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五)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周伟洲发布时间: 2011-11-02 10:41:00

  又在吴忠信呈国民政府的报告中,也有上述坐床典礼简约的记述。吴忠信的座位及致贺献哈达的次序等情况,也得到虽然没有参加2月22日坐床典礼的英国驻锡金行政长官古德致印度政府的报告所证实。尽管古德对这些礼仪的重要意义认识不清,或有意贬低,然而自称作为西藏地方政府官员亲自参加了坐床典礼的夏格巴,在其所撰著作中对坐床典礼是这样记述的:

  铁龙年(1940年)正月十三日,按照隆重的出行传统,达赖喇嘛从罗布林卡起驾到布达拉宫。正月十四日(公元1940年2月22日)是达赖喇嘛坐床的日子。佛王达赖喇嘛就座于斯细彭错大厅由八只无畏雄狮高擎的高高金座上。同时,郎述扎仓的侍读们首先念诵吉祥祝福辞,根据献词仪轨的词句内容敬献珠宝饰件的人们次第献八瑞相、八瑞物和七宝政(即轮王七宝:金轮宝、神珠宝、玉女宝、主藏臣宝、白象宝、绀马宝和将军宝),诵经祝寿,念真言。怙主摄政热振活佛解说曼扎,奉献西藏政府的即位献礼的各种礼品。其后,摄政、司伦、经师、呼图克图、噶厦、近侍基巧堪布、寺院喇嘛、活佛、政府官员等拜见后,中国国民党政府庆祝贺坐床献礼的代表吴忠信、周昆田、孔庆宗、张威白等人献了中国政府的礼品。随即按旧例进行席间交谈、讨论、祈祷、酬补、布施和歌舞、盛宴等活动。

  文中所说坐床庆典大致与吴忠信日记所记相同,但只字未提吴忠信的座位在何处,而且有意歪曲事实,将吴忠信等国民政府官员等献哈达、礼品置于一般活佛和政府官员之后。这是自称在场的夏格巴视而不见,或是有意歪曲,不是一目了然的吗。坐床典礼是藏传佛教的一种宗教仪式,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中央政府所派大员的座位及礼仪问题,显示出中央政府对坐床仪式的监督、主持、照料的作用。因此,庆典中吴忠信的座位问题就成为表示中国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的主权的重大问题。

  正因为如此,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就成为历来对西藏怀有侵略野心的英国及其支持下少数鼓吹西藏“独立”的僧俗贵族关注的焦点之一。他们千方百计歪曲历史,企图贬低或抹杀吴忠信代表中国中央国民政府主持坐床典礼的事实。据我所知,最早公开歪曲此事的是,原英国驻锡金行政长官、所谓的“西藏通”贝尔(C.A. Bell)。此人是积极支持和实施英国侵略西藏政策的急先锋。他在1946年出版了一部名为《十三世达赖喇嘛画像》(Portrait of the Dalai Lama,London,1946)的书,内写道:“1940年2月,藏历新年那天,在布达拉宫举行了达赖喇嘛坐床典礼。西藏政府允许中国特使吴忠信来拉萨参加庆典。英国代表也来了。中国报刊上刊载的报导说,吴先生陪伴达赖喇嘛登上了宝座,并宣布他坐床。报导还说,达赖喇嘛作了答谢,并亲自磕长头以表示感谢。中国人的这些说法都是假的。吴先生只是一个受人左右的旁观者罢了。除了像包括英国代表在内的其他人一样,献上一条哈达之外,他什么也没干。但中国人有‘世界的耳朵’(指报纸———译者注),他们以后可以参考他们报纸的记载,对一些历史事件,作出全然虚假的描述。西藏却既没有英文报纸,也没有藏文报纸,因此无法揭穿这些谎言。……坐床典礼反复进行了数次……”

  首先,贝尔对中国报纸关于坐床典礼的报导进行歪曲,据当时中国《蒙藏委员会为庆祝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请发行特刊致各报社笺函并拟送特刊文稿》等,对2月22日坐床大典宣传要点仅是:“由吴委员长照料坐床,同时呈报中央将呼毕勒罕字样裁撤,而继任西藏之法统。”而上引吴忠信日记、报告记述坐床大典中,也无什么“吴先生陪伴达赖喇嘛登上了宝座,并宣布他坐床”、“达赖喇嘛为了答谢,并亲自磕长头以表示感谢”之类的记述。其次,贝尔有意把水搅混,把吴忠信与英国代表并列,说吴“除了像包括英国代表在内的其他人一样,献上一条哈达之外”,什么也没干。似乎英国代表古德与吴忠信一样,均参加了2月22日的坐床大典,都献了哈达,都是旁观者。事实上,古德代表团员940年1月赶到拉萨,但根本没有参加2月22日的坐床大典,其原因主要是西藏地方政府有意把英国代表排斥在外。这一点连古德自己也是承认的,为此他做了一番苍白无力的解释:“西藏政府建议英国代表团携带礼物在第二天(即2月23日)参加,并且询问我们是否希望在第一天呈献礼物。他们小心地指出:不存在不欢迎我们参加第一天庆典的问题,要考虑的问题是如果参加第一天庆典就没有呈献礼品的机会,就会贬低第二天更官方正式的、更亲密的效果。在庆典事上,听从西藏政府安排通常是可靠的。所以我们决定随同我们的好朋友札什伦布寺的代表和锡金代表一同出席第二天的典礼。”而事后不久,英印政府问古德:“在你看来,你曾期望过被邀请参加2月22日的庆典吗?你把这种排斥归咎于宗教偏见,或归咎于摄政期望通过这种强调中国对西藏之特殊地位的方式,来抚慰中国人吗?”

  为了掩盖古德未参加2月22日坐床大典的事实,贝尔在书中还说什么“坐床典礼反复进行了数次”。谁都知道,只有2月22日的庆典才是真正的坐床典礼,这在上引西藏地方政府和国民政府往来电文及夏格巴本人都是明确的。正如英国学者兰姆所说:“中国当时的新闻说,1940年2月22日才是达赖喇嘛进行坐床的真正典礼仪式,在这个认识上,不仅是从中国人李(李铁铮)的观点看是如此,而且反映西藏人的视角的夏格巴也持相同的观点。很难摆脱这样的结论:吴忠信参加了关键的坐床仪式,而古德并没有。”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