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旧西藏地方政府的反动本质(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向阳发布时间: 2011-12-30 10:51:00

(三)

  西藏地方政府是西藏最大的农奴主, 它直接拥有西藏的三分之一以上的田地, 有数十万农奴在这些田地上进行无偿劳动。西藏地方政府在西藏各宗都有封建庄园, 藏语叫做“雄溪” 。庄园大小不一, 大者数十户、百余户, 小者只有三四户、六七户。每一溪卡设“溪堆”一人, 管理这些农奴。

  这些庄园的经营, 完全用剥削农奴无偿劳动的方法进行, 政府只拿出种籽, 劳力、耕牛、农具等等都由农奴负担。按土地的好坏, 规定一定的地租。如上等地, 政府出一克(合二十五市斤)种籽, 秋收时农奴向政府交十克的粮食;中等地, 政府出一克种籽, 秋收时农奴交七克粮食;下等地, 政府出一克种籽, 秋收时农奴交五克粮食。各地情况不一, 数字也不尽相同。究竟西藏地方政府每年总共收入多少地租, 据说西藏地方政府的仔康(审计处)也算不出来, 据估计, 每年可能收十六万余克(约合四百余万市斤)。因为西藏交通不便, 西藏地方政府把收入的地租分散在西藏各宗储存, 由于保管不良, 每年糜烂、鼠食、鸟食各项损失很大。另外西藏地方政府还向贵族和寺庙征收一定数量的田赋粮食。

  凡种西藏地方政府土地的农奴, 叫做“政府百姓”,以别于“贵族百姓”和“寺院百姓”。种政府土地的农奴, 由政府发给一份田地约五十克, 向政府缴纳所规定的租额。农奴如破产或逃亡, 政府将田地收回,换拾另外的农奴。

  种政府田地的农奴, 每年除了无代价地耕种政府的田地之外, 还要给政府支应“乌拉”差役, 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无偿劳役。“乌拉” 的种类, 各地也不一致, 程度也有不同, 一般地说, 交通沿线, 因为来往官员很多, 军运、商运频繁,“鸟拉” 就很重。边远地区的“乌拉”就较轻。西藏地方政府的“乌拉”约有如下几种:

  1.无偿地供给人力和畜力, 以运送持有地方政府执照的一切人员和物资, 如西藏地方政府的粮食、货物, 均由农奴无偿地运往指定的地点。

  2.接待来往官员、公出人员、及因公出外的军人, 一般除了无偿地供给食宿之外,还要向过往官员送礼物牛羊肉、酥油、豌豆、糟耙等, 和选择年青的女子侍候官员。

  3.无偿地去修建官府的一切工程(主要是官府房屋和寺庙房屋), 不论木匠、铁匠、石匠、泥水匠, 只要官府有活, 就被拉去支差, 不给工资, 还要自带粮食。一般的小工, 由农奴中抽派, 情况相同。

  上述“乌拉”的负担是非常苛重的, 而且也没有一定的限制。农奴忍受不了的时侯, 只有带上妻子儿女逃往别地, 或为乞丐、或沦为“堆穷”(比农奴身份更低的一些人)。

西藏地方政府的“乌拉”差役, 贵族的农奴和寺院的农奴也要同样负担。因此贵族百姓和寺院百姓的负担, 就比政府百姓要重一些, 因为他们还要同时负担贵族和寺院本身的“乌拉”差役。

  西藏地方政府对人民的刹削, 除了地租和“乌拉”之外, 还有高利货和税收。

  西藏地方政府用高利贷剥削农奴, 被认为是合法的, 而且是一种强迫性的。地方政府在西藏较大的宗, 都设有一种官员, 专门收放高利贷, 这种高利贷就是把粗食在每年春耕前放出去, 秋收时收回来, 解放前是借四还五(即借四克粮食还五克根食), 或借五还六。解放后为了与我人民银行所放的无息农贷作斗争, 才改为借十还十一。

  这种高利贷是强迫放的, 即由当地官员把粮食摊派给溪卡, 溪卡的主管人员又摊派给农奴, 不借是不行的。有些农户到时不能偿还, 代代负债, 愈负愈重, 甚至有负债数万克、时间已达二三百年之久的, 这样的债户在不得已时, 只有逃亡。

  由干西藏商业不发达, 所以西藏地方政府的税收很少。过去西藏羊毛和食盐向尼泊尔和印度出口, 收实物税(例如十驮食盐抽一驮食盐, 十驮羊毛抽一驮羊毛)。茶叶是由内地运去的, 解放前也抽税(十包抽一包)。解放后由国营贸易公司经营, 不再出茶税。以上税收数字有人估计每年约为大洋一百余万元。

  西藏地方政府还向西藏的每个平民收“人役税”, 有的征纳实物, 有的征纳货币。1958年经过西藏人民的斗争, 西藏地方政府才把参加中央驻藏机关工作和到内地学习的藏族干部和学生的“人役税” 免除了, 其他人的“人役税”仍照旧收。

  西藏地方政府的全部收入, 主要用在如下三个方面:

  1.供养喇嘛。西藏三大寺有一万多喇嘛(哲蚌寺七千七百、色拉寺五千五百、噶丹寺三千三百, 合计一万六千五百人), 还有拉萨其他寺庙有近万人, 每年藏历正月在拉萨集会一月, 叫作“ 傅大召” 。在这一月期间, 两万多喇嘛的饮食, 完全由西藏地方政府供给。二月初, 又有两三千喇嘛在拉萨集会, 叫作“傅小召”, 也由西藏地方政府供给。布达拉宫经常有喇嘛五百余人, 终年由西藏地方政府供给。类似情况还很多。总之, 西藏地方政府的收入, 可能有一半左右用在供养喇嘛方面。

   2.作为西藏地方政府僧俗官员的薪俸和行政开支(包括布达拉宫、罗布林卡的一切开支在内)。西藏地方政府的官员薪金采俸田制, 按照官品的高低, 发给一定数量的庄园和农奴, 由官员自己去收地租, 作为他的薪俸。例如一个六、七品的宗本(县长)可以领到一个溪卡(封建庄园), 四品以上的官员可以领到几个甚至十多个溪卡不等。在任职期间, 如果属于调任(如由这一宗调到另一个宗),即把溪卡交给下任官员, 自己在新的地区领到另一溪卡。如果属于升官, 那就不但原来溪卡不动, 而且政府还要另发溪卡给他, 这样相沿下来, 有些俸田就变成了贵族或僧官的私产, 因为他们代代都在做官。

  西藏地方政府的大部分官员, 除了俸田收入之外, 还用各种方法压榨和剥削当地的农奴,最普遍的是强迫的买卖。这些官员从拉萨或印度买一批货物到他任职的那个宗去, 用高价强迫卖给当地的农奴。农奴不买是不行的。达种买卖实际上是一种掠夺。如一盒火柴, 可以换取一只羊或数十斤羊毛, 一块茶砖可以换一条牛或一匹马。只要农奴家中有一点值钱的东西, 他们可以用几包火柴或一点茶叶换走。农奴把这种“买卖”叫做“加巴”(即强盗)。

  3.供给藏军。藏军的口粮, 是由西藏地方政府供给的, 士兵每人每年领二十克青稞,勉强可以吃饱肚子。解放前, 西藏地方政府在帝国主义唆使下, 阴谋向西康、青海进犯, 大量扩充军队, 曾经计划成立三十个团(约一万五千人), 又要向国外购买军火, 由于扩充军务的结果, 使盯政收入不敷开支, 在英帝国主义者的指使下,发行了一种地方货币, 即“藏币”。

  藏币开始时是用一种劣质的银币。银币有两种, 一种是藏银一两五钱, 一种是藏银三两, 另外还造了一些铜辅币, 有一钱、七分半、五分、二分半四种。后来就干脆不造银币,改出纸币, 叫“藏秒”。藏钞开始有藏银十两的, 以后改出五十两、一百两的。藏钞的发行量很大, 估计可能有藏银一万万两(合大洋六一百余万元左右)。因为陆续也有一些破烂的纸币收回了, 又有新的纸币在发出, 现在西藏市面上流通的藏币、藏钞究竟有多少, 很难说清楚。

  藏币、藏钞是西藏地方政府用以弥补财政赤字的唯一的法宝, 实资上是一种变相的掠夺, 拿一纸空头支票掠夺西藏人民的生产品。西藏贵族和寺院每年向政府借出大量的抵币,向西藏人民强迫收购羊毛、皮张、药材、硼砂、食盐等土特产,运到印度去出售,又换回大量的外货, 以高价派售给农牧民。西藏的贵族、官员、寺庙反动上层, 利用藏钞大量掠夺人民、大发横财。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