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略论汉藏教理院在促进汉藏文化交流中的贡献(一)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多尔吉 王川 何洁发布时间: 2012-06-03 11:09:00

  在民国时期(1911-1949)的藏传佛教与藏族传统文化发展史上,建于川藏邻近的山城重庆绍云山的“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是不容忽视的。汉藏教理院在近二十年的发展史上,与“康藏研究社”、“华西边疆研究所”、“西睡文化院”并称为川、渝等地的四大藏学研究机构,发表的学术论著至今仍具有世界影响。汉藏教理院的历史重大作用可用“沟通文化”四字概况:即对于藏传佛教在内地的传播、藏族传统文化为内地民众所了解、促进汉藏文化交流等方面均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做出了卓越的历史贡献。本文根据四川省档案馆、重庆档案馆、博物馆所藏相关档案与文物,参证以民国时期的汉藏文献,力争对这一问题有所阐述。
  一、汉藏教理院的建院宗旨
  民国成立后,由于清末治藏政策的失误、英国等外来势力的挑拨、内地辛亥革命的成功、驻藏清军的异动等原因,中央权力日渐丧失在西藏地方的威信,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系逐渐趋于不正常状态,兼之双方“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复杂的关系,彼此间形成种种隔膜。为了缓解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之间的紧张,消除汉藏隔阂,恢复以前双方的正常关系,近现代宗教界尤其是佛教界僧人都进行了种种努力,收到了不同程度的实际效果。这其中,民国时期著名佛教僧人释太虚大师(1889-1947)所创始的“汉藏教理院”就是近现代佛教界进行的一种努力。
  汉藏教理院全称“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由太虚大师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正式创建于“巴县北暗”(今属重庆市)“嘉陵江缙云寺”,寺处江边之缙云山。早在汉藏教理院成立之前,太虚已经尝试作了一些沟通汉藏关系的工作。
  1924年9月,太虚派弟子大勇上人(1893-1929)于北平(即北平)慈因寺设立藏文学校,招收学员学习藏语文,为赴藏深造作准备。1925年,藏文学校改组为留藏学法团,太虚大师派出大勇、大刚、法尊(1902-1980)、观空、严定等上人前往西藏学习,该团困于川边四年,始终没法入藏,而该团成员或东返内地、或赴川边的甘孜、或滞留打箭炉(今康定)、或扮商人潜行入藏如能海(1886-1967)。该学法团中不乏生有慧根、笃诚佛学者,如法尊法师,他和同学朗禅法师先以昌都强巴林寺一位“学德兼优映夺全藏”的格西学法,后随入藏商人于1931年到达拉萨。在拉萨五年,法尊师从哲蚌寺多位高僧学习经论、研究藏文经典,以其坚强的毅力精通了藏传佛教典籍,1936年应太虚之召携带大部藏文佛教经典取道印、缅返回内地,为以后汉藏教理院的译经事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28年,太虚飘洋宏法欧美,并准备于巴黎筹建“世界佛学苑”,计划分设藏、汉、梵、巴利文共四种语系的佛学研究,虽然最后并没完全实现,但成了创建汉藏教理院的原因。1930年8月,太虚入川宏法,至于川东重庆。适逢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一军军长、四川军阀刘湘通令川东各地佛教会,选派僧侣入藏宏法,“以备沟通汉藏文化,联络汉藏感情”,太虚借此机会,建议在重庆创立一所汉藏佛学院,“聘请汉藏讲师,招收汉藏青年而教之”,由于获得刘湘、刘文辉、潘文华等川渝地方实力派的支持,汉藏教理院的建立水到渠成。民国二十一年(1932)8月“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正式创建于“巴县北暗”(今属重庆)绍云山之绍云寺,民国二十五年(1936)7月呈请四川省政府教育厅,正式立案。
  对于汉藏教理院的建院宗旨,各种历史文献在语言表述上不尽相同,如19 44年5月《世界佛学苑概况报告表》称该院以“沟通汉藏文化,联络汉藏感情,发扬教义,巩固边睡”为主旨;如该院1936年6月填报的《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简章》第一条及《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院董会简章》第二条规定“本院以招收汉藏青年研究汉藏佛学,沟通汉藏文化,团结汉藏精神,巩固西睡边防,并发扬汉藏佛教,增进世界文化为宗旨”以及“旨在陶铸僧材,振兴佛法,研究汉藏教理,融洽中华国族,发扬汉藏文化,增进世界和平,以言振兴佛教也”;又如该院自称“沟通汉藏文化,团结汉藏精神,巩固西睡边防,保全中国领土”。综合上述诸说,可将汉藏教理院的历史重大作用概括为“沟通文化”四字,这四字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就一直为汉藏教理院广大师生奉为圭皋,时论亦多赞许之或期许之,如三十年代后期,国民政府重庆行营参谋长贺国光、总参议夏斗寅访院即书赠“沟通文化”四字;国民政府教育部官员访院亦多以“沟通汉藏感情文化”之重责相期许。所以,汉藏教理院的历史重大作用概括为“沟通文化”四字,四字的主要内涵与核心宗旨可归纳为“研究汉藏佛理,发扬汉藏佛教,联络汉藏感情,融合中华民族,增进世界文化。”
  在开办的近20年中,汉藏教理院培养了数百名专门人才,为研究汉、藏佛教教理,沟通汉藏文化,促进汉藏交流做出了重大贡献。对于汉藏教理院的评价,以往学者绝大多数对汉藏教理院在“沟通汉藏文化,联络汉藏感情”方面的作用都予以肯定。但亦见有个别论文对此提出了质疑,认为“沟通汉藏文化、联络汉藏感情”是汉藏教理院创建时的理想,其日后的发展与实际的运作没有达到此效果。综合当时汉藏教理院的举措及时论、后来诸方面的评议,完全可以肯定地说,“沟通汉藏文化,联络汉藏感情”固然是汉藏教理院在创建时的理想,但在以后近20年的时间中,汉藏教理院秉承该办院宗旨,作了许多沟通汉藏文化、联络汉藏感情的工作,并取得了一定成效,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其建院理想与宗旨,对此应积极地予以肯定。

 

 

 

(责编:阿铁)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