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清代西藏城市发展特征(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何一民 赖小路 付志刚发布时间: 2011-11-30 09:01:00

  其次,政教合一体制影响了清代西藏城市社会发展。

  从城市人口上看,清代西藏城市人口增长缓慢,政教合一的体制和喇嘛教的广泛信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西藏地区居民以藏族为主,藏族普遍信仰喇嘛教,喇嘛教又称藏传佛教,形成于10世纪,至清代时,已经植根于藏族及蒙古族社会,广为人们所信仰;大小寺庙遍及各地,喇嘛数量甚多。据《西藏志》记载:西藏“风俗信重喇嘛,如一家之中,子女多者,必有一二为僧,女为尼”。乾隆二年,前藏地区共有大小城镇六十八个,“共百姓一十二万一千四百三十八户,寺庙三千一百五十座,共喇嘛三十万二千五百六十众”,喇嘛的人数与城镇居民的人数基本相等。在后藏,有寺庙三百二十七座,“共喇嘛一万三千六百七十一众,境内大城池一十三处,共百姓六千七百五十二户”。喇嘛的数量也几与城镇居民相同。浓烈的宗教信仰、特殊的生活习俗,使得西藏地区的城市有明显的宗教色彩,寺庙的数量、活动等对城市的影响十分巨大。

  随着佛教寺院经济集团的崛起和强大,寺院和僧侣的数量成倍增加,社会生产受到阻碍;同时,喇嘛数量的急剧增多,导致了清代西藏人口的缓慢增长,进而阻碍了西藏城市经济的发展和进步。

  从城市的社会结构上看,西藏特殊的政权组织的形式、经济制度以及宗教信仰的影响,使得西藏城市社会中形成了森严的等级制度。

  再次,政教合一体制影响了清代西藏的城市文化和教育。

  西藏由于实行政教合一制度,故而西藏的教育实为一纯宗教化之教育,喇嘛握宗教教育之大权,全藏之寺院即等于全藏之学校,喇嘛即为知识分子,故西藏教育即西藏宗教之一部分。伴随着宗教势力的政治地位上升,教育完全为寺院所垄断,“不学佛无以受教育,受教育则必须学佛”,从而使西藏的教育宗教化,宗教普及化。一般藏族民众每家都有孩子入寺为僧,接受佛学教育;学习的内容主要以佛教经典为主,如拉卜楞寺六大札仓主要课程有: 三藏、般若、中观、律学、《六臂护法经》、《妙吉祥名号经》、《四部医典》、《集密金刚经》等众多经典,其修习时间二、三年至二、三十年不等,他们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深受佛学说教的熏染,长期不能得到开放,严重束缚了西藏城市教育的发展。

  二、清代西藏城市发展的特征

  (一)清代西藏城市空间布局的特征

  《西藏志》载“土人分为三部,曰康、曰卫、曰藏。康者即今之察木多一路,卫者即西藏拉萨召一带,藏者乃后藏扎什隆布一代,此三部皆为番僧之渊薮。”康也称为前藏,卫也称中藏,“卫在四川打箭炉西北三千余里,即乌思藏,居诸藏之中,亦曰中藏”。有史载:“前、中藏有三十一城,拉萨为首府。后藏有十七城,以札什伦布为首府”。亦有记载“其地有四,曰卫、曰藏、其东境曰喀木,其西境曰阿里。共辖城六十余。卫与喀木诸城皆属于达赖喇嘛,藏与阿里诸城皆属于班禅喇嘛”。清代,西藏初步形成了以拉萨为核心的前藏城市体系,乾隆年间,拉萨为前藏首府,是全藏的首位型城市,其占地规模东西约七八里,南北三、四里,市廛杂列其间。商贾辐辏,街市繁盛,人口约五万余,有法王宫殿及驻藏大臣等衙门。围绕拉萨城,前藏分布了得秦城、奈布东城、桑里城、则库城、野而古城、垂佳普郎城、达拉马宗城、达克匝城、满撮纳宗城等29座小城,形成众星拱卫的一核多点的布局形态。另外,后藏则以日喀则为重心,形成了后藏城市体系。

  清代,西藏的城市空间分布表现出一定的地域特征,即沿河流、湖泊分布的特征。由于高原的自然地理环境影响,西藏相当部分地区不利于人的生存,故而城市空间分布表现出明显的沿河流、湖泊分布的特征,因为河谷地带相对而言,海拔较低,地势较平坦,气候条件也较高原地区优越,适合发展农业,较为适合人的生存与发展,同时,交通较为便利,商业和手工业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故而聚集了较多的城市。《康藏史地大纲》有载“拉萨雅鲁藏布江,高原之大脉。然两岸过于峻削,不能造成繁盛之都市。其支流拉萨河流虽不长远,特能于万山业中,构成长数百里宽坦膄沃之平原,拉萨位其中部,海拔三千六百公尺,为西藏最宝贵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地”。故而西藏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决定了西藏城市多分布于河谷低地区域,尤其是河流交汇处,沿雅鲁藏布江河谷、澜沧江河谷及大渡河沿岸低地分布一定数量城市。从经纬度看,清代前藏城市主要分布在北纬27°~29°,西经23°~25°之间,主要是雅鲁藏布江沿岸及其和机诸河、拉萨河相交汇的地区。清代后藏城市主要分布在北纬27°~29°,西经26°~32°之间,主要是雅鲁藏布江沿岸以及年楚河沿岸地区。西藏最重要的城市拉萨位于拉萨河畔,另外还有德庆、墨竹工卡等;后藏中心城市日喀则“位于年楚河与雅鲁藏布江合流之处,背山临河,形势险要”;雅鲁藏布江沿岸城市主要有泽当、江孜等;阿里地区最大的城市噶大克在印度河上源象泉河之滨,罗多克在诺和湖之南;康区重要城市甘孜在雅砻江北岸;昌都“地当澜沧江上游,打箭炉处于大渡河支流雅拉沟与折多水汇流之处”。前藏地区与内地相联系的地区的城市数量相对较多。

  西藏的城市集中分布于交通要道的节点处。清代康区城市主要分布在由川入藏的官道或商道中,清军入藏,部队行军所需的各种粮台、关卡的设立,以及商贸集散地,都成为清代藏区城市主要集中在道路节点的重要原因。“按前藏三十一城,其在西南者仅五城,在西者一城,余皆在东”。

  清政府为了防范异邦侵扰和交通联系,还设置了与藏北、不丹和尼泊尔等相连的驿道路,主要有:拉萨—后藏(扎西伦布),拉萨—青海玉树,拉萨—纳克产,拉萨—扎什曲宗,萨迦寺—扎什伦布,扎什伦布—拉子—协噶尔—定日—聂拉木;拉孜—阿里。这些驿道沿线的重要节点,往往也发展成重要的城市聚落。

  (二)清代西藏城市的内部空间特征

  城市是一个充满生机的载体,它由构筑物的内外两种空间以各种形式和宗旨交织而成一个大空间,其中积聚着更为复杂的空间关系。西藏地区深受藏传佛教的影响,世代生活在此的藏族居民自出生以来就信仰着西藏化的佛教——喇嘛教,故而西藏的城市空间布局也深受其影响。寺庙等宗教场所成为城市的中心地或重心所在。如清代拉萨城形成以布达拉宫为重心,大昭寺为中心点的椭圆形开放式城市格局。拉萨城背负布达拉山,布达拉宫高踞山巅,重累十三层,达赖喇嘛驻锡此寺,僧徒以万计,清代二百余年间不断改扩建,成为藏区政教统治最高象征。大昭寺位于城区中心,为万民朝拜之地,每日人流环绕,万头攒动。大昭寺四周分布旅店、住宅、商店、寺庙等建筑,由此而形成八廓街,为内地汉族商人、尼泊尔商人和回族商人以及藏族手工业者的聚集地。

  以宗教为核心的城市发展模式,促进了城市公共空间的扩大。喇嘛教著名的宗教仪式,如晒佛、转经、转山以及各种朝圣活动,带来教徒的聚集,人口的流动性增加,原本较为固定的生活区域被打破。西藏的寺庙中最主要的法事活动,是每年藏历1月3日~25日的传召大会,规模宏大,内容繁多,影响很大,是西藏寺庙法会与节日之首。藏语称为“莫朗钦茂”。2月15日为传召小会。2月30日是“赛宝会”,届时各寺僧及贵族、官员等,手持各种宝贝珍玩在布达拉宫前展示表演,最后从小昭寺返回大昭寺。4月15日为“莎噶达瓦”节,纪念释迦牟尼诞辰与圆寂。6月15日至7月30日为哲蚌寺雪顿节,7月8日哲蚌寺还有“龙崩节”,允许广大僧俗民众前来大经堂朝拜第三、四世达赖喇嘛的灵塔。10月25日燃灯节,纪念宗喀巴成道。12月29日驱鬼节,各寺举行跳神活动,以布达拉宫最为盛大,以祈来年丰顺。

  (三)城市发展相对滞后,城市形态不完善,城市数量少,规模较小,功能单一。

  西藏地区自古拥有浓厚的民族宗教特色,其游牧经济也深刻地影响到城市发展进程,与内地相比,城市发展相对滞后。

  其一,城市形制的不完善。清初,西藏地区多数城市仍停留于堡寨形式,发展十分滞后,藏区城市多为土城,甚至有的城市无城垣。例如“乍丫土城周围约百余丈”“硕般多城筑土□石为城”等。

  其二,城市数量少,规模较小。纵观整个西藏地区,有清一代,城市的数量虽然较前有一定数量的增长,但与内地比较,城市的数量仍然较少。据史料记载,藏区“共辖城六十余”(指不包括康区),其中较大的城市只有拉萨、日喀则、阿里、江孜、昌都、亚东等寥寥数个,其余皆为小城镇,有些小城镇人口数数十户。清代藏区的城市密度大概为0.6个/万平方公里。(清代藏区与今日之西藏自治区实际面积相差不大。中国古代省界划分不甚分明,尤其是在边疆地区,更没有数字资料可以利用,由此,我们只能通过比较今日西藏地区与清代的西藏,可以看到主要的变化是阿里地区最西边的一块,但这并不会对结果影响太大,经过稍微修正即能大致反映当时实情。因此我们计算采用西藏自治区的面积,即120.223万平方公里。)而近邻的四川省,在清代中期,大小行政建置城市为139个,其中府城、直隶州、直隶厅26个,各级县城、散州、散厅113个,这并不包括人口数量已达相当规模的市镇。四川按照与西藏相同的标准进行计算,四川的城市密度大概为2.46个/万平方公里。从单体城市的规模考察,西藏严重缺乏大城市。作为西藏地区最重要的中心城市拉萨,其人口规模不大。雍乾时期,拉萨城市人口规模不到5万,市区民户约23488人,僧俗人数总共36688人。嘉道至光绪年间略有一些变化,清季,全城人口除居民2万外,有各大寺之僧侣共4~5万人。此等规模与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相接近,但与内地的省会城市人口规模不可比。由于西藏缺乏大城市,因而城市的中心性不突出,城市对区域的聚集力和辐射力不够强大,对区域发展的带动性不够。

  在城市用地规模上,由于西藏城市普遍没有内地城市的城垣,因而除主要城市拉萨的用地规模相对较大外,其余的城市规模普遍较小。拉萨形成了以大昭寺为中心向外拓展,包括了布达拉宫、红山周围,以及拉招笔洞山地段,北达北郊七里之外的扎什,西郊和南郊也有一定的扩展。但日喀则、江孜、昌都、打箭炉等城市的用地规模则普遍较小,至于一般城市则更不可言。

  其三,城市功能结构单一。一方面,受到自然地理条件的限制与农奴制的残酷盘剥,西藏地区的城市经济发展自古较内地迟缓。农牧业主要以种植耐旱耐寒高原作物为主,同时饲养牦牛等,多为粗放式经营,其效率与东亚季风气候区的精细农业相去甚远。手工业主要为农奴主的生活服务,多处于依附状态。商业贸易也主要从事基本生活所需的茶业、盐等商品,商业网络极不完善。另一方面,如前所述,宗教、政治功能的核心地位迫使经济功能不得不具有很强的依附性,其存在是为宗教、政治功能服务的辅助。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