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于道泉——仓央嘉措的第一个“媒人”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岑祚强发布时间: 2012-06-13 10:45:00


于道泉先生

  第一最好不相见,

  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

  如此便可不相思。

  仓央嘉措的情歌令无数人沉醉,但很多人并不知晓,最早把仓央嘉措的情歌翻译成汉文和英文的是于道泉先生。今年是《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发表80周年,也是其首位翻译者于道泉先生诞辰110周年。

  1926年,于道泉由于“对藏文发生了极大的兴趣”,“设法认识了雍和宫的僧官”。他搬到雍和宫住,与这些藏族僧官朝夕相处,被人戏称为“于喇嘛”。在这期间,于道泉由袁同礼先生推荐,到当时的北海图书馆(国家图书馆前身)担任满、蒙、藏文书的采访和编目工作。

  《仓央嘉措》这本书,就是于道泉住在雍和宫时见到的“几本令我感兴趣的藏文书之一”。在燕京大学教书的许地山动员于道泉把它翻译出来,并说可以替他找到出版的地方。于道泉便“把我能懂的翻译了出来交给许地山先生”,但于道泉认为还有不少地方一直无法搞懂,“把这样一份我自己都没有信心的译稿拿去发表,我觉得不太合适”。

  1928年,于道泉经陈寅恪推荐,到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考古研究所工作。在所长傅斯年的“逼迫”下,“我才把我未到研究所以前所写的这份我认为还有许多问题的旧稿拿出来交给了傅斯年,当作我在研究所的成绩”。

  由赵元任记音后,《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作为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考古研究所单刊甲种之五,于1931年在北京出版了。仓央嘉措其人其诗,都开始为世人所知,于道泉也从此成为学术界的新星。

  藏语巧教学

  1951年,为适应解放西藏的需要,北大东语系藏语教研组组长于道泉被调到新成立的中央民族学院担任藏语班教师。

  作为字母文字的藏语,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变化,其中的很多字母是不发音的,规则十分复杂,现代藏文与拉萨口语间存在着较大差距。先学藏语,再学藏文,将语言学习的难点分散,是于道泉的教学思路。于道泉与民院另一教授马学良合作设计了一套“拉萨藏语拉丁拼音方案”,用拉丁字母拼写藏话语音,只有一页纸多一点,“便将拉萨藏语的声母、韵母、声调全部准确科学地囊括其中,诚为经典之作。”这个方案被于道泉的学生们称为学语言的一根“拐棍”。于道泉还设计了“于氏转写法”——一套拉丁文转写藏文的方案。也就是说,在电脑上有这样一个系统,输入拉丁字母,就能写出藏文,“就像你打拼音,出汉字一样”。目前国内藏学界大多采用于道泉设计的这套方案。

  实际效果怎么样呢?这个班的学生李秉铨曾两度担任中央代表团的藏语翻译前往西藏:一次是1956年陈毅率领的中央代表团,另一次是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时的中央代表团。这些没有一点基础的学生,仅仅两年就将藏语运用到灵活自如的地步。  

  新电脑和破自行车

  于道泉一生“什么新鲜事他都特别敏感,比年轻人还敏感”。李秉铨说,他第一次见到电脑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于道泉家中。

  他的另一件宝贝,是伴随他30多年的破自行车。83岁时,出于对他身体的考虑,经由家里人建议,于老才放弃了骑自行车的习惯。

  因为西藏光照时间长,他说应当利用太阳能。他自己动手,就在15号楼前支起一个太阳灶,烤了好多东西,然后分给大家吃。于道泉甚至研究过妖怪学、鬼学。“这是人类对很多未知事情的求证,人类现在对客观世界知道的东西,比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要少得多。到底有没有神和鬼?必须要有科学的方法来证明有或者没有。”

  他的工资很高,但他生活异常简朴。他的钱,一是买书,见到好书都会买很多,回来送给学生和好友;二是帮助贫困学生。

  于道泉的趣事还有许多,诸如不准他的夫人看公家给他订的《人民日报》,便给夫人订了一份《人民日报》;妹妹于若木和妹夫陈云来民院看他,他也建议他们不要坐车,最好步行,“这是私事”……

  对于曾经的同事于道泉,季羡林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们平常赞美一个人,说他淡泊名利,这已经是很高的赞誉了。然而,放在于道泉先生身上,这是远远不够的。他早已超过了淡泊名利的境界。依我看,他是根本不知道,或者没有意识到,世界上还有‘名利’二字。”

 

 

 

(责编:阿铁)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