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清代西藏城市发展特征(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何一民 赖小路 付志刚发布时间: 2011-11-29 09:33:00

  
  (二)交通、商贸与清代西藏城市的发展
  明清以来,随着中央政府官员的出入藏区,尤其是康熙五十九年(1720)中央政府开始任命文武官员入驻藏区,藏区各地逐渐建立台站、县衙、哨所等,这些官方驿站的设立,带动了人口的聚集、商贸的出现,促进了城镇的兴起。清代西藏对外部的交通线路因复杂的自然地理因素与经济发展落后的制约,交通体系构建并不完善,但是因西藏纳入到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之中,出于国家对其宏观掌控的需要,清中期以来,不断加强对道路建设,初步形成陆路交通网络。西藏僧俗入贡所经过的路线为“来时自西宁起,回时至西宁止外”;但西藏与内地经济文化交往则主要是通过川藏线进行,“此道为由中国本部通西藏之正驿”。清以来,清廷在传统的茶马古道交通路线的基础上,加强了四川通往西藏的道路建设。川藏道路分为南北两条,南线为官道,官员多从此道通往西藏;北线多为商道,商贾往来,络绎不绝。主要的交通线路及重要节点如下:“自打箭炉出口至藏,计程不及五千里,共安台八十四处,安汛十三处”。沿途主要城镇有打箭炉——工竹卡——折多——理塘——头塘——立登三坝(巴塘和理塘交界处) ——巴塘——乍丫——察木多(今昌都) ——硕般多——拉子——拉里——阿咱——山湾——常多——宁多——拉松多——江达——顺达——鹿马岭——堆达——乌苏江——仁进里——墨竹工卡——拉木——德庆——蔡里——拉萨,除拉萨外,打箭炉、甘孜、理塘、巴塘、昌都等都是重要的城市。
  交通的便利有助于茶马互市,互市贸易又促进城镇的兴起。打箭炉为川藏商道上的一座重要城市。明代,此地仅有住民十余户。清以来,随着川藏贸易的兴盛,打箭炉始建黄寺,住民增至三十余户。“旧无城垣,国朝既定藏番,设立文武衙署、仓库税关”。康熙四十一年,清廷命喇嘛达木巴色尔济、郎中舒图、员外郎铁图等驻打箭炉监督贸易。雍正七年,置打箭炉厅,其城“周一百四十五丈”。“雍正八年始建东南北三门”,城垣坚固,直至光绪二十七年才进行了大规模整修。其后,汉人来此经商屯垦者日众,市场勃兴,住民增至百余户,乾隆时更增至数百户。清末改流,置康定府。由于该城为西藏地区与内地交通之门户,“凡藏番入贡及市茶者,皆取道”。打箭炉的发展与清廷着力扶植有着密切的关系,康熙皇帝就曾谈到内地与西藏贸易,“不可专以税额为事,若立意取盈,商贾不至,与禁止何异”。康熙三十九年,打箭炉每年的茶叶贸易已达“茶八十余万包(两篾为一包,每篾十斤)”。在此基础上,以茶马互市为中心的城市经济迅速发展,由此带动了其他行业的兴起,人口的聚集,城镇规模不断扩大。到光绪时,打箭炉城“人烟辐辏,市亦繁华,凡珠宝等物,为中国本部所无者,每于此地见之”。  
  川藏要道上的另外一个重要城市为昌都。昌都位于成都与拉萨交通线的中途的一个节点,是川藏交通要道上重要的枢纽和藏东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雍正八年,建土城一座,内为粮台、游击及千把、外委各衙门。道光年间,昌都城后山上有喇嘛数千,山下土城为游击、戍兵及粮务驻所,城外藏民四五百户,汉人贸易者,数十家,与藏民杂处。清中叶,驻藏大臣松筠谈及昌都,认为此“乃川、滇、西藏三界之中最为重地”,为“扼要之区”,“东走四川,南达云南,西通西藏,北通青海”,“为西藏门户”。意大利学者伯戴克在《十八世纪前期的中原和西藏》中也写道:“昌都是西藏东部交通的枢纽”。清末驻藏大臣联豫在上书光绪帝时就奏称昌都“为入藏通衢”。清季,昌都“居民六七百户,大小喇嘛寺甚多。汉人居此者亦不少。设有军粮府治理之”。人口的集聚带来与其相联系的商业的发展,昌都“贸易已达到了年8万英镑,主要是用鹿茸、麝香、黄金和白银来交换丝绸、棉纺品和家庭日用品”。

  此外,四川通往西藏南北二路的城市还有甘孜、理塘、巴塘等。
  由于西藏与印度、尼泊尔等国相邻,故有着悠久的边贸历史,形成了向南通往印度的商道,清中期以来,西藏与印度之间的商道得到进一步开拓,由此推动边境沿线城市的兴盛,沿交通线形成了江孜、亚东、噶大克等城市。江孜为西藏第三大都会,东至拉萨约五百里,西去日喀则城约三百里,南达亚东约三百六十里,扼藏境交通之要冲,印人入藏,亦多取道于此,故为西藏南部之要隘。江孜南大门附近每天都进行集市贸易,其商品与拉萨与日喀则相同。光绪三十二年(1906),江孜与噶大克同时开为商埠,其“贸易以不丹为主,商业地位,亚于拉萨、日喀则,而甲于亚东、噶大克,为西藏第三大都会,输出品多金沙、藏香、麝香等,制造业亦盛;如织物、毛毡、马鞍等,颇称有名”。
  亚东,据藏地南境突出之一角,介于不丹、锡金之间,为西藏南端之门户,通印之咽喉。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南麓,西临锡金,东临不丹,离印度噶伦堡仅一百六十里,为西藏南面门户,曾是丝绸之路南线的主要通道,也是中印主要陆路贸易通道,由于边贸的发展,亚东成为边贸城镇。光绪十六年,中英签订《藏印条约》,英国取得对锡金的统治权和在西藏通商的权益。光绪十九年,中英又签订《藏印续约》。次年,亚东开关通商,按上述条约规定,五年内对经由亚东的进口货物概不征税。清季曾设亚东关与靖西关于此,亚东关属于北京总税务司监督,靖西关乃隶四川总督管理,光绪三十一年至三十二年间,“藏印贸易总额,达二百九十余万元,当时江孜与噶大克尚未开放,商场仅亚东一处,其盛况可想矣”。光绪三十二年(1906),根据中英两个条约的规定,清政府在西藏亚东、江孜、噶大克开埠通商,设立了税关。各关设监督和商务委员。三关的职责主要是稽查进出口货物、征税、裁判、巡警、工程、外事及其他。开埠通商推动了江孜、亚东、噶大克等城市的发展,中外商人云集。宣统二年,联豫将驻藏粮官改为理事官,后又改为驻各地委员,除在靖西、江孜、亚东、噶大克已设官外,曲水、哈拉乌苏、江达、山南、硕板多、三十九族地方各设常驻委员一人,负责管理刑民诉讼,清查赋税、筹办学务、工艺、商贾、屯垦、调查矿山与盐场等等。以上几个城市的开埠虽然是被动的,但开埠通商却在客观上直接地促成了各个城市与国际市场的联系,带动了腹地农、牧、工、商业产业结构的变迁,促进了经济市场化与外向化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其地的职业结构和收入状况。然而,由于外国的进口工业品和西藏各开埠城市的出口农牧副产品之间存在着价格剪刀差,结果导致白银大量外流,从长远考察对这些地区甚至也影响到西藏城市经济近代化发展;另外,由于外国产品大量进口,甚至在本埠设厂制造,争夺国货市场,又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西藏城市民族资本主义的形成和发育。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