”。国民党蒋介石政府败退台湾,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甘肃和青海、兵临西藏地区边界。11月4日,西藏噶厦向美国、英国和印度政府发出求援呼吁,请求三国援助以抵抗人民解放军入藏,又特别请求美国向联合国转达并帮助西藏实现加入联合国的申请,并准备派出使团赴美洽谈。当时,美国驻印使馆的外交官们对西藏的形势曾十分悲观,认为“现在什么武器对西藏来说都无济于事了”。而对于承认西藏独立问题,他们考虑到败退台湾的国民党政权虽然支持西藏的反共抵抗力量,但是并未改变以往的西藏政策,此刻美国承认“西藏独立”,对“国民政府”来说是“不适当的”,对于共产党来说,是带有“刺激性”的,因为这可能会使解放军立刻占领西藏。至于西藏参加联合国问题,他们认为,“在当时来看是不会成功的。”因为“苏联和中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两国在安理会都有投票权。”对噶厦欲派代表赴美洽谈问题,艾奇逊于1950年1月12日电告亨德森劝阻西藏代表团“不要来美国”,因为这一行动“可能会激怒中国共产党采取反对西藏的行动”。当时,美国国务院决定推动英国和印度去援助西藏,通过美国驻印大使馆保持与噶厦的联系。但是此后的两个事件推动了美国立即采取支持西藏的行动。一个事件是2月14日中苏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一个是6月25日朝鲜内战的爆发,随后,美国与中国交恶朝鲜半岛。这使美国决定立即援助噶厦以防止西藏落入中国共产党手中。3月,美国驻印度加尔各答领事馆与西藏上层人物夏格巴首度接触,密商美国提供武器事宜,决定将武器储存在锡金(现为印度共和国的一个邦,编者注)、尼泊尔、不丹靠近西藏边境地区,以便藏方随时取用。5月,美国与印度达成协议:美国将大批援藏步枪、机关枪、手榴弹及弹药等在印度加尔各答卸下,免受检查,经由大吉岭由美士兵武装护送运往西藏。11月1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污蔑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的行动是“侵略”,宣称美国将会认真看待共产党向西藏发动进攻的任何一种新证据。

  此间,噶厦一面派出以夏格巴为团长的“亲善使团”与新中国中央政府谈判,以作缓兵之计,一面于11月8日向联合国秘书长特里格夫·赖伊(Trygre Lie)发出所谓“呼吁书”,企图把西藏问题国际化,依靠联合国名义阻止新中国对西藏的解放。美国则在幕后紧密配合。11月15日,在美国的指使下,拉美小国萨尔瓦多代表团团长赫克托·戴维·卡斯特罗(Hector David Castro)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讨论中国“入侵西藏问题”,请求秘书长以《联合国宪章》第一节第一款所规定的首要职责和义务———“维护国际和平和安宁”为依据,将“西藏遭受外国武装入侵”加进现阶段的议事日程当中,并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研究“可以采取的适当步骤”。为使这一建议得到采纳,美国推动印度和英国支持萨尔瓦多的提议,但是未果。因为印度和英国都另有所虑:印度不愿意因西藏问题惹怒中国,导致印度卷入“保卫西藏”的战争,而使印中边境成为第二个“朝鲜半岛”;英国更关心其在香港的利益,也不愿意因西藏问题惹怒中国而失掉香港。最后,印度强调西藏问题仍“存在和平解放的机会,联合国还可以对此做工作”。由于印度是卷入西藏问题最多的国家,它的立场很有影响。 在印度表态后,有很多国家响应,这使美国代表团团长欧内斯特·A·克劳斯(Ernest A. Cross)被迫接受印度代表的提议。11月24日,联大总务委员会决定无限期延缓讨论这一问题。

  在西藏的“呼吁书”被搁置以后,以达扎为首的噶厦分裂势力见大势已去,分裂图谋已成泡影,便于12月19日挟持达赖喇嘛逃往亚东,企图把达赖喇嘛带到外国,另立西藏“流亡政府”。1951年1月2日,在亚东达赖喇嘛召开有在印度的西藏代表团和商务代办机构官员参加的联席会议,听取汇报,商讨对策。夏格巴汇报了美、英、印、尼四国的建议:美国建议西藏政府只能采取缓兵之计,通过和平途径与中央政府谈判,因为采取战争的办法,西藏现有的内部权力必将丧失;英国转告西藏,英国在西藏的权力已转交印度,此刻西藏政府还想得到英国的援助是不实际的;印度外长梅农建议西藏地方政府至少要在表面上承认(西藏)是中国的领土,以便在与中共谈判时争取更多的权力,也可使印度政府从各方面提供适当的援助;尼泊尔提醒噶厦:中国国民党得到美国援助对共产党尚且无能为力,西藏和尼泊尔要抵抗共产党中国就更困难了,只有进行和谈,尼泊尔政府才可以给予帮助。上述情况使达赖分裂势力看到,西藏噶厦寻求外国支持搞所谓“西藏独立”的种种企图都化为泡影,唯一的出路只能是接受中国政府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派出代表赴北京谈判,至于“西藏独立”的图谋只能再寻时机。2月,达赖喇嘛派出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的5人谈判代表团。4月,抵达北京,同中央人民政府指派的以李维汉为首的代表团进行关于和平解放西藏问题的谈判。5月23日,西藏地方政府和中央人民政府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即《17条协议》。

  就在签署《17条协议》的第二天(5月24日),美国驻印使馆代办斯蒂尔(Steere)在新德里秘密接见了急于寻求美国帮助的夏格巴等人。夏格巴首先转告斯蒂尔,达赖喇嘛和一些藏人对《17条协议》中“收回西藏外交权”和“干涉西藏内政”条款极为不满,“如果中央政府在西藏边境驻军,并对西藏采取强硬措施,达赖喇嘛就会立即离开西藏”。为了探明美国的态度并取得美国的帮助,以确定下一步实施“西藏独立”的行动计划,夏格巴向斯蒂尔提出6个问题:1、如果西藏想加入联合国,目前应该做些什么?美国能够帮助西藏做哪些工作? 2、美国能否作锡兰(即斯里兰卡,编者注)的工作,使其允许达赖喇嘛和其他随员在锡兰得到庇护? 3、美国能否准许达赖喇嘛和大约100名随员在美国取得庇护权?如果达赖喇嘛来美国是否会作为国家元首来接待?美国是否愿意为他们提供经费? 4、如果达赖喇嘛等建立一个反对共产党中国的抵抗组织,美国能否为其提供军事和财政援助? 5、美国能否在噶伦堡建立一个联络站,以便与西藏当局同美国进行官方联系? 6、能否准许达赖喇嘛的长兄土登诺布(即当采活佛)和他的仆人以非官方的资格前往美国避难? 6月2日,美国国务院通过亨德森逐一回答了夏格巴的问题;第一,美国相信西藏的呼吁会得到美国和联合国的关注,但是呼吁书要增加“西藏与北京谈判”详情以及有关“共产党对西藏地位构成威胁”的新内容。西藏不要等待联合国的邀请再提出呼吁,而应该不断向联合国提出要求。美国仍会发给西藏代表团赴美许可证。第二,因为西藏和印度、锡兰是近邻,又都是佛教国家,美国建议达赖喇嘛去印度或锡兰避难,因为这可能会对西藏的“自主事业发挥更大的作用”。第三,美国准许达赖喇嘛和包括其家属在内的100人来美国避难。达赖喇嘛可以在美国享有永久的“宗教领袖”地位和“西藏国家领袖”的高位。美国会尽力帮助西藏人解决财政问题。第四,美国仍然会根据西藏形势的发展派出官员去印度的噶伦堡和大吉岭,但是不能与西藏建立外交关系。第五,支持西藏向联合国提出新呼吁,并推动联合国关注这一呼吁,特别是影响英国、印度、巴基斯坦、法国等国家关注这一呼吁,以创造一种政治气氛推动联合国对西藏提案作出新的决议。第六,土登诺布可以同他的仆人来美国避难。为了操纵西藏抵制中国对西藏的接管,美国国务院制定了周密的行动计划,并向驻印使馆作了明确的部署。艾奇逊指示亨德森做好下列工作:使达赖喇嘛重申其被迫接受有损自治的条件“是对方强加的”;对达赖喇嘛许诺“美国在政治和经济诸方面将予以充分的关注”;向达赖喇嘛声明:“只有西藏人自己真正作出努力并进行坚决的抵抗,援助才能奏效。”心领神会的夏格巴曾这样对达赖喇嘛转达了美国的授意:“这意味着西藏政府不仅不能接受《17条协议》,并且还将予以反对行动”。为了得到美国的援助,达赖喇嘛立即向美国表明:“他和西藏政府并没有承认《17条协议》,西藏代表是在受到压力和威胁的情况下被迫签字的。”

  从1951年夏季开始,夏格巴、土登诺布和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频繁往返于西藏、噶伦堡和美国之间,开始了阴谋策划反对《17条协议》、策动西藏叛乱、驱逐西藏中央政府权力机构、实现“西藏独立”的计划。同时,他们也考虑到上述计划失败后而实施的下一步计划:挟持达赖喇嘛出逃,在印度另立西藏“流亡政府”。此刻,美国驻印使馆从加尔各答领事馆派副领事撒切尔(N.G.Thacher)赴噶伦堡,与夏格巴等人秘密会面,积极参与谋划活动。撒切尔先是向夏格巴提供了一份关于“中共代表最早可能在6月22日到达西藏”的情报,并告诫夏格巴,“重要的是达赖喇嘛在这之前要公开否认《17条协议》”,然后重申美国的态度:第一,达赖喇嘛应该把印度(或者泰国和锡兰)作为最合适的避居地;第二,美国政府愿意秘密提供援助,使达赖喇嘛到达他所选择的任何一处避难地;第三,如果西藏接受中共的条件,援助就“毫无指望”;第四,如果达赖喇嘛离开西藏(无论去印度、泰国或美国),都会受到“自治国家的政治领袖和宗教领袖”规格的接待。两天后,美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再次催促土登诺布推动达赖喇嘛采取行动。7月初,达赖喇嘛初步作出决定,听从美国的意见去印度“避难”。为了慎重从事,他请求美国说服印度,并让印度作出接受达赖喇嘛一行“避难”的担保。此后,美国驻印大使不仅亲自出马敦促印度政府主动邀请达赖喇嘛到印度,而且还推动盟国英国也敦促印度政府发出这一邀请。在美国和英国的敦促下,印度最终作出决定:允许达赖喇嘛到印度避难。与此同时,美国驻印使馆已经为夏格巴、土登诺布等人设计了一个挟持达赖喇嘛出逃的具体方案:1、先从随行人员中选择一小部分信得过的人同他们(达赖喇嘛及其随从—引者按)一道悄悄离开,并最好在夜间启程,以避免达赖喇嘛被从各大寺院及拉萨的政府机构中派往亚东的代表劝回拉萨。2、再命令某某(档案公开时删去了名字)秘密将他护送到印度。(此处删去了一部分)3、假如上述两种方案都行不通,达赖喇嘛就致函某某(此处删去了名字)请求某某(此处删去了名字)秘密地转交给两名联络员哈雷尔(Harrer)和帕特逊(Patterson),并按照原定计划(由有关人士)化装在亚东附近迎接达赖喇嘛,然后把他送到印度。当时,达赖喇嘛因为受到西藏内部“主张统一”力量的压力,无奈于7月23日返回拉萨。美国的秘密计划何时实施,只得再作计议。

  达赖喇嘛返回拉萨,并没有使美国退出西藏舞台。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