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清代对藏传佛教的禁绝和整饬(四)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2-02-10 16:32:00

  四、规范喇嘛的服饰饮食制度

  元代由于过分佛教,僧侣阶层贵族化倾向十分严重,寺院中往往是“官、民、僧服,相杂其间”。到明初,朱元璋整顿佛教,规定天下僧道服饰,令寺院按禅、讲、教区分僧服色别,规定“禅僧茶褐常服,青条玉色袈裟;讲僧玉色常服,绿条浅红袈裟;教僧皂色常服,黑衣条红袈裟。僧官皆如之”。[24]但对喇嘛的服饰并未作政策性规定。到了清代,始对喇嘛的常服坐褥、车饰帏幔作出了详细规定:顺治十二年(1655)题准,喇嘛、格隆服用黄红色常服,非常御赐,不得用五爪团龙袈裟;班第用黄帽黄衣。康熙六年(1667)题准,喇嘛人等许服金黄、明黄、大红等色,班第可服用大红色。但班第不得服用金黄色和黄色,伍巴什、伍巴三察不许服用金黄色、黄红色,其余色服亦不得擅自使用。违犯者,喇嘛罚牲畜一九,班第以下鞭一百。又规定受封为国师者可用金顶绿轿或金顶黄轿,九龙黄坐褥。嘉庆十五年(1810)又奏准,驻京及来京觐见的呼图克图,曾已转世多次、且同系统各活佛共来京三次以上者,其坐褥冬用狼皮,夏用红褐、绿青褐,可乘坐青色帏幔车;若转世次数较少,同系列各世活佛共来京仅一二次者,其坐褥冬用獾皮,夏用红褐、绿青褐,可乘坐青色帏幔车。道光十九年(1839)订制,驻京札萨克喇嘛及由藏调任就是各寺的堪布,可服貂皮、海龙皮褂,其余喇嘛不得僭用。又定例,达赖、班禅、哲布尊丹巴、章嘉等四大活佛坐床后,可乘坐黄车黄轿,出游途中可搭用黄布帏幔墙,其余活佛不可僭用。[25]

  除服饰外,清代还规则了喇嘛的饮食方法。

  汉传佛教向有“吃斋”的饮食习俗,吃斋就是素食,这是汉地佛教中特有的制度。印度佛教徒是禁荤不禁肉,荤即葱、薤、蒜、韭、兴渠等五种有强烈气味和刺激作用的蔬菜,被称作“五辛”或“五荤”。《十诵律》规定,出家人严禁食荤,但可以食用“不见、不闻、不疑”的“三净肉”。佛教东传时期,中国僧人守持这一饮食习俗,只是到南北朝,笃信佛教的梁武帝受佛教普渡众生、慈悲为怀观念的影响,开始提倡素食,主张僧尼禁断肉食,对于不守戒律而饮酒吃肉的僧尼严加惩罚,并从上层僧侣开始整顿,使素食成为汉传佛教徒的一种独特的饮食制度。但藏传佛教并不守此戒规,每遇诵经法会或佛教节目,照样宰牲食肉。延至康熙四十八年年(1709),康熙帝对在京的喇嘛颁出上谕,称“喇嘛每说念经可救生灵,凡为尔等念经杀生供食者,岂非生灵?尔等若能不食,并传内外寺庙众喇嘛,俱照此例,一年可活二三十万生灵。如此乃合喇嘛之道,尔等会议具奏”。并将这一规定“传知盛京、五台山、归化城、察哈尔八旗、西安等处众寺庙住持喇嘛,一体遵行”。[26]自此始,形成了藏传佛教寺院的新的饮食制度,即平素不禁荤腥,而每遇佛教节日,大型诵经法会日,每月初一、十五、十八日,主要宗师(如宗喀巴)诞生日或圆寂日,必须持斋素食。至今,格鲁派寺院中还严格遵守这种主要宗教活动日吃斋的习俗。

  从以上叙述看出,清康乾之世曾对藏传佛教进行了多方面禁约、整饬、而大部分是针对蒙古各部而出台的,是为限制蒙古王公势力而精心设计的,从而使这些措施超出了宗教范畴,带上了很浓的政治色彩。经过整饬,一方面清整了藏传佛教中的诸多流弊,严肃了教戒僧规,促使佛教健康发展。而另一方面,使藏传佛教增强了更多屈从性,更成了适合统治阶级需要的政治宗教,变成了统治者用之而得心应手的精神工具。

  注释:

  [1]《明史》[Z],卷三二《西域二》,中华书局标点本。
[2]见张维、鸿汀遗稿、张令暄辑订:《甘肃青海土司志》[J],《甘肃民族研究》1983年1-2合刊。
[3]《大清会典事例》[Z],卷九七五《理藩院、喇嘛封号》。
[4]《大清会典事例》[Z],卷九七五《理藩院、喇嘛封号》。
[5]《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七五《理藩院、喇嘛封爵》。
[6]见周希武编著、吴均校释:《玉树调查记·政治》[M],附录?番例六十八条,青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
[7]《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九三《理藩院·禁令·喇嘛禁令》。
[8]《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七四《喇嘛封号·驻京喇嘛》。
[9]以上引文除注明出处者外,均见《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九三《理藩院·禁令·喇嘛禁令》。
[10]《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九三《理藩院·禁令·喇嘛禁令》。
[11]杨应琚:《西宁府新志》[M],卷三四《艺文、条议附》,郎谈《清禁约剌麻等不得任意出边并除异端疏》。
[12]妙舟:《蒙藏佛教史》[M],第六篇第三章第三节《高宗朝之喇嘛禁令》,民国排印本。
[13]《大清会典事例》,卷五○一《礼部·方伎·喇嘛禁例》。
[14]《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九三《理藩院·禁令·喇嘛禁令》。
[15]《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九三《理藩院·禁令·喇嘛禁令》。
[16]《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九三《理藩院·禁令·喇嘛禁令》。
[17]杨应琚:《西宁府新志》,卷三四《艺文、条议附》,郎谈《清禁约剌麻等不得任意出边并除异端疏》。
[18]《清高宗实录》[Z],卷一四一七,乾隆五十七年十一月下,中华书局影印本。
[19]《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九三《理藩院·禁令·西藏禁令》。
[20]《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九三《理藩院·禁令·西藏禁令》。
[21]《大清会典事例》,卷五○一《礼部·方伎·喇嘛禁例》。
[22]《大清会典事例》,卷五○一《礼部·方伎·喇嘛禁例》。
[23]以上引文均引自《大清会典事例》,卷九九三《理藩院·禁令·喇嘛禁令》。
[26]《蒙藏佛教史》,第六篇第三章第二节《圣祖朝之喇嘛禁令》。

  [作者简介] 白文固,青海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西宁 810008)

 

(责编:顾钰)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