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论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历史观(一)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梁俊艳发布时间: 2011-10-17 09:54:00

  美国作家、记者托马斯·莱尔德《西藏的历史:达赖喇嘛访谈录》一书,是他对十四世达赖喇嘛进行历时3年、近60个小时的直接采访之后撰写的。该书除穿插有西方一些学者对西藏历史的观点及他本人的一些看法之外,系统地反映了十四世达赖喇嘛对西藏历史的基本观点和看法。通过对本书的研究,我们对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历史观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本文试图对此展开讨论。我们认为,达赖喇嘛的历史观主要包括三方面的内容:宗教神学史观、分裂史观、主观主义史观,兹分论如下。

  一、宗教神学史观

  综观《访谈录》一书,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宗教神学史观充斥全书,主要体现为十四世达赖喇嘛自诩为观世音的化身及其对历史事件的神学解释。

  1、自诩为观世音化身

  十四世达赖喇嘛标榜自己相信科学技术,并追随高科技潮流,但是对于藏传佛教中有利于树立其神权的很多宗教神话传说却深信不疑,比如在谈到前世达赖喇嘛以及介绍自己身世的时候,他经常自诩为观世音的化身,为自己独特的宗教地位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访谈录》提到:十四世达赖喇嘛已经找到了位于西藏神话与现代科学之间的、他所谓的“中间道路”。十四世达赖喇嘛说:“我们相信观世音在西藏扮演了特殊的角色,通过他的特殊赐福,一群特殊的群体成长起来。那就是我们的信仰。西藏人以这种特殊方式从观世音那里获得能量。能量、赐福、积极的因果关系—西藏人就是以这种方式同观世音保持着直接的联系。西藏人相信这些。实际上,我本人有时候也对这种精神联系的力量感到吃惊。”此番言论充分暴露了十四世达赖喇嘛自认为是观世音的化身,由此为自己的宗教地位寻找依据,表明了十四世达赖喇嘛所谓相信科学的虚伪性。

  莱尔德还提到:西藏人不断地让十四世达赖喇嘛想起他们同达赖喇嘛之间的联系的力量。他说,他们经常告诉他,他们在梦中收到了来自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精确指示。他很困惑地举了一个例子:“我告诉过他们在某一个特定的日子逃离西藏……或者去某某地方,做这做那……他们相信,并照做了,而且一切进展顺利。”十四世达赖喇嘛还说道:“如果有人问我,我是否是达赖喇嘛的转世,那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这并不意味着我和前世达赖喇嘛是同一个人。一些达赖喇嘛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一些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观世音是慈悲的化身,文殊是智慧的化身。我同十三世达赖喇嘛和五世达赖喇嘛有着特殊的联系。我甚至能感觉到我同佛祖之间也有某种因果关系或者关联。我觉得我可以说,我同前世达赖喇嘛、一些前世大师、观世音,甚至佛祖有着某种联系。”

  从以上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言谈之间不难看出,他竭力为自己同五世达赖喇嘛和十三世达赖喇嘛的所谓“特殊的联系”寻找依据,希望把自己与五世和十三世达赖喇嘛相媲美。他坚信自己是观世音的化身,并和前世达赖喇嘛有着某种“精神上的联系”;虽然他口口声声相信科学,并试图在科学与宗教之间寻找一条“中间道路”,但从本质上看,他的史观充斥着宗教神学的色彩,并通过这种神秘色彩为自己是合法的神权统治寻找依据,以证明自己的权威性和正统性。

  2、对历史事件的神学解释

  在《访谈录》一书中,十四世达赖喇嘛常常用神学的观点来解释历史事件。在谈到莲花生大师去世的时候,他试图将历史宗教神学化。十四世达赖喇嘛宣称:“我们相信他(指莲花生)直到今天还活着,一些人甚至现在到达莲花生经过的地方后,都有着特殊的幻象。例如,众所周知,五世达赖喇嘛就到过莲花生大师呆过的地方。在那儿,他接受了一些指示,之后据说他回到了西藏。我也相信这些事情发生过。但是甚至在最初的层次,尽管可能没有印度方面的资料记载过他,桑耶寺这座建筑仍然存在。那是非常真实的存在。莲花生大师、寂护大师和西藏国王赤松德赞都做了很多伟大的事情。”针对作者托马斯·莱尔德的疑问,十四世达赖喇嘛说:“基于不同的现实或经历,莲花生大师可以到达很多普通人到不了的地方。也许即使他以一种脱离肉身的体验到了一个地方,普通人仍然会把他视为平常人。”

  托马斯·莱尔德问:“当他完成了在西藏的工作后,莲花生大师并没有死?……这些和松赞干布或者其他历史人物没有一点相似之处,后者,我们可以通过西藏历史的第二个层面去认识。看起来几乎莲花生大师所作的一切都不在第二个层面上。至少在传统层面上,松赞干布死了,即便在更高的层面上他没有死。”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回答是:“是的。莲花生大师,甚至他的身体都有可能没有消失。这是相当复杂的。对佛祖来说,没有传统层面这一说。对一些人来说,就算在今天他们仍然能受到来自佛祖的教义,佛祖能通过人来现身。例如,观世音就是佛祖的化身。”

  当莱尔德谈及十四世达赖喇嘛所说“西藏历史总是有两个层面”的观点时,十四世达赖喇嘛纠正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西藏历史上有很多重要的历史人物,不论是喇嘛、国王或者其他人,对这些人而言,没有第二个层次的理解。没有不平常的层次;他们是普通人,然而,还有一些极少的情况下,西藏历史上有一些非常杰出的人物。对这些人而言,有关他们的一生有两个理解的层次,两种不同的现实层面。但是,那并不意味着所有历史都有两个层面”。

  十四世达赖喇嘛对于自己无法解释的东西不但通过神学来解释,还美其名曰对于事物的认识存在“两个层面”之分,而对于“杰出人物”而言,他们不同于普通人,他们有“第二个层次的理解”。由此可见,十四世达赖喇嘛对历史随意进行神学解释并将历史与宗教神学混为一谈的做法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