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论西藏宗教的实质性转变(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沈阳发布时间: 2012-01-09 09:55:00

  三、西藏宗教的现状与特点

  在一个宗教占有突出地位,甚至是政教合一的社会,宗教支配着人们的思想,控制着人们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宗教教义成为社会生活准则,宗教上层人物成为道德裁判者。在这种体制下发生的急聚的社会变革,子头必然最先指向宗教,只有剥掉罩在世俗世界上的神圣外衣,才能暴露出深层的社会现实。所以当西藏的政体发生历史性变化,社会主义取代农奴制时,斗争的矛头首先指向了宗教,指向了政教合一的政体。西藏宗教状况产生了深刻变化,这不仅仅表现在宗教制度方面,同时也表现在宗教思想方面,因为社会主义制度是崭新的制度,社会主义思想是强大的思想,它可以冲击到社会的每个方面,包括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

  这首先表现在宗教组织的政治状况发生变化。社会主义的胜利消灭了宗教为旧的统治阶级所控制和利用的社会条件,经过宗教界的爱国运动和民主改革,宗教成为教徒自办的宗教事业。1951年《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中,党中央把马列主义对民族、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同当时西藏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慎重地提出了“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的政策。”根据协议有关规定,当时的西藏地方政府仍维持政教合一制度。1956年10月,成立了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它标志着西藏宗教界有了自己的团体和组织,佛事活动开始从分散走向集中,宗教事业走向正规化并进一步得到国家的保护。1959年平息叛乱加速了西藏民主改革的进程,彻底实现了政教分离。对爱国守法寺庙和佛教界人土采取“团结、教育、改造”政策,同时制定了“寺庙不得强迫群众当喇嘛,群众有当喇嘛的自由,喇嘛也有还俗的自由”的政策,符合了西藏广大僧侣及群众的心愿。经过连续几年的努力,西藏寺庙中的封建特权被废除,为新的民主管理制度所取代,民主改革使藏传佛教获得了新生。寺庙内的僧人可以心情舒畅地从事各种宗教活动,信教群众也可以自由地参加一些宗教活动。政教分离后的西藏佛教,逐渐成为纯粹的宗教事业,宗教信仰也逐渐成为宗教徒个人的私事。

  其次表现在宗教界人士的思想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宗教界人士不是一个独立的社会阶级,他们个人根据经济地位和政治态度,分别属于不同的阶级和阶层,他们同信教群众有着密切联系,对信教群众的精神生活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在西藏,大多数宗教界人士逐渐消除了对新社会的怀疑,他们认识到,如果不与帝国主义和反动势力划清界限,不但危害祖国人民的利益,危害民族团结,也有损于宗教自身的纯洁,因此,大多数宗教界人士能够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分裂倒退,采取合法手段发展藏传佛教事业,不少宗教界人士成为爱国爱教的带头人,他们已被证明是一支完全可以信赖的力量。

  再次表现在宗教思想产生了具大变化。马克思指出:“非常明显,随着每一次社会制度的巨大变革,人们的观点和观念也会发生变革,这就是说,人们的宗教观念也要发生变革。”⑦社会主义的巨大社会变革,不能不引起宗教思想方面的某些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人间佛教”思想有了变化,即认为佛教徒不能仅仅追求来世幸福,也要致力于人间幸福。著名藏传佛教学者、爱国老人喜饶嘉措在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期间,曾撰文号召佛教徒“为创造现实的人间极乐世界而奋斗”。佛教界把一些比较消极的佛教教义进行变通,积极阐释、引导较积极的思想作为广大佛教徒应遵守的信条。这些思想的继承与发扬,为佛教徒“爱国爱教”增添了新的内容。宗教思想所发生的变化适应了已经变化了的社会现实,适应了新条件下宗教徒的需要,同时也表明宗教正在克服本身的某些消极因素,发扬积极因素,正在发挥它的应有作用,充分体现了“宗教信仰自由”在西藏的实现,也减少了藏民族信仰的盲目性。

  关于宗教信仰自由,历来有一个完整的解释:每个公民既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信仰这种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在同一宗教里面,有信仰这种教派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教派的自由;有过去不信教而现在信教的自由,也有过去信教而现在不信教的自由。社会主义国家政权不是用来推行宗教,也不是用来禁止宗教,而是切实保障个人对宗教信仰的自由选择。在大多数人不信仰宗教的地区,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在大多数信仰宗教的地区,则保障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权利。信仰宗教,宣传有神论和不信仰宗教宣传无神论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而在旧西藏政教合一体制下,少数贵族和宗教上层把持了整个佛教,把每个人的思想都纳入到他们所认可的信仰轨道,只有信仰藏传佛教的自由,而没有不信仰的自由;在其内部,只有信仰一种教派的自由,没有改信别的教派的自由,至于宣传无神论,更不仅没有自由,还有被处死的危险。这充分表明了新旧西藏两种制度的根本性区别。

  列宁在《给农村贫民》一文中,针对东正教占统治地位的状况,指出:“每个人不仅应该有相信随便哪种宗教的完全自由,而且应该有传布随便哪一种宗教和改信宗教的完全自由。哪一个官吏都管不着谁信的是什么教:这是个人的信仰问题,谁也管不着。不应该有什么‘占统治地位’的宗教和教会,一切宗教,一切教会在法律上都应该是平等的。”⑧从而把宗教信仰自由作为人民的基本权利之一。这一权利也只能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才能实现。现阶段,在西藏地区,宗教已是个人的自由信仰,而不再是政府用强力所推行的,藏族信仰宗教由个人来选择而不是因社会势力的要挟和文化环境的熏染而盲目信仰。

  近来,国外一些反华势力非友好人士和分裂主义分子公然鼓吹“西藏独立”,提出所谓的西藏“宗教信仰无自由论”,是对“人权”,的“践踏”。这些人之所以把西藏进行的社会主义宗教改革说成侵犯“人权”以混淆视听,是因为他们丧失了所拥有的宗教特权,丧失了其统治者的地位,而故意抹煞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特权的矛盾,将宗教信仰自由与废除宗教特仅对立起来。在西藏,实行政教合一制度,宗教首领本身就是封建统治阶级的当权者,就是对宗教的封建特权的强化。寺院凭借封建统治阶级的势力和利用传统的宗教影响,以宗教的名义支配和影响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等,染指行政事务,受理民问诉讼,以野蛮的惩罚制度,对待广大信教群众,甚至私设公堂,动用酷刑,迫害劳动人民。因此,这就不是什么宗教信仰问题,而是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问题,这场宗教改革也就是宗教界的一场反帝、反封建、废除宗教特权的斗争,而不是干涉藏民族的宗教自由。

  党的宗教政策在西藏的伟大实践,使西藏宗教还原了它的本来面目,西藏广大僧侣及群众的宗教信仰已获得最大的自由和最科学引导,并已证明是成功了的。西藏宗教已完成了它的伟大转变,正沿着健康、正确的道路发展。

  注:

  ① 普列汉诺夫:《论一元论历史观之发展》

  ②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461页

  ③恩格斯:《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537—538页

  ④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第436页

  ⑤ 马克思:《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170页

  ⑥ 《列宁全集》第10卷第65页

  ⑦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第240页

  ⑧ 《列宁选集》第1卷第425—426页

  本文参考书:

  ① 牙含章:《西藏历史的新篇章》

  ② 东嘎·洛桑赤烈:《论西藏政教合一制度》

  ③ 罗竹风主编《中国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问题》

  ④ 方立天:《佛教哲学》

  ⑤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编《宗教与民族研究资料选辑》

  ⑥ [美]本尼迪克特《文化模式》

  ⑦ [美]D·莫瑞斯:《裸猿》

  ⑧ [美]C·恩伯,M·恩伯《文化的变异》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