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论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历史观(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梁俊艳发布时间: 2011-10-23 11:36:00

  三、主观主义史观

  1、不顾史实,主观臆断

  在《访谈录》一书中,十四世达赖喇嘛不顾史实,主观臆断的作风随处可见。他在讲述达赖喇嘛制度的过程中,纯粹臆造出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大师计划”。他说:“大师计划意味着一个崭新的开始,存在成为一个长期计划的可能性。那是一个需要一代、两代以上的人才能完成的计划,不仅对达赖喇嘛制度受益,而且对整个国家,对佛法都受益匪浅。这项全国性的计划包括一世达赖喇嘛到五世达赖喇嘛。他们为了同一个目的,成功地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他们都在向一个方向前进。”“在六世达赖喇嘛期间,始于一世达赖喇嘛的大师计划失败了。我觉得在七世达赖喇嘛期间,又有可能出现另一个时期的计划。但从那点来看,我觉得再也没有什么计划了。因此八世达赖喇嘛夭折了。九世达赖喇嘛去世的时候也只有十岁大。他非常出众。如果九世达赖喇嘛能活下来的话,我觉得他能改变一下现状。他会像伟大的、具有长远眼光的二世达赖喇嘛一样。二世达赖喇嘛一闭上眼就能看到佛和菩萨。九世达赖喇嘛也和他一样,但是他过早地去世了。十世和十一世达赖喇嘛也去世得非常早,之后的十二世达赖喇嘛也是同样的遭遇。因此,似乎只有在十三世达赖喇嘛期间另一个大师计划才开始。”

  这一“大师计划”似乎让达赖喇嘛制度看上去更加神秘、顺理成章,殊不知达赖喇嘛制度并不是某个人或者神仙主观臆想创造出来的,而是历史发展的产物。达赖喇嘛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两大活佛转世系统之一的称号。达赖,蒙古语意为大海;喇嘛,藏语意为上人或上师。明万历六年(1578),蒙古土默特部顺义王俺答汗迎请索南嘉措至青海传教,崇奉甚敬。俺答汗赠索南嘉措以“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称号,意为“遍知一切德智如海之金刚上师”,以示敬意,是为达赖名义之始。后格鲁派徒众以索南嘉措为三世达赖,上溯其师承,以根敦嘉措为二世,以宗喀巴之上首弟子根敦主为一世,这是仿效噶举派的活佛转世制度,建立达赖喇嘛活佛转世系统。五世达赖喇嘛时期由清顺治帝正式册封,自此达赖喇嘛的封号及其在藏区的佛教领袖地位被清朝中央政府正式承认。格鲁派教徒尊为观音菩萨化身。今丹增嘉措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

  纵观达赖喇嘛转世制度我们可以看出,达赖喇嘛转世制度并不是偶尔出现的,它有极其深刻的历史条件和社会基础,有它产生、发展的过程。一方面,它在全民信教的领域里曾起过某些积极作用。它对当时藏族社会的稳定、发展以及国家的统一起过稳定作用。另一方面,他们是由中央政府认定的,必须服从和服务于中央政府稳定西藏地方的需要,而不是违背中央政府和各族人民的意愿。

  十四世达赖喇嘛不顾达赖喇嘛制度的历史事实,凭空臆造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大师计划”,目的就是为了让达赖喇嘛制度的历史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使之看上去更加合理,从而也为自己的特殊身份提供依据,强化了其自身的权威性。

  2、言不由衷,自相矛后

  (1)历史方面,“让历史学家去解释历史”,自己却大谈特谈,随意歪曲历史事实。《访谈录》一书中,十四世达赖喇嘛自相矛盾的话比比皆是。他对莱尔德说:“实际上,我对历史并不感兴趣,主要因为我了解不多。……作为一个男孩,我是从壁画和人们的谈话以及世界大事中学习历史的。……我想申明一点,我不是历史学家。对一些情况,我甚至都不了解细节。”“我的老师们都没有花时间给我教授历史。但是如果有人询问我的看法时,我自然有我自己的观点。有时候我认为我的观点还会比其他人的观点更尖锐一些。”在谈到西藏历史的时候,他说:“如果中国政府对我提出条件,即我应该接受西藏历史上永远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我说,是的,历史也并不会因为我那么说而有丝毫的改变,历史永远是历史。西藏的历史地位并不是政治决定的问题。那是要历史学家来决定的。对于西藏未来的地位,通过一个政治程序确实能决定。那也是我希望能和中国人就西藏人民的利益进行讨论的问题。为了西藏人民未来的福扯,也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我们相信我们同中国的谈判必须集中在未来上。我们都有我们自己对历史的理解和阐释。我们不能将自己的理解强加在别人身上。我们应当把历史留给历史学家,而不是政客。我是个佛教僧人。我不能说谎。因为僧人的语言不是用来说谎的。”

  他一方面声称自己不懂历史,不是历史学家,另一方面又公然宣称说“我的观点还会比其他人的观点更尖锐一些”,人们不难理解,他所表达的尖锐观点就是“西藏独立”史观。一个自称不懂历史,不是历史学家的人,却信口开河地讲述了一部“西藏历史”,足见其言不由衷,自相矛盾。

  (2)政治方面,反复说僧人不参政,自己却四处窜访,深陷政治漩涡。十四世达赖喇嘛多次在《访谈录》中声称僧人不应该参政,但自己的所作所为却与政客无异。在谈到如果他回到西藏的时候,他说道:“我已经决定了,只要我们一回到西藏,我就不再做西藏政府的首领,那会有一定程度上的自由。……同样,达赖喇嘛和所有僧人都不应该卷入到党派政治中去。僧人应该远离政治”。对于莱尔德“西藏人能在西藏治理他们自己,政教应当分离吗”的提问,十四世达赖喇嘛深信不疑地回答:“是的。宗教体制和政治体制应当分开。我认为甚至在古代都应如此”。而当莱尔德问到流亡藏人的任务之时,他立刻摆出一位政治领袖的姿态,侃侃而谈:“流亡藏人必须为自己做好准备,通过受教育和培训,基于西藏人的需要来创造有效的发展计划,然而,与此同时,还要符合逻辑地指出中国政府在拉萨所犯的具体错误。那是我们道德上的责任,制定计划,发给中国人,无论他们是否贯彻执行。单纯地抗议让中国人走开—那是空洞的。这是消极的办法,不是恰当的办法。积极办法是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和研究让中国人离开。这是我们自己应该做的”。

  十四世达赖喇嘛口口声声“政教应该分离”,却完全忘了自己建立的所谓“流亡政府”正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府。达赖集团的伪宪法明确规定达赖喇嘛是流亡政府的最高首脑,“政府的一切职权都属于至尊的达赖喇嘛”、“政府的一切职能均以达赖喇嘛的名义进行”,他们所建立的体制是政教合一的农奴主专制体制。尽管贴上“三权分立”的标签,但是完全保留着“甘丹颇章”、“噶厦”、“噶厦官员会议”、“译仓”、“摄政”、“摄政会议”、“甘丹赤巴”、“三大寺”等政教合一组织。十四世达赖喇嘛声称僧人不能干政,自己却年年在世界各国窜访,接受各国政要的接见,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他甚至发出“单纯地抗议让中国人走开—那是空洞的。这是消极的办法,不是恰当的办法。积极办法是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和研究让中国人离开。这是我们自己应该做的”的号召,这分明是政客在表达自己富有煽动性的政治观点,而与一个本应念经打坐的僧人行为南辕北辙。

  3、混淆是非,信口开河

  《访谈录》一书中,十四世达赖喇嘛不但为僧人的暴力活动甚至杀生寻找借口,为其辩护,甚至为杀人恶魔英国入侵者辩护,这种混淆是非,信口开河的做法,令其完全丧失了普通人应有的价值标准。

  (1)口口声声崇尚和平,可是在他的表述中,看不出和平、非暴力与暴力之间的界限。十四世达赖喇嘛自认为是“和平的大使”和“非暴力”的代言人,但在《访谈录》一书中却处处为僧人的暴力活动寻找借口。他说:“为了挽救佛法,僧人采取了措施(刺杀)。原因很简单。他的动机就是为了挽救佛法。他认为这些犯了杀人之罪的人“很有可能在来生会获得积极的转世。对西藏来说没有永恒的地狱,因此,即便是最大的罪过带来的最坏的因果报应都可以终结。即便最严重的罪过比如谋杀,都有不同程度的种类。如果一个人杀人的动机是正确的,那么这种杀人就没有一个人为了个人财富或者享乐而杀人那般邪恶。”

  由此可见,其所谓的“非暴力”并非出自真心,也非真实想法。十四世达赖喇嘛自诩自己是宗教人士,却对自己的宗教教义进行妄解。不杀生是佛教的根本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之一。佛教的不杀生,是除人之外,还包括一切众生,因为佛教的基本观念是众生平等,众生皆具佛性、皆可成佛。既然众生平等,众生皆具佛性,如何能杀害同类呢?

  (2)为杀人魔鬼辩护。在《访谈录》一书中,十四世达赖喇嘛竟然为入侵西藏的英军辩护,认为英军很“自律”,其冷血、媚外,令人震惊。

  《访谈录》一书中提到,1904年7月30日,十三世达赖喇嘛在指定一位摄政以他的名义统管西藏事务之后,就逃离了西藏开始流亡。8月2日,英国军队开进拉萨。当莱尔德问十四世达赖喇嘛:“为什么他要逃亡蒙古?这是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几个决定之一。为什么要离开?”十四世达赖喇嘛回答说:“我个人认为这是个错误。当然,你不能责备他,因为在当时,没人知道英国人是谁,没人知道英国军队会做什么。但是后来英军似乎很自律。无论何时他们遇到作为军事力量的抵抗或者障碍,是的,他们屠杀了人民。但他们没有烧毁寺庙,没有抢夺人民。当他们到拉萨的时候,他们在自己的营地宿营,和西藏政府谈判。他们是很自律的,后来,西藏人把他们的行为同满洲和中国人在(1910)入侵西藏的行为对比。(满洲和中国人)烧毁寺庙,抢夺村庄。当他们到达拉萨的时候,他们占领人民的房子。因为(相对而言)英军的良好表现来判断,如果十三世达赖喇嘛待在拉萨和他们谈判的话,也许会有积极结果。”

  让我们共同回顾英军入侵西藏的历史:1888年,英国悍然发动对中国西藏的武装进攻。驻守隆吐山的藏军依靠手中仅有的火绳枪、弓箭、刀矛,同武器精良的侵略者展开了英勇的斗争。1904年3月31日,英军与藏军在一个山谷相遇。千余藏军被打死打伤。4月7日,江孜全城沦陷,最后500多名藏兵全部跳崖。8月3日,英军闯入拉萨,拉萨城内弥漫着僧恨。“他们多么仇视我们呵!”随军记者爱德蒙这样写道,“如果我们当中有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在他们手中的话,我会深信不疑地认为他们肯定会将他五马分尸,或者用一把刀将他碎尸万段”。英军在抢劫紫金寺时,荣赫鹏下令开炮,寺内近60个佛殿全部坍塌,僧人全部战死。寺内的文物被侵略军洗劫一空,计有:高达4米,小至10厘米的铜制镀金佛像1000多薄;唐卡、缎绣佛像、金粉书写的《甘珠尔》、蒙古地方和祖国内地以及尼泊尔国出产的各种佛事乐器、金、银、铜质的大小神灯和圣水碗等器皿……凡英军所到之处,人民惨遭蹂助。住在孜雪利康扎丁的差巴户家里的英军强奸妇女,抢夺群众财物。撤离时还将他家的羊群赶走。人们随时都听到受害者凄惨的哭声。。

  上述铁的事实证明了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表述完全违背史实。他承认“他们(指英国军队)屠杀了人民”,但同时又说“但是他们没有烧毁寺庙,没有抢夺人民”。在其眼中,“屠杀人民”似乎要比“烧毁寺庙,抢夺人民”的行为仁慈。十四世达赖喇嘛竟然如此为杀人魔鬼辩护,谁能相信这位“活跃”在世界政坛上的“风云人物”,成日慈眉善目地谈“快乐的艺术”,且口口声声把“民主”“人权”挂在嘴边的人,竟然为“屠杀了人民”的英军辩护!

  事实上,就在2008年5月下旬达赖喇嘛在英国国会演说时,就对“英国与西藏”“伟大、悠久的历史关系”进行大力赞美。在西藏问题上,历史有维护统一、还是分裂祖国,捍卫国家主权尊严、还是勾引外国势力插手中国内政的最起码的是非界限,十四世达赖喇嘛为了追求他的“西藏独立”事业,不惜卖国求荣,其真实面目由此可见。

  综上所述,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宗教神学史观、分裂西藏史观和主观主义史观贯穿了整个《访谈录》一书。不清醒地认识他的历史观,我们就有可能被他的所谓“中间道路”和“高度自治”所迷惑。在他提出中间道路的20多年来,其种种实践活动,特别是拉萨3·14暴力犯罪事件,充分反映了达赖集团的分裂立场没有改变,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思想渊源,就是在《访谈录》一书中充分表现出的达赖喇嘛的“西藏独立”史观。结合以上事实,再看看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历史观,我们不难发现,他从来没有改变过“西藏独立”的说法,即使他现在提出了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也缺乏实质性的内容和行动,只是一种权宜之计罢了。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