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陈亚莲:用画笔留住藏族历史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孙文振发布时间: 2012-07-20 10:51:00


陈亚莲的作品《天路》


陈亚莲与她的画

  接受采访后,青年画家陈亚莲登上了飞往美国纽约的飞机,她要去完成自己的另一个梦想——在纽约第五大道建一座自己的美术馆、一座属于中国人的美术馆。为了实现这个梦想,陈亚莲已经筹备了许多年。

  “我更希望通过这个美术馆,能把汉藏团结的声音、能把汉藏两个民族血浓于水的真情带到全世界!”陈亚莲说。

  与藏族结缘

  陈亚莲自幼喜爱绘画,5岁起开始学习绘画。

  1996年,陈亚莲即将从山东省曲阜师范大学艺术系毕业。此前,为了完成毕业作品,学校组织学生到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写生。这是陈亚莲第一次到藏族聚居地区。

  “那是最寒冷的冬天,当时在甘南主要是静态写生,包括藏族的民间用具、藏族服饰、哈达等。当时,我只是感觉藏族有好多和我们不一样的东西,包括吃的、用的东西都很独特。第一次见到藏族同胞我感觉一点儿也不陌生,有一种回家的感觉。”陈亚莲把当时的那种感觉,称作是一种缘分。

  陈亚莲不会想到,正是那一周的写生,让她与藏族结下了一生的情缘。后来,她又去了西藏,在那里她寻到了很多创作的灵感。“我出生的地方就是佛教、道教的圣地,能与藏族结缘,总觉得它对我的内心里有一种吸引力,总觉得我与西藏、与藏族有一种血缘关系。”陈亚莲说。

  1996年大学毕业后,陈亚莲曾留校担任了一段时间的美术教师,工作不久后便毅然辞职,只身到北京求学。在北京画院,她先后师从卢平、纪清远、石齐、王明明等名家,主修重彩水墨人物画。从1996年至今,为了创作,陈亚莲先后10多次去西藏,创作了一批反映西藏生活的画作,并开创了“用重彩写实的手法,在宣纸上画国画”的方法。

  “藏族题材的作品,在民族绘画领域,属于一种比较利于表现画面的绘画,我用重彩写实的手法,能非常准确地把藏族的生活状态表现出来。”陈亚莲说。

  1998年9月,年仅22岁的陈亚莲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走进西藏”画展,其作品质量让美术界称赞不已。

  如果不是走近陈亚莲,几乎让人无法相信,她竟然能够孤身一人到西藏及各省藏族聚居区,画出古朴、苍劲甚至带有一种沧桑内涵的作品来。

  至今,陈亚莲仍记得画展上出现的一个感人的画面:画展上,一位从拉萨考到北京读研的藏族女孩拉着她的手说:“看了您的作品,太震憾了……我想唱一首歌表达自己的心情,说着,就用藏语和汉语唱起了‘太阳和月亮是一个妈妈的女儿,妈妈的名字叫天空;藏族和汉族也是一个妈妈的女儿,她们的母亲叫中国’。”

  作民族团结的使者

  虽然创造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的“最年轻画家”的纪录,但陈亚莲的心境却有些失落。“因为我发现,我画出的只不过是一些表面的东西,我还没有真正地走进藏族同胞的内心,我不想只当一名‘纯粹的画家’,我想成为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陈亚莲说。

  从1998年开始的后4年里,陈亚莲一直在藏族聚居区和藏族同胞朝夕相处、共同生活,为此她积累了大量的作品素材。有时,在路上看到藏族老妈妈,她们眼神里流露出一种爱和关怀,还会从怀里拿出饼子给陈亚莲吃。

  “夜晚,数着天上的星星,听着外面动物的叫声,我才用绘画去完成一个个原始记录。我的作品素材均来自活生生的人或事,画中的人物我都很了解,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陈亚莲说,“为了找到生活原型,我可以跋山涉水,即便是在狼窝前也能住两天。”

  在寻找一个个生活原型的过程中,陈亚莲和藏族同胞结下了深厚友谊。“我认识的活佛就有200多个,认识的藏族朋友有上万人。”陈亚莲说,“我有个喇嘛朋友,前一段还打电话说,他每天都为我祈祷,很想念我……”

  1999年,陈亚莲在甘肃省兰州市秋田会馆举办的个人画展《西藏行》,在西北地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2000年5月,陈亚莲的一幅作品在首都艺术博览会上荣获特等奖,带动了内地对西藏的文化和风土人情的强烈关注。同年,她的作品《高原的春天》被紫光阁收藏。2001年,该作品入选《中南海紫光阁藏画》。

  2002年5月,陈亚莲参加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主题为记录藏族聚居区失学儿童的8尺大画《晌午》获国画组一等奖。

  2005年11月,在纪念西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之际,29岁的陈亚莲在北京举办了以汉藏团结为主题的“我的西藏十年——陈亚莲艺术展”。

  “我愿意成为民族团结的使者,把藏族群众的生活展现给大众。”陈亚莲说。

  用生命去画西藏

  陈亚莲总是非常投入地去作画。“这辈子,我就画西藏,我要用生命去画西藏!”陈亚莲说。

  在这10年间,陈亚莲完成大画作品就达40多幅,仅丈二大画《生命的曙光》创作就历时5年。

  在西藏的10多年,陈亚莲先后经历过3次车祸。最后一次,车子从离地面7米高的桥上掉下,她的右臂被甩到背后,白森森的骨头都露出来了。后来,陈亚莲回到北京做手术,一根比筷子粗的钢针和两个螺丝钉在她的身体里钉了整整3年。

  最让陈亚莲感动的,是她回北京做手术时,一个来自西藏的活佛在医院陪着她,手术时活佛在门口等着,手术后整整陪了她一个晚上,知道陈亚莲在西藏把所有的钱都捐了,活佛还帮她支付了1万元的住院费。活佛话不多,只是看着陈亚莲说:“你好了,不疼了,我就回去了。”现在想起这件事儿,陈亚莲都会流泪。

  回到北京后,陈亚莲开始着手帮助藏族孩子,先是助养了88名儿童,而后又出资援建了“雪域莲花”希望小学。“只要是对西藏有利的事情,我都愿意做。”陈亚莲说。

  陈亚莲在藏族聚居区生活了10多年,为的就是能用手中的画笔留住一个民族的历史。陈亚莲和藏族同胞一起的日子里,曾不顾山体滑坡的危险,用三天两夜的时间翻越了终年积雪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的阿尼玛卿山,穿越过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林场。面对随时降临的生死考验,陈亚莲却将这看作是:“一种经历、一种积淀,只有这样深厚的积淀,才会使你非常完整地了解他们,深入他们,再现他们。”

  让古老的藏族文化永远存留下来

  2007年6月,陈亚莲在北京福佑寺举办雪域风情国画艺术世界巡展·预展,楚辞大家文怀沙先生赞其为“雪中之莲”。

  为期一个月的雪域风情国画艺术展,其实只是一个预展。随后,陈亚莲在法国巴黎、意大利罗马、佛罗伦萨、德国的杜塞尔多夫以及瑞典等地进行了巡展。

  2010年1月,陈亚莲的劳特斯辰美术馆和珍宝馆正式开馆,她的新作《天路》正式亮相。这一年,陈亚莲的作品以400多万元的高价,荣登2010胡润艺术榜,位列价格最贵的国画前10名。虽然如此,很多重要的作品她却“舍不得”卖,而想留着以后捐给国家。

  《天路》是陈亚莲历时3年写生,专为青藏铁路通车创作完成的巨幅国画。该画取材精妙,在青藏高原起伏逶迤的翠绿的群山脚下,一辆缓缓驶来的蓝白色火车为主题背景,以一位饱经沧桑的94岁康巴藏族老人坐在自家的吉普车上,与孙女见到火车驶来后欢乐幸福的感情为主线。美术界的评论者认为,《天路》是用美术绘画的方式表达了汉藏人民共同创造人间奇迹的壮举,是反映民族团结与和谐的佳作。

  与《天路》同时展出的,还有陈亚莲另外几幅重要作品:《列仗》、《空》、《金色的叮咛》、《慈悲的神变》等。从那时起,陈亚莲就计划在瑞士、悉尼、洛杉矶、曼哈顿的中心区等开设新的艺术场馆,建立中国一级艺术品通往国际的渠道。

  正是对西藏这片土地和对西藏艺术的强烈激情,让陈亚莲有了一种使命感。“我要加快速度,真实地记录下这一切,让古老的藏族文化永远存留下来。”陈亚莲说。

 

 

 

(责编:阿铁)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