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西方视角中的西藏形象与话语(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刘康发布时间: 2011-11-15 11:12:00

三、西方西藏形象、西藏话语的语境

西方视角中的西藏形象和西藏话语是各种因素的综合表现。首先,西方视角中的西藏反映了西方的普世价值观,西藏话语可以借用美国学者爱德华·萨义德的“东方主义”观点,是西方所建构的关于非西方的“文化他者”的话语,在西方现代性观念体系中,诠释包括中国和西藏在内的他者形象的意义。这种西藏形象作为一种权力话语,在西方文化中规训化、体制化,构成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全球主义意识形态的必要成分,参与构筑西方现代性及其文化霸权。④(注:Edward Said,Orienttalism,New York:Random House,1978.关于西方视野下的中国形象,见周宁:《天朝遥远》[M](上、下),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

自由、人权、信仰自由等是西方西藏话语中反映西方普世价值的核心部分,也是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公关策略最着力的方面。藏传佛教密宗教义神秘感较强。而转世轮回的观念以及西藏的政教合一的农奴制度,实际上跟西方启蒙理性的现代性思维有很大差距。但是达赖喇嘛却殚精竭虑地把佛教中的有关和平、慈善等观念跟西方的平等、自由的理念结合起来。通过西方传媒,达赖喇嘛被描绘成一个跟圣雄甘地一样提倡非暴力,跟南非的反种族隔离领袖曼德拉、图图大主教,以及捷克诗人、人权斗士前总统哈维尔一样具有现实主义观点的、仁慈、悲悯的理想主义者、人类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西方公众心目中的信誉是建立在西方社会的公认、共享的普世价值基础上的。可以认为,达赖喇嘛的论点相当成功地融入了西方普世价值观之中。

法国总统萨科齐在为他与达赖喇嘛会晤辩护时,反复强调他作为法国总统,有责任和义务与诺贝尔奖得主见面,否则就“无法面对历史真相”⑤(注:“Sarkozy Defends Dalai Lama Meeting",AFP,December 8,2008.)。萨科齐会晤达赖事件反映了中西方在价值观与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冲突。这里不仅仅是西方政界和传媒的认识,西方知识界以及文化界也对达赖喇嘛及其理想有广泛的同情和支持。尤其是好莱坞影视圈,除了像理查·基尔这样狂热“信仰”达赖喇嘛的明星,北京奥运之前鼓吹抵制奥运的导演斯皮尔伯格也是达赖喇嘛的坚定支持者。

西方上世纪60年代的反文化、嬉皮士运动中有许多西方知识分子,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物欲横流的商业文化感到厌倦,纷纷在神秘主义的东方思想、宗教中找寻文化“他者”。而藏传佛教作为保存得比较好的最古老的东方宗教之一,其教义给一些“新世代”(New Age)、先锋派的西方文艺界人士提供了精神食粮。这些知识分子后来逐步进入西方社会主流,但对于西藏古老宗教和文明的向往与对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反感,构成了西方自由派和某些“左翼”知识精英的立场。这些掌握了西方主流话语权的知识精英所建构的西藏话语,通过好莱坞电影、电视节目、流行音乐、畅销书等大众文化渠道,以及学术、知识界的传播,形成了相当深厚和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西藏形象、西藏话语。曾任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新闻学院院长的资深媒体人、美国的老牌“中国通”夏伟(Orville Schell)在《虚拟的西藏:从喜马拉雅山到好莱坞的香格里拉寻踪》一书里,以他自己个人在西藏和中国内地的经历,描述了西方部分知识精英的心路历程。他们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的幻灭和对中国共产主义实践的误解、无知、偏见混杂在一起,通过好莱坞电影、流行音乐等媒介,制造了“虚拟的西藏”及西方视角中的西藏形象和话语。①(注:Orville Schell, Virtual Tibet: Searching for Shangri-la from the Himalayas to Hollywood. New York: Henry Holt, 2000.本节内容与Schell的参考书受到乐钢博士启发,特此致谢。)

西方知识精英、文化精英的西藏话语虽然包含了自由派左翼的一些对西方商业文化的批评,但根深蒂固的东西依然是西方的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他们眼中的达赖喇嘛、藏传佛教等等,最终归结到还是西方的个体本位的人文理性,是西方现代性的核心价值观。这种价值观逐渐融入了多元文化、多种宗教信仰和认同的观念,把现代人文理性进一步扩展了,但最核心的个体、自由、人权等并未改变。这就是西方的西藏话语的人文价值语境。达赖喇嘛对于西方普世理念十分了解,一方面积极迎合西方普世观念,另一方面把自己打扮成弱者、非暴力的和平使者,把中国政府妖魔化为镇压信仰自由、压迫少数民族文化的专制暴君,从而在西方公众舆论中赢得大量同情者与支持者。

加之从现实政治的角度讲,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迅速崛起深感不安和焦虑。西方的西藏话语也体现了中国威胁论、中国例外论的观点,而这些观点在西方的国际关系、国际战略的现实主义牌中一向很有市场。西藏问题并不牵涉到中国的总体经济与军事发展趋势,也不像台湾问题那样大规模地涉及美国的外交战略、地缘政治利益。西方的西藏话语主要体现在文化或意识形态软实力的范畴,即宗教信仰、自由人权等领域。而文化软实力方面恰恰是中国的“软肋”。改革开放30年持续的高速经济增长使中国国际影响力迅速扩张,但中国在文化与传媒领域的软实力大大落后于经济的发展。德国前总理施密特曾说过,中国的国际形象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共产党国家,一是神秘莫测。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2008年4月30日发表的《中国外交政策及其在南美、亚、非洲软实力报告》(简称《报告》)认为,很难判断中国的对外政策目标和动机,无法了解中国在国际上到底是感到自信还是觉得自己很虚弱和犹豫不决,也不能确定中国的对外援助、投资、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报告》认为这是因为中国缺少透明度和可靠的信息数据,中国的对外政策缺乏战略连贯性和协调。②(注:"China'a Foreign Policy and 'Soft Power' in South America, Asia, and Africa",A study prepared for 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Relations, United States Senate, The Congressional 调查SL灶CA30, 2008.)在西藏问题上,中国的态度和立场常常是西方反复试探的地带,这里面也包含了西方难以把握中国战略意图的困境。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