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周伟洲发布时间: 2011-10-31 13:45:00

  1939年10月22日,吴忠信一行乘飞机由重庆至香港,然后经缅甸仰光,分乘飞机、轮船至印度加尔各达,后取道噶伦堡,经亚东、江孜,于1940年1月15日抵达拉萨,受到西藏地方政府官员和僧俗大众的隆重欢迎。关于此,吴忠信在其日记中写道:“……旋到哲蚌寺附近之藏政府欢迎帐棚,热振代表暨噶伦丹巴嘉祥、彭休、彭康,以及藏中高级僧俗官吏七十余人,均献哈达致敬……其驻在拉萨藏军七百余人,全体出城,列队迎候于别蚌寺前之道傍。午后四时入城,鸣礼炮二十七响致敬,循曩例也。”无怪乎英驻锡金行政长官古德在致英印政府的报告中说,据他的观察和了解,普通的拉萨人将吴忠信视为新的“驻藏大臣”。这从另一个方面证实了吴忠信此次入藏负有与摄政热振活佛共同主持达赖喇嘛转世事宜之重责。

  吴忠信到拉萨后,做了大量的工作,如布施寺庙,会见西藏上层贵族、僧官,分赠礼品,并且颁给热振活佛“辅国普化禅师”册印,以及授四噶伦勋章等。但是,关于为所选三灵童掣签一事却发生了变化。在1939年9月17日吴忠信未启程离渝时,曾接到热振活佛来电,内除了感谢蒙藏委员会“屡饬催促青海省政府,此恩此德,始由青海派官兵护送,将灵儿并佛眷父母及纪仓佛人等护送前来”外,还郑重表示:“至于灵儿入藏后所有一切应行征认、剃发、坐床等大小典礼,均俟中央代表吴委员长到拉萨时,应如何办理,再当次第呈报。”可是,当青海灵童一行脱离青海控制,即将抵达西藏那曲(黑河)时,西藏噶厦和民众大会(春都)于8月23日突然宣布青海灵童拉木顿珠为转世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并按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规格迎请拉木顿珠至拉萨。

  接着,在藏历十月十三日(公历11月23日)又按例为拉木顿珠剃发、赠号、受戒,号曰:吉尊降白阿旺洛桑益喜丹增甲错师松汪觉聪巴密伯德青布(意译为“文殊尊者语自在睿智良慧持法海总摄三界无敌军具足吉祥贤德尊”,简称“丹增嘉错———持法海”)。热振活佛、噶厦分别于11月21日、12月8日致电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和蒋介石委员长,呈报灵童拉木顿珠剃发、赠号、受戒事,并择定于次年正月十四日(藏历,公历1940年2月22日)吉日举行坐床典礼。而此时,吴忠信还在赴藏途中。

  以热振为首的西藏地方当局为何急忙摒弃其他两名寻访到的灵童,不按热振活佛9月17日电报所说,待吴忠信到藏后举行掣签、剃发等仪式?国外一些学者认为,“显然,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前往拉萨参加坐床典礼的国民政府官员入藏之后要求必须参与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认定”。事实上并非完全如此,从摄政热振活佛方面来看,青海灵童的选定主要是他的功绩,因此他希望青海灵童选为转世的十四世达赖喇嘛。而作为助理摄政的郎堆对此表示异议,积极支持另一名灵童,即他的亲戚尧西颇本之子。这自然使原来事事要与郎堆商议的热振与郎堆的矛盾激化。因此,在1939年4月,热振活佛提出要辞去摄政职务,而民众大会(春都)为挽留热振,决定让郎堆辞去助理摄政之职,从此热振就独揽西藏地方大权。为了显示和保住自己在寻访青海灵童的功绩,不为掣签所改变,热振采取了上述措施,急于宣布拉木顿珠为转世的十四世达赖喇嘛。  吴忠信一行抵拉萨后,就面临着西藏地方政府已确定青海灵童拉木顿珠为转世的十四达赖喇嘛的局面。1940年1月26日,热振活佛向吴忠信正式呈递了关于访得拉木顿珠灵异情形并请中央政府免予掣签的报告。这份报告原件为藏文,现存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蒙藏委员会档案内。报告详细列举了青海灵童拉木顿珠各种灵异情形及“西藏僧俗大众、贵贱大小皆衷心诚信,认为(其是)十三辈转世之真身”;最后提出:“因群众情投意合,不须掣瓶,照例剃发受戒,业已呈报中央在案。兹遵乃冲大神所示,庚辰年(即1940年)坐床为吉,谨诹定正月十四日举行坐床典礼。其应如何转中央之处,即请代达为荷。特此,尚希鉴核。”

  又据吴忠信日记载,自其入藏得知西藏地方政府已确定拉木顿珠为十四世达赖喇嘛后,“即派张咨议威白与热振佛接洽,一方面勉循其既成事实,一方面仍望其具备应有程式”。而当热振活佛遣人送来请求中央免于掣签之公文,“函中无头无尾,形式弗具。余阅之大诧,当严词告来使云,似此毫无诚意,显系侮辱本人,余可袱被即行,万难迁就。复由张咨议携去补具公函首尾,并钤盖热振佛印章,不一小时送还”。吴忠信之所以这样做,正如其在日记中所说:“余此行重在完成手续,且为安定西藏人心,扶持热振地位,亦以早日确定此案为宜也。”

  吴忠信随后于1月28日致电蒙藏委员会副委员长赵丕廉,“拟请转呈国府颁布命令,准以该灵童拉木登珠继任第十四辈达赖”,并赠给法币四十万元。但是,为了维护中央主权,吴忠信向西藏地方政府提出要按旧例亲晤青海灵童,再转呈中央核准。在会晤场所的问题上,西藏地方政府先是坚持在殿中会见(即“殿见”),吴忠信依照旧例,认为“钦差驻藏大臣与达赖喇嘛本属平行,况其(灵童)为未登座之灵儿乎?”因此,坚持在殿外会晤。最后,摄政热振活佛同意在罗布林卡殿外荷亭内,由吴忠信访晤灵童。

  同年1月31日午前11时,吴忠信等人至罗布林卡,到大殿前下舆,由顾加总堪布等引导至花亭(荷亭)。吴忠信在1月31日日记中对会晤情况有如实的叙述:

  时灵儿已先至就主位坐,右手上座置绣花坐褥,盖为余特设。余先以哈达送之,灵儿起立接受,并另以哈达答余。随员旋各以哈达致送,退出。斯时亭中仅余余及灵儿、顾加总堪布、苏本堪布等七人。余数以语试灵儿,均能含笑作答,如有领会。又握其手,亦毫无畏缩。谈约十数分钟。余招摄影师为之摄照,灵儿颔其首,乃就亭前共摄影。又致送灵儿福州漆佛一尊,藏银五千两,黄缎一匹,座表一只,复一一为之说明用途。其后复与随员及各堪布、赖兴巴等合摄一照。灵儿现仅四龄有余,其举止行动均极沉着安闲,洵为殊异。尤难者,能通汉语,故对汉人倍加亲切。

  会晤灵童后,吴忠信即电国民政府行政院,内称:“……忠信复查所述灵异各节,均属确实,拟请转呈国民政府颁布明令,特准以该灵童拉木登珠继任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并发给坐床大典经费四十万元,以示优异。”2月5日国民政府正式颁发命令(府字第898号):

  民国政府令

  青海灵童拉木登珠,慧性湛深,灵异特著,查系第十三辈达赖喇嘛转世,应即免予抽签,特准继任为第十四辈达赖喇嘛。此令。

  拉木登珠业经明令继任为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其坐床大典所需经费,着由行政院转饬财政部拨发四十万元,以示优异。此令

  中华民国二十九年二月五日

  这是中国中央政府对十三世达赖喇嘛转世免予抽签和正式批准青海灵童拉木顿珠为转世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铁证。

  然而,上述的夏格巴在其书中却说:“……既然已经决定了(指西藏地方政府为拉木顿珠剃发、赠号等),吴(忠信)还要煞有介事地说,再次考察后由中国政府认可。这些说法全都只能看成疯话,根本没有真实根据。明眼人看了只会发笑,别无其它”。在这里,夏格巴之流是不知清代以来西藏的历史,或是有意歪曲历史。如果是“忘记”了,那么我们不妨再向他们讲一讲: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清朝中央政府颁布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明确规定: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及蒙古、西藏转世大活佛有转世灵童时,“依照西藏旧俗,常问卜于四大护法神,因依口传认定,未必准确,兹大皇帝为弘扬黄教,特颁金瓶。嗣后认定转世灵童,先邀集四大护法神初选灵幼童若干名,而后将灵童名字、出生年月书于签牌,置于金瓶之内,由具大德之活佛讽经祈祷七日后,再由各呼图克图暨驻藏大臣于大昭寺释迦佛尊前共同掣签认定”。这就是“金本巴制”。此后历代达赖、班禅喇嘛等转世均经过金瓶掣签后,由清朝皇帝批准。如果西藏地方僧俗人等均认为只有一个灵童为真正转世之达赖喇嘛,则要向清廷提出免予掣签的请求,得到清朝皇帝批准后,方可免予掣签。历史上第九世达赖喇嘛隆朵嘉错和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错均是西藏地方政府向清朝中央申报免予掣签的。

  虽然,摄政热振活佛等迫于西藏噶厦内一些热衷于“独立”的官员的压力和内部权力斗争的形势,在中央国民政府所派大员吴忠信来到拉萨之前,确定了青海灵童拉木顿珠为转世之十四世达赖喇嘛,并私自剃发、赠号等,但是如果没有当时中央政府的支持和批准,其合法性是值得怀疑的。西藏摄政热振活佛等正是基于此,才呈请吴忠信并转呈中央政府,请求拉木顿珠免于掣签,经过查看灵童,再由中央政府下令批准。上述热振活佛的呈文及电文,以及从清代以来关于西藏地方达赖喇嘛等转世制度,难道真如夏格巴之流所说是“疯话”,是“根本没有事实根据的”吗?事实上,夏格巴之流正是从他们否认自元代以来历代中国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主权的谬论出发,否认当时中国国民政府对十四世达赖喇嘛转世的一切维护主权的活动。说歪曲事实“疯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夏格巴自己。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