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略论汉藏教理院在促进汉藏文化交流中的贡献(四)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多尔吉 王川 何洁发布时间: 2012-06-03 11:19:00

  (三)汉藏教理院本身就是沟通汉藏关系的一个重要渠道
  自成立起,汉藏教理院就和藏传佛教界保持紧密联系和良好的合作关系,成为沟通汉藏关系的一个重要管道。表现在人员的交流上,主要有以下两方面。
  一方面,汉藏教理院邀请藏区的一些著名的法师、格西、活佛到该院任教,将藏传佛教文化介绍到内地,使内地佛教文化界能够了解、研究藏传佛教,并招收康区的藏族学生来院学习,以促进汉藏文化交流。
  首先,“恐康藏人士来院肄业者,因习惯不同,致失融洽,乃聘康藏品学兼优之喇嘛为之授课并领导,则一堂讲习,毫无隔膜”。于是,阿旺堪布、诺那活佛、多杰格西等高僧大德得以应邀来到汉藏教理院任教。
  汉藏教理院专修科第一届毕业生碧松法师(汉名邢肃芝)回忆了在汉藏教理院向西藏几位活佛、大德学习的经过:
  教理院也从康藏地区请来著名的活佛大德们任客座教授,为我们传法灌顶。他们当中有阿旺堪布、诺那活佛、多杰格西、贡噶活佛、根桑活佛等。阿旺堪布是西藏黄教的著名大德颇邦卡大师的弟子,曾任西藏色拉寺的堪布,也是刘文辉的上师。他向我们传授了《上师瑜珈法》,这是一部密宗弟子必学的基本大法。诺那活佛是西藏宁玛派数一数二的大德……,我十分幸运地得到了活佛传授《绿母度法》,这是一部非常殊胜的密法,历史上修习此法而得到成就的行者不计其数,龙树菩萨和阿底峡尊者都是修这一法的。我自诺那活佛为我灌顶传授这一无比殊胜佛法之日起,每日修习,从未间断,以后又将《二十一尊绿度母礼赞文》翻译成汉语。
  根桑活佛是西康人,属于萨迎派的额活佛,也曾受过国民政府的封号,我们之间结下了很深厚的师生情义,他为我取了藏文法名“洛桑珍珠”。活佛为我们传授了《大圆胜会》等密法。
  除了碧松法师提及的阿旺堪布、诺那活佛、多杰格西、贡噶活佛、根桑活佛等多位大德、格西、活佛外,还有法尊法师第二次入藏邀请他在西藏学法时的师父安东格西时(安东格西已经圆寂),请回的哲蚌寺著名的东本格西(与贺觉非等川渝文化人士有交往),以及1937年下半期请来担任藏文教授的悦西格西。
  东本格西、多杰格西等著名格西、活佛除了在汉藏教理院担任客座教授、传法灌顶外,还积极为沟通汉藏关系奔走。如多杰格西,他曾到过北京和内地许多地方宏法,传授了不少密法,主持过四十九日的“西南和平法会”等,广结善缘,声名远播。他在重庆时收到的供养很多,四川军阀潘文华及其弟潘昌猷(重庆银行总理及重庆商会主席)每年通过重庆银行向多杰格西供养美金2、3万元,同时他们还要求银行的每一位职员相应捐献。另外,多杰格西在全国各地收到的供养不计其数,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院长曾向他赠送了一千多尊小的金铜佛像。以后多杰格西回到西藏后,将自己在汉地化缘到的大部分现金、哈达、绸缎等财产供养给了三大寺,又将故宫所赠送的佛像全部重新镀金,供养在哲蚌寺札仓司林殿。由于多杰格西从内地带回丰厚的供养及转达了内地对西藏佛法虔诚的敬信之情,以及从内地带回的丰厚的供养,哲蚌寺各大德长老以及各大小寺院僧众,“均合掌赞叹欢喜无量”,并决定哲蚌寺“甲绒康则”同全体僧众欢迎汉人来藏学法,对于一切“公差”事务,概行罢免,令其自由学习修持,其条例从6月15日施行。依拉萨三大寺原来的惯例,凡入学者,无论藏地或内地人士,均需服三年的劳役,除非先纳巨款,即所谓的“煎茶费”。而按照所缴款项的多寡再区分为三等,一等派人服役侍奉,二等无人侍奉,但可免除劳务,三等则要服役三年;也就是说,内地僧徒若想专注于研究上,则必须准备一笔庞大的费用以代替差役。经过多杰格西的努力,这项“公差”被免除了,对于有心赴西藏学法的僧徒而言,无异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而对于僵持的汉藏关系,沟通的通道被打开了。
  所以,在三四十年代的抗日、救亡、图存、复兴的大背景下,汉藏教理院在于“联络康藏喇嘛佛徒团结一致、开发生产,自卫救国,尤有重大影响”。
  其次,招收康区的学生来院学习,以促进汉藏文化交流。为此,汉藏教理院专门开设、组织了“康藏班”。《康藏班章程》第一条明文规定:“本班为汉藏教理院之一部,招收康藏学生,授以汉文及佛学,养成沟通康藏文化政治人才,定名曰‘汉藏教理院康藏班’”,;该班开设有《汉文汉语》、《藏文》、《佛学概论及佛教史》、《中外地理历史》、《世界宗教》、《公民卫生》、《农业常识》、《体育》、《政治大要》、《党义》等10方课程等。
  另一方面,汉藏教理院派出学僧去西藏学习。
  汉藏教理院学生的出路,大致有两条:一是留在内地建设现有的佛教,譬如办佛学院、佛教会、莲社,出版佛学刊物,讲经传戒住持丛林,弘化民间;另一条路就是到西藏,进行佛学深造,以备将来沟通汉藏文化。
  对于赴藏学习,汉藏教理院许多学生都心向往之。
  汉藏教理院专修科第二届毕业生隆法曾坦言其毕业以后的计划:一为内地修学,即继续在汉藏教理院学习;二为留学西藏,以备将来回来之后能够终身从事翻译事业,贡献国家,贡献佛教,并准备振作精神,埋头苦干,一天一天向着那光明的前途迈进。汉藏教理院普通科学生碧松在毕业后不久,向太虚大师表明了准备入藏深造的想法,他对大师说“我赴西藏,不仅学习和研究藏传佛教各派的经论和密法,同时也将考察西藏地方的地理、民俗和社会情形,以后将自己的考察结果著述成书,为内地的人民深入了解西藏提供帮助,如同唐代玄奖法师从印度取经回来后撰写了《大唐西域记》。”不久碧松入藏深造的想法变成了事实。
  经过汉藏双方多方面人士的共同努力,西藏敞开了欢迎汉地留藏学生的大门,蒙藏委员会迅即作出了回应,制定“汉藏互派僧侣游学办法”12条,规定每年互派汉藏僧侣两名,年龄在25岁以上40岁以下,熟悉经典为合格。赴藏僧侣,由佛教会每年六月以前保送本会考核派遣之,每人补助往返旅费各250元,每年补助汉僧生活费80元,藏僧生活费125元,游学期限为五年。而太虚大师认为虽然规定了由佛教会保送,但未指明派来藏僧在何处授学,并认为“今之佛教会于此初无准备,而勘以选派汉僧往学及承受藏僧来学者”,在国内“唯重庆北暗绍云山之汉藏教理院足以任之”。实际正如太虚所言,在日后派往西藏学习的汉僧中,汉藏教理院师生占了为数不少的一部分。
  据《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特刊》记载汉藏教理院历年赴藏学僧情况,早在1934年,第一期学生陈学勤,拟赴藏未果,随即出家改赴青海塔尔寺研习藏文佛学。1937年,汉藏教理院教员满度、职员隆果,不顾艰险,首先发心进藏,由中国佛教会考选保送,向蒙藏委员会领取津贴和及相关证照后,由上海绕道印度前往。1938年,汉藏教理院普通科学生碧松,自己在重庆募得赴藏资助,由中国佛教会保送,向蒙藏委员会申请到津贴及相关证照后,由西康入藏。1939年,专修科毕业学生邓明渊,得中央气象所资助进藏,在国民政府驻藏办事处工作和研究。1940年,专修科学生融海请款入藏,获得蒙藏委员会的经费支持,后因经费不足,到达康定后返回。此时,由于国统区物价高涨,赴藏留学僧一事因款项难以继续,汉藏教理院院长太虚大师于是商请蒙藏委员会,将每年增送二人之例款改为津贴早已入藏的观空、恒演、圣聪、宽定诸师,以期取得培育人才的效果。1943年,蒙藏委员会的津贴略有增加,汉藏教理院藏文助教满月、寂禅复由中国佛学会保送,并得到军委会资助前往。1944年,永灯、善化又请得津贴前往西藏学习。
  虽然哲蚌寺敞开了欢迎汉地留藏学生的大门,但赴藏留学仍然异常艰苦,要经过重重险阻。因此汉藏教理院派往西藏求法的师生,是青年僧人里面的优秀分子,他们抱定献身佛法的信念,怀着沟通汉藏文化的决心,因而均能吃苦耐劳。其中,碧松于1939年抵拉萨,入佛寺深造。他在藏期间,先后从一百多位有名的大德接受了六百多次密教各派的传法灌顶,不仅学到了经论,而且成为第一个获得西藏三大寺拉然巴格西学位的汉族僧人。同时,在藏期间,碧松也积极沟通汉藏关系,与西藏地方政府部分上层人士结下了友谊。1945年,他由西藏返渝,西藏摄政王达扎活佛托他携带金佛一尊、问候信一封,呈献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之后,碧松法师又成为蒋介石亲自任命的国立拉萨小学校长,再次赴藏办学,创办拉萨小学,为西藏民族教育的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另外,释永灯(俗名杨化群),1943年赴色拉寺学经后,从此定居西藏,为汉藏文化交流事业奉献一生;邓明渊赴藏后,在拉萨担任翻译工作;释寂禅赴藏学成后,回重庆汉藏教理院担任藏文教授。
  三、结语
  藏族传统文化与藏传佛教之关系犹如皮与毛,鱼与水,二者密不可分,撇开藏族传统文化谈藏传佛教如鱼离开了水,而撇开藏传佛教谈论藏族传统文化则如失去了主心骨,所以汉藏教理院指出“西藏除佛法外,别无文化可言;苟欲研究藏文,而舍佛法,则无从以学之也。且西藏风俗政治,皆以佛法治成一炉,彼康青满蒙等处,亦莫不以佛法为唯一无二之信仰”故当时要研究藏族文化、沟通汉藏文化,须以学习藏传佛教之佛法为第一要务。
  汉藏教理院进行翻译、出版“汉藏佛教丛书”的工作,总而言之是学习藏传佛教之佛法,具体说来就是进行学术研究,包括藏传佛教的佛学研究、藏区历史研究、藏区文化研究、藏语文研究、藏汉文化交流研究、比较宗教研究等,通过这些基础的研究,对于加强内地僧人了解藏传佛教、藏区历史与文化,以及通过他们使内地更多人了解藏传佛教、藏区历史与文化,都起到了程度不同的推动作用。
  同时,通过阿旺堪布、多杰格西、贡噶活佛、根桑活佛、东本格西等高僧大德以及来院学习的康区学生,将内地佛教文化界的佛教思想传递给藏族的佛教徒和藏传佛教界的有识之士,使藏传佛教界能够了解内地佛教文化,使藏区人民能够了解内地的历史与文化,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沟通文化的目的。这一道理早在民国时期著名佛学大师喜饶嘉措大师、著名社会学者兼人类学者李安宅(1900-1985)己经明确指出:1939年6月,喜饶嘉措大师(兼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提出“注意佛教文化,以增进汉藏感情”议案,获得了国民政府的批准;1944年夏,社会学者兼人类学者李安宅(华西协合大学教授兼任华西边疆研究所所长)指出:“比较文化或比较宗教的研究,形似迂阔,实际乃是促进民族的了解与团结的工作所必不可缺的部门”。
  至于碧松法师(邢肃芝)、释永灯、邓明渊、释寂禅等汉藏教理院留藏师生,除研究藏传佛教与藏族传统文化外,他们以实际行动对消除民族隔阂、增进人民友谊、沟通汉藏文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在求真的今天是不容忽视的。

 

 

 

(责编:阿铁)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