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论西藏宗教的实质性转变(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沈阳发布时间: 2012-01-06 10:11:00

  二、促成西藏宗教发生转变的因素

  宗教既然是一个动态的,历史的概念,就有自身内在的产生、发展、变化的独特规律。马克思指出:“宗教既无本质,也无王国,……只有到宗教的每个发展阶段的现成物质世界中去寻找这个本质”⑤这一论述启迪我们,不应当抽象地去论述宗教,而必须从宗教所根植的物质世界,从不同的社会制度中去探讨宗教问题。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宗教已历经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以至于社会主义社会等不同的社会形态。但人类从原始社会进入阶级社会是人类历史的一次飞跃,从阶级社会进入无阶级社会则又是一次飞跃,它同阶级社会中制度的更迭(如从奴隶社会进入封建社会)有根本的区别。这种飞跃首先表现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表现在经济基础方面,然后也必然表现在政治、法律、宗教、艺术、哲学等上层建筑领域。就宗教而言,在阶级社会,宗教所反映的外部力量不仅仅是自然力量,更重要的是社会力量,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所造成的苦难,是宗教存在的主要社会根源,而且宗教思想、神学理论和宗教仪式等成为统治阶级控制人民的工具和手段。而一旦社会主义取得胜利,消灭了私有制度,消灭了社会差别和阶级差别,社会历史完成了一次质的变革,宗教上的变化也不仅仅是程度上或数量上的增减,也同样是完成了一次实质性的转变。

  现在需要明确解说一下宗教“实质性”转变的含义。也就是要区别开宗教信仰与宗教制度的不同含义。宗教信仰是思想领域的问题,包含两层意思:(1)宗教信仰是社会每个成员个人的私事,(2)宗教信仰在一个地区或一个民族中有相对稳定性。而宗教制度则指宗教组织、宗教特权等,属于社会制度的一部分,受社会形态的制约,随时代和国度的不同而经常变化。也就是说,我们所说的西藏宗教发生了实质性转变,不是指藏传佛教的基本思想内容发生了变化,也并不是由此而限制了藏民族的宗教信仰自由,而是西藏的宗教制度发生了变革,即政教合一制度被废除,取代它的是一种新型社会主义宗教制度。这种宗教制度的变革,同时也是社会制度变革的一个组成部分,是社会制度发生实质性转变的具体表现形式之一。

  那么,为什么西藏宗教能完成这样一个历史性的转折?促成因素是什么?这就要求我们对西藏政教合一制度进行分折,对当时的历史背景进行研究。

  宗教一旦阻碍了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就要产生变异。在社会矛盾运动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则要与经济基础相适应。在西藏,宗教牢牢控制了人们的思想意识和行为准则,成为诱导农奴自愿服从农奴主统治的工具。如果从文化模式的角度看,A·L·克罗伯曾将文化模式分为两种范畴,一是主要模式,即它曾绵延数千、百年并起重要作用;二是次要模式,即稳定性较差易变的模式。在近1300年间,佛教看来是不稳定的,传入西藏后也似乎缺乏某种“标准”而引入了不少非原来佛教“文化模式”的内容,也就是说,形成了一个新的佛教文化模式——藏传佛教。而这个新形成的模式是稳定的。但是也正是这种文化模式的稳定性,在长期的政教合一政体下,西藏民族失去了许多生存和发展的机会,使一个强盛的民族渐趋衰败下来,而且衰败到不堪设想的境地,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历史事实。

  宗教一旦不再是个人的自由信仰,而是为一种社会势力所扶持,也要产生变异。西藏在其藏传佛教文化模式稳固地设立之后,个人的自由支配权完全丧失,佛教把人们的思想都统一到宗教上来,人们从宗教中得到某种幻想的安慰,把希望寄托在来世,安于现状,忍受痛苦,而在文化的各项领域内都围绕这一主题造成氛围,笼羁着整个西藏社会。整个藏民族只有信仰宗教的自由,没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一旦进入寺庙,他们就没有了人身自由,更没有选择信仰的自由,宗教禁锢了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列宁在《社会主义和宗教》中有一段著名的论述:“在我们看来,被压迫阶级为创立人间的天堂而进行的这种革命斗争的一致,要比无产者关于天堂意见一致更为重要。”⑥这就是说,人民群众固然在宗教信仰方面有所不同,但是在要求解放,要求幸福方面却是完全一致的。而在政教合一体制下,宗教恰恰成为压制人们思想的工具,因此人们必然有了从宗教压迫下解脱出来的愿望。有了宗教信仰自由的要求,宗教必然要在一定程度上适应这部分人的要求而产生变异,而且这部分人也在通过有意识的革新促进变革的进程。

  美国动物和人类学家D.莫瑞斯在其名著《裸猿》中对裸猿(即人)的行为进行了考察,并以此来说明人类的文化现象和社会现象。他指出,裸猿本质上是一种富于探索精神的猿,而任何裹足不前,未能发展的社会从某种意义上讲,都是失败。是由于误入歧途,钻进了文化上的死胡同从而妨碍了它的发展,遏制了这个物种探索周围世界的自然倾向。由此我们来看政教合一体制下西藏社会的历史状况,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虽然可以说藏民族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西藏文化是一种宗教性的文化,历史性的文化,在近现代基本上没有发展,更谈不上什么创新,已偏离了一种文化正常的发展轨道。

  从以上分析宗教本身内在的矛盾,可以看出西藏宗教的变革已势在必行。和平解放则成为西藏宗教发生实质性转变的催化剂。一种文化变迁的最剧烈最迅速的途径必然是通过暴力推翻这个社会的统治者。虽然通常进行的新的统治似乎仅仅是用一套新的镇压方式取代了另一套旧的镇压方式,而并没给国家带来任何真正的变化,从另一方面看,有些革命确实使社会经历了一次相当激进的大变革。社会主义的胜利就是后一种革命所取得的成果。因此社会主义在西藏的实现,成为西藏历史的转折点,也成为西藏宗教发生转变的直接原因。这也是客观历史本身发展规律的体现。是历史必然性与偶然性矛盾运动的结果。对西藏社会的变迁来说,封建农奴制必然消灭,西藏社会必然变革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但这种必然性是内在的,它总是通过外部显露的偶然性事物来为自己的发展开辟道路,因此,西藏的和平解放成为西藏社会变革的催化剂,也成为西藏宗教发生实质性转变的催化剂。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