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普兰观音碑--雪山下的千年祈愿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4-01-28 13:54:00

观音碑

  观音碑全景

  普兰县城坐落在喜马拉雅山北麓的孔雀河畔,从县城向东,沿河的北岸有公路通向历史悠久的科迦寺,继而可以通往中尼边界。沿河南岸是一条乡村土路,通向一座古老的村庄——西德村。通往西德村的路两边是大片的青稞田,春夏之际,满目葱绿。距离西德村一公里的路边田垄上远远就可以看到竖立着的一块石碑,最近几年,为了保护这块石碑,盖起了小房子。

  2000年,我们实地调查时,地面露出的碑体高170厘米,顶部稍残,表面有当地百姓朝拜时涂抹的酥油。我们在碑前根部稍作清理,发现埋在土里的还有30厘米。经测量,碑高210厘米,宽50厘米,厚17~18厘米。碑的正面浮雕一尊观音菩萨立像,菩萨头顶束有高髻,戴三叶冠(或称三尖冠),冠叶呈三角形,三角的中间和顶部饰小圆珠。面部椭圆,弯眉细目,鼻梁挺直,嘴唇紧闭,双耳戴环形耳饰。头部周围有椭圆形头光,头光内缘饰火焰纹。上身袒裸,颈部的项圈饰有三个圆环,双臂佩戴臂钏和手镯,钏、镯上装饰着火焰宝珠或花瓣形宝珠。左臂自然下垂,五指并拢,手心向前。右手屈置胸前,持一茎半开的莲花。下身穿长裙,裙裾内收,粗看似乎像灯笼裤,腰间系带,裙腰外翻的褶纹如花瓣,腰带垂下,带端雕饰忍冬纹。双脚外撇站立在仰莲台座上,脚腕上也佩戴有钏。菩萨像通高175厘米,与普通人的平均身高等高,这种尺寸的造像通常称之为“等身像”。

  碑的两侧阴刻古藏文,属乌金体,整齐划一。文字有明显的吐蕃古藏文特征,句子短小,虚词使用频繁,元音的书写方式也很古老。经藏文学者释读,东侧文字为:“马年秋初,桑格祥·卓·赤赞扎贡布杰为普天众生之福祉,特立浮雕观音菩萨像,愿此举利益众生。”西侧文字为:“南无观世音菩萨,愿除尽罪孽,增益福泽,清除二障,福智圆满。愿我桑格祥·卓·赤赞扎贡布杰并无尽众生同至上佛。”内容是典型的造像发愿文,类似的发愿文在敦煌发现的藏文卷子里就有几十件。

  无论从藏文发愿文的内容、字体、书写格式,还是造像的造型、风格,学者们一致认为观音碑是10世纪以前的作品。藏族学者次仁曲杰、达瓦次仁曾对碑侧的发愿文做过进一步的分析,认为造像主名字中的“祥”是吐蕃王朝时赞普王室的亲属称谓,也就是舅家。“卓”则是吐蕃王朝的望族,许多赞普都曾与之联姻。卓氏家族当时所在的区域主要在“堆”,也就是现在的阿里地区。

  不管学者们如何分析,对于这座碑的来历,民间自有民间的传说。1996年,西藏自治区藏语文考察队调查时,专请西德村的两位长者讲述了碑的传说:“很久以前,有7位菩萨神像被供养在卡东扎西衮王宫的神殿里。一天,他们商议一块去科迦寺朝拜强巴佛。按常规,佛像是不能离开座位随便走动的。特殊情况下离开座位出行,必须在天亮前赶到科迦寺,如果太阳出来还滞留在路上,就会被定化,再也不能返回神殿。七菩萨见佛心切,天一黑就出发,想天亮以前到达科迦寺。没想到雨后路滑,举步艰难,行至西德村与角若村交界处,天色渐亮。太阳一出,都变成了石碑定化在路边。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移动半步。”这个传说显然是后来才有的。了解西藏佛教史的人应该知道,扎西衮是吐蕃王朝结束以后占据阿里地区的古格王朝国王,科迦寺也是11世纪以后才建立的寺院。

  那么,为什么这座阿里地区唯一保存至今的佛教造像碑雕造的不是佛像,而是观音像呢?这就要从吐蕃人对观音菩萨的特别崇拜说起。几乎所有藏文文献在记述藏族族源时,都会讲述一个美丽神奇的神话传说,古代雅鲁藏布江中游的孜塘(今泽当镇)附近有一个岩魔罗刹女,观音为救助众生,化身为猕猴与岩魔罗刹女成婚,他们繁衍的后代就成为藏人祖先。将观音与藏族起源相联系,反映出吐蕃自从接受佛教后,对观音菩萨形成的特殊的信仰。关于观音信仰,我们还可以看到藏文文献中的其他记载:《青史》这样写道:“汉地是妙音(文殊)菩萨所摄受的地方,西藏疆土是观自在(观世音)菩萨所教化的土地。”藏文文献认为,松赞干布头上可化现阿弥陀佛,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我们见到的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的松赞干布像,头顶高高的缠巾上都凸显出小佛头,就是以此表现松赞干布作为观音菩萨化身的标识。此外,松赞干布所迎娶的尺尊公主和文成公主被认为是观音菩萨化身的白度母和绿度母。布达拉宫也被认为是观音菩萨的刹土。由此可见藏传佛教中对观音菩萨崇拜的根深蒂固。

  追根溯源,菩萨崇拜的造像早在1~5世纪的印度西北部犍陀罗地区发展成熟,并对中亚、西域产生重要影响,产生了一批包括观音在内的菩萨造像。与吐蕃相邻的于阗国3~4世纪就已经成为丝绸之路上的佛教中心,也成为佛教东传的中转站。根据藏文《于阗国授记》记载,观音菩萨和毗沙门天王共同建立于阗国。表明这种观音菩萨化身为帝王,以菩萨的慈悲力量来治国恤民的意识在于阗国很盛行,这种意识在7世纪前后于阗与吐蕃的接触中,对邻近的吐蕃应当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增益福泽”、“福智圆满”、“利益众生”,是当时卓氏贵族雕造观音碑的初衷,是一个美好的祈愿。如今,这个千年前的祈愿连同古老的观音造像依然矗立在雪山之下的孔雀河畔。

 

 

 

(责编:王茜茜)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