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侘寂之美 被时间洗亮的冲赛康扎康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韩海兰 王媛媛 卢明文发布时间: 2016-07-22 09:30:26来源: 西藏商报

  位于八廓街北街的冲赛康扎康外墙顶上有一条明显的赭红色带。这种墙体广泛用于藏式贵族和宫殿宫邸等的传统建筑,学名叫“边玛墙”,取名于制作这种墙体的材料——“边玛草”。边玛墙是边玛枝干去皮、晒干,切成30公分长短,捆扎成手臂粗细垒砌而成。砌筑边玛墙的时候,先把捆扎好的边玛树枝铺一层,再上加一层黏土夯实,这样重复砌筑,到了顶部还要进行防水技术处理,墙体基本筑成后,在墙面上涂一层赭红色的颜料,边玛墙就这样形成了。

  据说,最早使用边玛草砌墙是在山南。当时的士兵无意间将弓箭射向边玛草丛,箭竟然插入边玛草丛,既没有折断也没有掉落,聪明的藏族民先祖便想到把边玛草砌在堡垒上当掩体,这样打仗的时候敌人把弓箭射过来,箭就可以直直插进墙体里,既不会折断也不会掉落,起到了“草船借箭”的作用。

  因为边玛草本身有毒性,能够抵御虫咬等生物破坏,冲赛康扎康外墙的边玛墙,保存了上百年依然坚硬如初。经历过一年又一年的风吹日晒,反而透露出岁月里本身的那股寂然安静。

  白墙黑框

  窥见时间洗礼的斑驳

  和所有的藏式建筑一样,冲赛康扎康的外墙以白色为主,毛石经过粗加工后,堆砌再涂白色浆。传统藏式建筑毛石堆砌的时候不像今天我们看到的修建房屋那样,脚手架搭在外面,它是砌反手墙技术,也就是在堆砌过程中不搭设外脚手架,而是搭设于内墙,工匠一般从内向外反手砌筑。这样砌出的墙体外墙面如同砖墙一样,十分平整、美观。由于传统藏式建筑外墙上窄下宽,墙体形成一个小小的斜坡。

  房子堆砌好,或是新年伊始,人们站在屋顶或墙上,用装满白色涂料的桶,从上往下倒浆浇涂。如今再看冲赛康扎康的外墙,毛石堆砌,浇涂的白色涂料,依稀能窥见经过时间洗礼的斑驳感。眼尖的你,或许会在不起眼的墙壁一角,看到略有些白色的涂料已有脱落的迹象。

  冲赛康扎康外墙的大门以及窗边有黑色上小下大的边框,寓意为“牛角”,传说能给人带来吉祥。藏族古代曾信奉的图腾之一是“牦牛”,随着时代的发展,原始的图腾被写意为牛角,简练、概括的艺术形象,装饰性极强。这种不仅加大了门窗的尺度,还与建筑向上收分相呼应,使得建筑外观看上去更具有稳重感和庄严感。

  精心雕饰的窗户

  抬头望见的华丽

  略微抬头,宽约60米的冲赛康扎康外墙,大约有二十多扇上小下大呈梯形的窗户,这些窗户都有着传统藏式建筑的特点:洞口尺寸普遍偏小、窗台高度较低。一扇窗户通常由:窗框、窗扇、窗楣、窗帘、窗套、窗台等构成。

  窗楣的作用是防止雨水对窗及窗上装饰的损毁,做成短椽形式,自身也起装饰作用。窗楣的位置在窗过梁的上方和下方,过梁下方的短椽作一层,涂上绿色,并在弧形面上绘制花纹图案。过梁上方的短椽作两层,长方体木条制作,层层挑出,并漆上深红色。

  一阵风吹过,冲赛康扎康外墙的窗帘亦随风而动。白色窗帘下绿色花纹的窗楣,绘就的绿色枝叶似乎也在随风摆动。

  雀替是中国古建筑的特色构件之一。宋代称“角替”,清代称为“雀替”,通常被置于建筑的横材(梁、枋)与竖材(柱)相交处,作用是缩短梁枋的净跨度从而增强梁枋的荷载力,减少梁与柱相接处的向下剪力,防止横竖构材间的角度之倾斜。

  冲赛康扎康大门处的雀替分为两层,上为长弓,下为短弓,其形好似双翼附于柱头两侧。当你进去冲赛康扎康大门时,不要忘了停下匆忙的脚步,抬头看看头顶的这片“华丽”雀替。

  彩色的缠枝莲纹

  寓意吉庆与生生不息

  看完冲赛康扎康外围的建筑装饰,再移步到门口两侧房间。被一段梵音而吸引,继而走进一家书坊。书坊的门槛和传统藏式建筑的门槛一样,要想进去,得适当地抬高脚。这样高高的门槛据说可以用来阻挡高原上的风沙。

  一走进房间,人们就会被屋内两个红色的圆木柱头吸引。抬头仔细看圆木柱头上方的横梁,上面绘着缠枝莲纹。这家书坊的老板、藏学家东智介绍,缠枝莲纹,又叫缠枝如意纹、串枝莲、穿枝莲,是一种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植物纹样。横梁上绘就的缠枝莲纹,以莲花为主体,以蔓草缠绕成图案,绿色的蔓草、或粉或红的三层莲和多层莲,自圆木柱头两边蔓延开来。据介绍,这种植物绘画纹样因其结构绵延不断,寓意吉庆与生生不息。

  看着“裸露”在外的特色古建,东智告诉记者,古建能够存在300多年而依然能为人们所见,其重要之处除了先辈的聪明才智,更重要的是后人尊重古建,保护了它基本的特色和框架,希望更多的人参与到古建保护的行列当中。

  侘寂,是一种直观的生活方式。在简洁安静中融入质朴的美,经过时间的洗礼,接受自然的变迁巡回。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旧址陈列馆所在的藏式传统大院名为“冲赛康扎康”,位于八廓街北街,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是一座具有非常浓郁藏式传统建筑特色的古建大院之一。

  两个威武的石狮子矗立在红色大门的左右,大门上方悬挂着“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的题匾。赭红色的边玛墙、白色的墙壁、黑色的窗框、深红色的窗楣、彩色的雀替、黑色的梯形门框、室内彩色的缠植莲纹……这一切,都在向过往的人们讲述着经过时间照耀却依旧光泽的历史。

(责编: 王慧龙)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