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周伟洲发布时间: 2011-10-28 10:09:00

  1939年7月,在国民政府的催促下,青海省主席马步芳派人护送青海灵童拉木顿珠等从西宁启程入藏。以蒙藏委员会藏事处处长孔庆宗为首的一行也于7月由重庆取道西康入藏。而吴忠信本人则拟定于9月初由重庆经香港、缅甸、印度至拉萨。然而,在办理赴印度签证时,英国政府却有意刁难。据1939年5月15日中国驻英使馆报告称:“吴委员长忠信假道印度入藏事,顷据英国外部复称,为方便起见,可先由我方将入藏日期与藏方定妥后,再由藏方经行通知印度政府洽办。”即是说,英国坚持要由中国国民政府通知西藏地方政府,再由西藏地方政府咨呈英国政府,方可放行。这一做法,正如国民政府行政院秘书长魏道明所说,英持此态度,“自隐含有使我承认西藏半独立之意义,先例一开,后患堪虞,允宜加意审慎”。中国驻英大使郭泰祺也因此事复行政院:“英外交部复称可先由我方将入藏日期与藏方定妥后,再由藏方通知印度政府洽办。其意欲我承认西藏有外交自主权,我以主权有关,当然不能照办。”经国民政府外交部与英国政府多方交涉,仍无结果。

  当时,国民政府甚至有“如海道不可能,则改派人员由陆路入藏”之议。对此,吴忠信在日记中写道:“大员入藏问题,因与英人交涉小有波折,又想取消前议,真无异视国事如儿戏也”。其实,国民政府也希望通过将吴忠信入藏日期及人员经西藏驻京办事处转告西藏地方政府的办法,让西藏地方政府自动通知英印政府放行。此事就这样搁置起来,直到同年9月1日吴忠信接到热振活佛电报,内称:“敬悉委员长随率职员仆役十九人取道印度入藏,本人已同噶厦电告英属印度沿途妥为关照矣,请毋须操心。”至此,英国政府签发了吴忠信一行假道印度之签证。

  然而,就在这一看来细小的问题上,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和学者也不放过。曾任英印政府和独立后印度政府驻锡金长官的黎吉生(H.E. Richardson,又译作理查逊)在其所著《西藏简史》一书中写道:“1940年2月古德和吴忠信等参加了坐床典礼。安排吴忠信取道印度等全部手续,是西藏政府向印度政府提出申请,批准后才得以成行的。但是李铁铮却说准许吴取道印度是英国外事机关批准的,这不是事实”。李铁铮所说的如果不是事实,难道西藏地方政府能够签发经印度的签证?当时国民政府正是避免了英国外交部要求中国政府向西藏地方政府去申请过境签证的政治陷阱,坚持要西藏地方政府“自动”通知英印政府;对国民政府来讲,此签证不是向英国外交部申请并由其签发的吗?在上引夏格巴的书中,更有离奇的、毫无根据的说法:“中国政府并要求印度政府发放签证准许吴等一行从印度通过。印度就发放签证是否妥当一事征询西藏政府。西藏政府最初说,‘中国政府代表不必前来’。故未发签证。其后,又回答说,‘除祝贺坐床,敬献礼物之外,别无它事,发给签证也无妨’”。对照上引热振活佛电文及签办经过,夏格巴上述编造的谎言不攻自破。

  事实上,英国政府对于十三世达赖圆寂和转世期间中央国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系的进一步改善是不甘心的,千方百计加以阻挠和破坏。1939年9月,时任英印政府驻锡金行政长官的古德(B. Gould)就急忙向英国政府建议,派其到拉萨,以抵消中国势力在西藏的增长。同年12月9日,英国政府正式指示古德出席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在同一天,西藏噶厦问在拉萨的英印政府代表诺布顿珠(Norbhu Dondup),谁还在拉萨可以通知印度政府即将举行的达剌喇嘛坐床典礼,但是噶厦没有明确邀请英国代表出席典礼。然而,古德却决定把此当作事实上的邀请。上述夏格巴之流力图将中央国民政府派至西藏主持达赖喇嘛转世事宜的吴忠信一行与英国古德代表团都说成是“庆贺”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别有用心地歪曲事实,在下面笔者还将谈到这一问题。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