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雪域文化铸造的民族之神(一)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降边嘉措发布时间: 2011-12-13 09:31:00

  史诗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最能体现一个民族的精神和民族文化的特质。正因为如此,黑格尔认为:只能有民族史诗,不能有世界史诗和全人类史诗。因为假若有世界史诗,它就应该表现世界精神,“人们就可以把普遍精神的战场上所发生的普遍行动写成绝对的(包罗万象的)史诗,其中主角就会是全人类的精神,就会是全人类从意识的浑沌状态把自己提升到世界史诗里去。不过正由于这种抽象的人类普遍性,这种材料就不能达到艺术所要求的个别具体化。因为这种史诗根本就缺乏一种确定的背景和世界情况,既没有外在的活动场所,又没有道德习俗之类情况。”①

  黑格尔特别强调,任何一部史诗,都必须有一种“确定的背景”,这便是它赖以产生的生态环境和文化土壤,正因为如此,不可能产生体现世界精神的世界史诗或全人类史诗。他认为:“不同的民族精神须由相应的不同的英雄人物来表现,这些不同的英雄人物的斗争生活就各自为政地造成历史及其进展。”②

  黑格尔进而指出:“由此可以得出一条带有普遍性的规则:特殊的史诗事迹只有在它能和一个人物最紧密地融合在一起时,才可以达到诗的生动性。正如诗的整体是由一个诗人构思和创造出来的,诗中也要有一个人物处在首位,使事迹都结合到他身上去,并且从他这一个形象上发生出来和达到结局。”黑格尔认为:这些条件在荷马的两部史诗里实现得最好,其中阿喀琉斯和俄狄修斯是中心人物。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也是如此。③

  黑格尔在这里连续用了四个“一个”,并加了着重号,以强调特殊的史诗只有通过一个人物形象来表现,“才可以达到诗的生动性”,也才能更好地体现民族精神。

  我们可以说:《格萨尔》也完全具备这些条件。在雪域文化圈这样一种“确定的背景”下产生了《格萨尔》这部古老的史诗;这部史诗又塑造了格萨尔这个英雄形象,史诗所表现的全部丰富的内容,同这“一个人物最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使他“处在首位”,“使事迹都结合到他身上去,并且从他这一个形象上发生出来和达到结局。”

  史诗中的主人公还有一个特点:大多都是具有超人力量的半人半神的英雄。格萨尔就是一个典型。

  格萨尔原是天界的神子,投身人世,由龙女作生身母亲。诞生之后,具有人的形体,人的特征和人的禀性,人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天界、龙界、人界,三位一体;神性、龙性、人性,集于一身。《天界篇》里说:

  在有世袭的家庭里,

  父亲应是念的后裔;

  ……

  在富有的舅氏家庭里,

  母亲应是龙族的后裔。④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