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藏彝走廊多民族和谐共居的交流启示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赵淑莹发布时间: 2012-08-01 09:43:00

  “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九龙县,你会发现:人们可能早上喝藏族的酥油茶,中午吃彝族的坨坨肉,晚饭则是汉族的火锅。”在被问到“藏彝走廊”的多民族共居现象时,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教授石硕用这样一个鲜活的例子对记者讲述。

  此次石硕从成都来京,主要是参加11月23日、24日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召开的“首届藏学珠峰论坛”。中国西藏网记者也借此就“藏彝走廊”的相关话题对石硕进行了采访。


石硕接受中国西藏网记者采访。摄影:潘琼阁

  “对于‘藏族走廊’这个区域,我们过去也一直在研究,现在的研究角度略有变化,主要是把它放在一个民族迁徙通道的视角下来看待。因为从这个角度更能看出民族之间的互动与交流,以及文化上的彼此联系。”石硕对记者说。

  上世纪80年代,已故的著名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提出了“藏彝走廊”这一概念——它主要指青藏高原东南缘的横断山脉地区亦即岷江、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等六江并流的高山峡谷地带,系滇、川、藏毗邻地区。在“藏彝走廊”1000余万的居住人口中,约530万是少数民族,涵盖了藏、彝、纳西、羌、回、蒙古等十余个民族。这其中,以操藏缅语族藏语支和彝语支语言的民族居多,因此被称为“藏彝走廊”。

  石硕向记者介绍,虽然“藏彝走廊”地处高山峡谷地带,但由于历史上该区域是一个民族迁徙通道,多民族的共存也带来频繁的文化交流和相对开放的文化态度,并形成了该地区较强的文化包容性以及多民族长期和谐共居的格局。

  在石硕看来,“藏彝走廊”是我国民族之间在文化上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交融的突出代表。尽管中国历史上也存在民族间的冲突和排斥,“但是和平相处和相互交流仍是主流。”

  石硕认为,我国存在着56个民族的划分,但这并不表示各民族就以此种方式固定下来。“民族是动态的,我们的历史也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石硕说,“我国现在的经济发展很快,社会处于转型期,其中存在着经济利益重新分配的情况,这之中必然存在一些民族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应该多多加强民族之间的交流和互动。”

  提倡多民族文化的交流并不是要消除民族文化的多样性,而是在保持各民族自身文化特色的前提下,形成多元文化的和谐整体。石硕说,生活在“藏彝走廊”的许多民族,至今仍保留着自身的支系语言,“互动交流并不意味着彻底放弃自身的文化。”

  十四世达赖喇嘛在国际上有一种传播甚广的论调,即“西藏文化灭绝论”,声称中央政府在西藏所实施的政策导致了西藏传统文化的消亡。“可文化是什么呢?我认为文化是一种生存策略,是能够给这个民族的人们带来最大幸福感的生活方式。文化本身是动态的,世界在发展变化,文化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石硕对记者说。

  从东方到西方,没有哪个民族的文化还保存着中世纪的样子。这种文化的发展变化,也给民族自身带来挑战与考验。这种挑战与考验对世界范围内的每个民族都普遍存在。“民族文化需要面对变化,不断学习和吸收一些新的东西,同时也需要扬弃一些不适应的部分。因此文化在发展过程中既有继承与发展一面,也伴随一定程度自我更新与放弃。”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采取开放的姿态,增进同其他民族之间的交流和互动可能对一个民族的生存来说更为有利,而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其实,一个民族需要保存什么,放弃什么,如何进行选择,往往是本民族根据自身的社会传统及需要并经过一套复杂的过程和机制来决定的,并不是按照外人和专家学者们设计的方案进行的。但是,一般说来人们总是选择能够给自己带来最大幸福感的生活方式。”

  “各民族以更加开放的姿态进行交流,会为彼此带来很多正面的东西,更有利于和谐共处与共同发展;反之,彼此孤立、相互排斥,则会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我觉得这一点是‘藏彝走廊’地区多民族交融、互动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启示。”石硕如是说。

 

 

 

(责编:阿铁)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