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1904年西藏江孜保卫战:藏军用落后装备血战英军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4-11-21 14:14:00

W020131224286733756187

藏军用落后装备血战英军

  1904年在我国西藏地区爆发的江孜抗英保卫战是20世纪初中国人民反抗外国侵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场战争虽然已过去了百余年,但这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役不应被时间所遗忘,藏族人民英勇反抗西方侵略者、捍卫国家主权的壮举应该为世人所铭记。

  日不落帝国的野心

  在亚东商埠开放前,西藏的商品大部分都是从内地输入,主要通过四川、云南、新疆三条线路,部分从邻国廓尔喀(今尼泊尔)、哲孟雄(今锡金)等国输入,同时西藏方面将黄金、麝香、羊毛、药材等物品运往内地。“据估计,每年由四川打箭炉运到巴塘的茶叶不下1000万斤,价值约16万两白银。按英国人李顿的计算,西藏与内地贸易总额,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共值白银208.5万两。这一切都令英国资产阶级垂涎三尺。西藏的市场固然理想,而廉价的原料更令人动心,如西藏的羊毛比英国便宜5倍,皮革便宜12倍,更别说那些稀有产品黄金、麝香、硼砂了。”当时英国商人最感兴趣的是西藏的羊毛,一些发达国家期望通过东印度公司购买到西藏的羊毛,而当时东印度公司却只能在尼泊尔、不丹等国家进行羊毛贸易。此外,矿产资源也是令英国心动的,如英国探险家贺尔德希曾作了如下的自述:“不容怀疑的西藏的许多财富都在这里(西藏东部)一一所谓财富并不只是某些原始粗野的艺术和工品,而主要是无穷的矿产。”

  1764年,英国征服了孟加拉以后,扩张活动开始北移,于是毗邻印度的尼泊尔、不丹和我国西藏地区,便成了东印度公司发展所谓“贸易往来”的主要目标。1786年,东印度公司的上层作出了一个决定,要搜集有关从印度有没有可能去西藏,从而跟中国西部地区通商方面的情报。之后第一任英国印度总督哈斯廷斯就派波格尔去西藏。临行时哈斯廷斯指示波格尔,探察队必须查明拉萨与西伯利亚之间的大片土地和交通情况,以及孟加拉到拉萨、拉萨至附近各地区的道路和居民情况,并设法缔结孟加拉与西藏之间的商约,争取在拉萨设立英国商务代表机构。1774年,波格尔到达西藏日喀则,拜会了班禅六世,送上了哈斯廷斯的信件和礼物,请求班禅为他“疏通”关系,以便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一个地方性的通商条约,允许英国人自由出入西藏做生意。但这个要求被班禅拒绝了。事后波格尔在日记中写道:“中国在西藏的主权,是阻止我前进的绊脚石。”1783年,为了挽救东印度公司出现的经济危机,哈斯廷斯派遣忒涅和桑德斯沿着波格尔的老路,再次潜入西藏。忒涅在扎什伦布寺住了3个月,企图签订商约的事依然毫无结果。忒涅的报告中还特别呈报说清政府对西藏的统治是阻碍通商的根本原因。波格尔和忒涅的前后两次入藏探查尽管失败了,但他们获得了大量有关西藏政治、经济、民族、宗教等方面的重要情报,这就更加刺激了英国殖民者的侵藏野心。

  此外,为了维护其在亚洲地区的既得利益,英国提出了“三个缓冲区,两个同心圆和一个内湖”的战略思想。三个“缓冲区”中,第一个就是“英国管理下的西藏,保证印度不受威胁”;第二个是印度洋,使“印度洋沿岸的国家都在英国的控制之下,海军把守着进出印度洋的所有要道”;第三个是“阿富汗,它挡住了沙皇俄国。”两个同心圆的内圆是:印度西北边境的部落地区--尼泊尔--锡金--不丹--阿萨姆邦--印度东北边境的部落地区;外圆是:波斯湾的酋长国--波斯--阿富汗--西藏--泰国。一个内湖就是英国控制的印度洋。除此之外,还有通往西藏进一步向中国西部扩张。由此也可以看出,挑起侵藏战争是英国的既定目标。

  浴血江孜

  1903年7月,英帝国主义派出以荣赫鹏为正帅、怀特为副帅的一支千人大军,由麦克唐纳少将指挥,开始了对西藏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武装侵略,一场以江孜人民为主的西藏人民反抗英帝国主义武装侵略的战争爆发了。

  1903年12月12日,麦克唐纳率侵略军1150名,携火炮4门、马克沁机枪4挺,越过则利拉山口,于13日占领了仁进冈,14日进占通向江孜的重要门户--春丕。1904年1月4日,麦克唐纳和荣赫鹏又率军越过帕里,于8日推进到堆拉。面对英军即将发起的大规模武装攻势,西藏地方政府在主战派的强烈要求下,不顾清廷“不许轻易出兵”的指示,从各地征调军队两千余人,赶到堆拉以北的曲美新古一带,构筑了两道石墙,组织防御。这些部队属于临时调集,未经训练。藏军指挥拉丁色、朗色林等都无战争经验,以致在兵力部署、作战指挥等方面存在许多漏洞。

  1904年1月,英军和藏军在曲美新古相遇,英军头目荣赫鹏欺骗藏军,要求双方停火谈判。英军在退枪膛一刹那又将子弹上了膛,而藏军遵守约定,熄灭了火枪的火捻。麦克唐纳却暗中调动兵力,抢占山头。英军于山的右侧部署了机枪和炮兵阵地,骑兵在平地展开,将藏军全部包围。荣赫鹏假装拖住藏军指挥官,麦克唐纳指挥英军强迫藏军缴械。拉丁色代本拔出左轮手枪朝天放了一枪,发起了总攻的信号,周围的藏军及时拔出腰刀向敌人冲去。但是藏军却无法打响火绳枪,因为要装一颗子弹,再点燃火才能引发火绳枪,熟练的战士也得四五分钟才能引发。在敌人机枪、来复枪和大炮的密集扫射轰击下,藏军毫不畏惧,用手中的大刀、长矛、铁叉与英军展开了搏斗。英军对藏族军民进行了残酷的大屠杀,随后又乘机攻下了古鲁。据统计,曲美新古战役中藏军共有1400多人牺牲,谈判代表拉丁色及随员也惨遭不幸。英国侵略军战争中惨无人道的血腥屠杀行为更加激起了西藏人民的无比愤怒,进一步点燃了广大西藏人民反侵略的熊熊烈火。

  4月5日,英军继续向江孜进犯。沿途群众自动组织起来阻击敌人的军火和粮食,封锁消息,破坏交通,用长刀、梭标、棍棒协同藏军阻击敌人。4月9日,藏军得知英军已开始向杂昌推进。杂昌是通往江孜的必经之路,这里有一条约1公里长的峡谷,悬崖峭壁,深涧激流。藏军在这一带集中了4000多兵力,决定利用这一天然屏障阻止英军的进一步入侵,保卫江孜。当时英军派了30余骑兵作为先头部队侵入峡谷,而藏军缺乏作战经验,行进过程中惊动了敌人,但利用所处的优越地形,将土枪、土炮、滚木和飞蝗石子一齐向敌人打去,打得敌人团团乱转,无处逃生。最后,进入峡谷的英军先头部队全数被歼。但山谷外的英军用重炮轰击峡谷两侧的山头和山坡,敌步兵在大炮掩护下,从山后和两侧夺取了藏军阵地。英军攻下杂昌藏军防线后,11日侵入江孜。由于驻守江孜的军队大部分调往南面各隘口防守,因而与英军相比,兵力悬殊。在此情况下,江孜守军主动后撤。4月13日,英军占领江孜。

  占领江孜后,英国侵略军将其大部分骑兵和步兵及荣赫鹏的指挥部驻扎在江洛林卡一带,将部分侦察部队和骑兵分散驻扎在郭村一带的藏军防区附近,不时出动小股部队巡逻侦察。侵略军还向江孜宗本(意为县长或县官)及附近各寺庙、庄园的头人发起招降攻势,但却无一人前去应降。江孜失陷后,西藏各地民兵又重新动员起来,征集军队达16000余人,聚集在江孜、日喀则及由江孜到拉萨的大道上。同年5月3日,在夜色的掩护下,1000余藏军袭击了江洛林卡荣赫鹏营地,几乎全歼敌人。荣赫鹏在极度恐慌中带领40名士兵仓惶南逃至康马村,遭到袭击,几乎被杀死。据英国侵略军官华达尔的记载,“我们突然被西藏人的奇怪的战斗喊声所惊醒,几百个西藏人粗暴而尖锐的声音,'基、呼、呼、呜、呜!基、呼、呼、鸣、呜里',这样的喊叫,就在几码的距离,在我们的矮墙外面,接着就是几百枝短枪的爆裂声,子弹从四面八方呼呼飞来,他们的枪炮喷出长条的火舌。”直到5月7日,布兰德军从卡若拉返回增援,英军才又暂时稳住了阵脚。5月26日,英军另一部分增援部队从亚东赶到江孜后,重占帕拉村,藏军拼死抵抗,打死了英军的加斯丁大尉,最终藏军因伤亡过多而退出帕拉村。英军仍不能冲出重围,逃窜亚东求援。途中又受到人民的拦击追剿,愤怒的群众仅凭棍棒石头就打得侵略军如丧家之犬。江孜军民打退敌人疯狂进攻后,群情激愤,全民出动和藏军一起,夜以继日地修筑工事,地道从白居寺可直达宗山和强扎洞,从街巷的屋舍到宗山的南面都连接起来。白居寺的制高点上设有炮台一座,台枪一杆,并建立了值班哨制度,寺内喇嘛全体出战,使英军在两个月内陷入被动,没有进行大的军事行动。藏军通过帕拉伏击战将英军赶出了江孜。

  6月28日,英国侵略者为争夺江孜发起了新一轮的军事进攻。英军以江孜附近的紫金寺、帕拉村和江洛林卡三处为基地,包围了江孜宗政府(意为县政府)及街巷的藏军,在通往拉萨和日喀则的道路上进行把守,并将江孜宗政府和江孜城的水源完全切断。宗政府位于江孜城中央一个突出的小山上,碉堡式建筑非常坚固,是江孜平原的制高点。7月3日,英国侵略军头目荣赫鹏发出最后通牃,限藏军于7月5日前撤出宗政府,否则采取军事行动。西藏方面自然不能接受,英军遂于7月5日上午开始向江孜城区发起总攻。在江孜宗城堡上藏军猛烈的反击下,英军死伤严重,虽然有优势的装备,但是仍然不敢靠近。据西藏和平解放后江孜83岁的伟堆旺雄和68岁的奔巴次仁两位老人说,“藏军守住山,敌人不攻就不开枪,等敌人攻的时候就用火药枪、抛子(藏民放羊用的一种工具)和石头一起向敌人打。这样敌人围攻了几天仍然打不上去。藏军在山上不但毫不动摇地进行防守,而且还有时下山来摸敌人的营房。在这里守了1个月,山上的存水喝干了,他们就在晚上将人用绳子从几十米高的悬崖上吊下来取山下的一坑污水喝,最后污水也喝干了,就喝自己的尿。在这种情况下,藏军和民兵始终没有一人动摇。”最后,英军使用了大口径的火炮,以优势炮火将江孜宗城堡轰开一个缺口,并组织步兵冲锋。在藏军和民兵弹尽粮绝时,英军展开强攻,藏军和民兵以刀、矛、棍棒等与英军展开白刃搏斗,但终因伤亡过重,一部分从西南方向的悬崖上用绳子吊下来,突出英军的重围,转移到白居寺继续投入战斗,另一部分来不及突围的战土就和敌人徒手搏斗,最后跳崖殉国。

  沉重的灾难

  英帝国主义发起的侵略战争给西藏地方带来了深重灾难。英军在侵入西藏期间,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犯下了滔大罪行。宗山沦陷后,英国侵略者抢夺了近百吨粮食和数吨火药,据英国侵略军军官华达尔在《拉萨和它的神秘》一书中记载,“我们把火药投进江心毁掉。由于我们粮食奇缺,因此,当我们获得大批粮食,包括大麦、面粉、豌豆等约100吨之多的时候,这对我们来说就比那批土制火药更加重要。粮食完全没有坏,便由一连串骡子和搬运夫运到我们营里去。还找到大批的牛、羊肉干。”

  战后,英国侵略者先后屠杀了四五千的藏胞,焚烧劫掠了寺庙。对此,哈多中尉写给其母亲的信中供称:“检视过城堡后,我走到下方的僧院找乐子。--僧院内所有的门都上了锁,我们找了一把锤子,一一把门敲开。”“我们坚信僧院必有黄金和宝藏,”镀金佛像被一一劈开;但令人失望的是,佛像内除了经文,什么也没有”。荣赫鹏在给艾米的信中说:“我今天开始整顿僧侣,他们根本不值得我们浪费枪炮弹药,我命令他们5日内不交清罚款,军队将占领僧院。”他在给海伦的信中,更恬不知耻地写道:“今天开了一次委员大会,将我找到的东西分给大家,我分得了12样物品。”荣赫鹏的掠夺品成为他几十年中馈赠亲朋好友的珍贵礼品。据萨马达57岁的登珠和62岁的顿巴测仁说:“敌人每到一地就抢老百姓粮食、牛羊来吃;没有柴就拆老百姓的梁柱来烧火,并且还把寺庙里的一尊金佛抢走了。”

  掠夺物质财富还算不上荣赫鹏率领的英国侵略军的主要“收获”,他们对西藏的珍贵文物也进行了有预谋的无耻抢掠。在1904年的侵藏战争中,随同英国侵略者同行的还有考古学家L·A·华达尔。根据这位亲自参加抢劫的专家的看法,这次掠夺来的西藏珍贵文化财产,是当时欧洲从未获得的最丰富的西藏文献。涉及的科目广泛、数量巨大,令侵略者非常得意。在他亲自罗列的清单中,许多文献和文物具有相当重要的永久展出的价值,是世人所不知的罕见珍品,因为“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无法找到范围如此之广、趣味如此浓厚、意义如此深远的西藏文献,它们绝对是早期东方历史资料的真迹”。据麦克唐纳所著《旅藏二十年》一书中披露,就可看出数量之巨大。该书称:“1905年1月,我因有特别职务,被派到加尔各答,担任分类编订图书及珍贵物品目录工作。这些东西,就是我同威德尔大佐在西藏搜集的,件数之多须有400多骡子才能驮运。其中包括许多珍贵而希罕的喇嘛书籍、神像、宗教作品、盔甲、武器、图书、瓷皿等物。大部分瓷器,送给精于鉴别的搜集家克钦纳博士。所有这些贵重艺术品,原来藏在印度博物院,而且我也在里边担任工作,以后便把它分别存到英国博物院、印度博物院、保得利图书馆和印度公署图书馆。”英国侵略者的一桩桩罪行、一笔笔血债,西藏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西藏独立论”的开始

  战后,英国侵略者趁西藏政局动荡之际,开始对达赖及其身边的贵族进行拉拢,向他们馈赠礼品,提供医疗服务,以小恩小惠进行联络。接着,又从江孜、亚东一线日益增长的中印贸易中给予垄断西藏商业活动的贵族们以大量的方便和实惠,使愈来愈多的西藏贵族的经济利益与中印贸易直接或间接联系起来,改变他们的根本立场。

  达赖到达北京时,英国把熟悉中国国情的殖民司老手庄思敦、印度负责西藏事务的鄂康诺、精通藏语的印人达斯和锡金王子等都派来配合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专门做达赖的工作。诱使达赖喇嘛及其亲随改变对英帝的态度,并以此作为不再阻扰他们返回西藏的条件,表明达赖必须对英国友好,听英国的话,才能同意他返藏。1909年,达赖返回西藏,确立了靠拢英国、疏远清政府的政治路线,并开始阻挠清朝川军入藏。

  1910年2月,达赖决定出走印度,过了当拉山后,达赖直接赴英国驻亚东商务委员麦克唐纳的住宅,在此休息一日。达赖写信要求英国予以保护,正式开始投入英人怀抱。达赖的这一举动配合了英人百年来的夙愿,英国就势在国际上推出了臭名昭著的“西藏独立论”,在西藏人民和祖国之间制造裂痕。

  江孜抗英保卫战的失败给西藏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危害了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破坏了民族融合,对后世影响甚大。这场战争是20世纪初中国人民反对外来侵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藏族人民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让侵略者深刻认识到中国人民的勇猛无畏!虽然这场战争已经过去了百余年,但历史的悲剧不能重演,勇士们的鲜血不能白流,这种爱国精神应该在西藏得到弘扬,尤其是在酉藏当代年轻人中广为传颂,提醒他们毋忘国耻,牢记历史的教训,看清“藏独”真面目。

(责编: )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