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清代对藏传佛教的禁绝和整饬(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2-02-08 15:34:00

  二、禁止随意私行出家建寺

  唐宋以降,历朝中央政府对汉传佛教中的建寺度僧事实行严格的控制政策,甚至使用法律手段打击社会上的私筑寺院或私自剃度行为,而对藏传佛教中的筑寺、剃度现象,则采取宽容的政策。延至清朝前期,对民众出家为喇嘛者作了许多限制。

  1、规定蒙古民众不得私自送家人子弟为喇嘛。谕令“喇嘛徒众,除(理藩)院册有名者,不得增设。‘外番蒙古民众’欲送家人为喇嘛徒弟及留住外来之格隆(比丘)、班第(沙弥),皆令开具姓名,送(理藩)院注册,违者坐以隐丁之罪”。不仅一般民众,甚至是蒙古王公贝勒也不得私自送子弟入寺。还规定蒙古骁骑丁壮不准私为乌巴什(居士),违者照私为格隆、班第例治罪。

  2、规定蒙古王公不得私自送家奴入寺为格隆、班第。清前期订令:凡蒙古王公贝勒私自送家奴入寺为班第者,要罚俸一年,当地都统等官员失察者,要一并交弄部议处治罪。又规定:“凡喇嘛将自己农奴及受他姓送到之人作为班第者,将该管之喇嘛革退,罚牲畜三九,格隆班第等各罚三九。”文中所称“罚牲畜三九”者,是建立在牧业经济基础上的一种罚服办法,据称当初的“蒙古例,罚有十二等,罚牲至九九,罚马至百头。番例曾经奏定,罚服牲畜,均不得过五九之数”。依清朝奏定的番例罚服规定,“凡罚服一九之数:马二匹、犏牛二条、三岁牛二条、二岁牛一条,二九者倍之”[6]。可见,对私为格隆或班第的农奴及有关喇嘛罚以“三九牲畜”,即罚没各色马、牛等27头的处罚是很重的。

  3、规定蒙古台吉不得私为喇嘛。康熙朝订制,蒙古台吉不得私自出家当喇嘛。这条规定在乾隆四十年(1775)有了松动,清高宗谕令:“蒙古等素敬佛教,台吉中有愿当喇嘛者,亦可不必禁止”。[7]延至道光朝,对之再作条理,规定若“台吉当喇嘛,照便报(理藩)院清领度牒,如未领度牒私自出家者,勒令还俗,失察之盟长札萨克罚俸”。[8]

  4、规定蒙古妇女不得私自出家。康熙朝有令:“蒙古妇女,不准私为齐巴罕察(即尼僧),违者,亦照私为班第例罪之”。乾隆元年(1736),便对蒙古妇女出家的年龄作了严格限制,规定凡处于生育年岁的青壮妇女,未经批准不得出家。[9]

  从上列禁令来看,当初清政府颁行的禁止私度为喇嘛的禁令,主要限于蒙古各部。表面上看,这是一种政府干预宗教事务的行为,其实背后寓有更深刻的政治因素。清统治者的用意有两点:一是维护兵源,二是限制蒙古王公子弟充当喇嘛,而对蒙古的宗教,并未如一般所说的那样,鼓励蒙古男儿出家,相反的予以了严格的限制。从保证兵源而论,主要是防范王公们借机在寺院中安插羽翼。清代治理蒙古的总原则是实行政教分离,不愿让宗教领袖干预政务,又不想让蒙古王公干预教务,限制台吉及贵族子弟出家,这是一种有远见的防微杜渐之策。

  除禁止私为喇嘛外,又禁止擅自筑寺。清入关之前已有禁令:“私为喇嘛建盖寺庙,治罪。”康熙时又谕令:“以民田展修庙宇,有碍民生,嗣后凡修庙有碍民地者,著永行禁止。”[10]同时满洲官员郎谈针对青海境内民众筑寺无禁的状况,亦曾建言:青海各地“番下愚民,无日不修庙寺,渐增至数千余所。西海境诸民,任意盖造者,宜悉毁之,驱游惰之徒,归于田亩,‘以收取’国赋充而游民少的效果。”[11]到乾隆朝而订制:蒙古各部内,“如有建筑五十楹以上之寺宇,需申请赐下寺名之时,则由(理藩)院奏请下赐名号”,[12]无赐名而擅自私筑者治罪。不难看出,这是远绍唐宋以来实行的颁赐寺额的成制。

  不过,从总体情况看,清政府禁止擅自筑寺或喇嘛的谕令,主要是针对蒙古各部和甘青藏族部落而制订的。但这些地区由于特殊的民族因素和地理因素,清政府的行政力度相对疲软,故而形成了折扣行令或有令不行的状况,历次颁布的禁止私创寺庙的令文,在实际上并没有认真贯彻执行。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