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阿来2015将迎新作“大爆发” 至少出5本书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5-05-14 10:01:40

  有的作者下笔动辄洋洋万言,但自我重复的痕迹显而易见;有的作家谨慎克制惜墨如金,不出手则已,出手则不凡。阿来,无疑属于后者。

  从1994年开始写长篇处女作《尘埃落定》,至今20年来,阿来还有两部长篇《空山》和《格萨尔王》已出版。《空山》是表现20世纪中国历史进程中藏族乡村文化的变迁过程。凭借这部小说,阿来于2009年获得第七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作家”奖。2009年阿来出版的《格萨尔王》,用现代小说方式重写了史诗“格萨尔王传”。

  在作品数量上,阿来算是“低产”,但是从作品质量看,阿来用作品在读者心中的分量证明了,他的文字,从历史到现实,从虚构小说到非虚构历史,都做到了言之有物,技艺非凡。

  对于即将到来的2015,阿来对记者说,他将拿出这几年自己积累的行走和思考成果,以作品的形式与读者分享,“至少要出5本新书。此外,在延续多年高原行走、地理文史考察的同时,我会拿出较多的时间用于写作。”


作家阿来

  关心历史不是讲传奇故事

  近期的阿来,又“听”到了他内心写小说的召唤,连着写了两部中篇小说。早在2014年8月趁采访之机,记者也在阿来的笔记本电脑上看到这两部中篇小说其中一部的开篇,文笔一如既往地简洁、明净。阿来说,这两部中篇,按照计划将在2015年年初的《人民文学》《收获》上首发。

  华西都市报记者(下称记者):您这两部中篇小说中,一个线索是“虫草”,另一个是“松茸”。这两个可都是现在炒得很红的商品啊。这是想表达您对一些现象的批判吗?比如在一些乡土小说中所表达的,外部世界对传统地区生活的冲击?

  阿来:如果仅仅想表达这些,那意义不大。小说家的主要职责不是批评谁,而是用艺术的手法,能启发读者一起思考。我一直在观察,像虫草和松茸这些大自然的物种,借着一个商业链条,身价倍增。而它们的原产地居民,并不是主力消费群的身份。在我看来,这真是现代都市疯狂拜物教的生动象征。我也在思考:对物种的过度开采,造成生态破坏,这个代价该如何评估?这种现象背后的根源在哪?

  记者:您当下思考的成果是怎样的?

  阿来:我想,改变一个地方的经济结构,保护生态,可能还不光是政府的责任。过度的商业推广,疯狂的商品消费,也是让传统资源被城市消费绑架的重要原因。在一整套商业流程模式越来越圆熟之时,有没有人反省:要不要这样做?商人赚得巨额利润之后,应该有一颗对传统资源的敬畏之心,或者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对原产地地区的反哺机制。

  记者:您此前的作品,比如小说《尘埃落定》、《空山》、《格萨尔王》,或者非虚构《瞻对》多是离当下较为远一些的历史题材。而现在你的写作题材偏向现实社会生活题材,目光好像更专注于当下现实。这是自然的还是有意的转变?

  阿来:我以前写历史,从来也不只是为了写历史。不是为了讲个传奇故事,或者做几场热闹的百家讲坛。我是基于现实关怀,去历史深处找源头。毕竟,现实是沿着历史的脉络走到现在的。历史与现实始终交织。写《尘埃落定》《瞻对》这些,将历史理清楚后,我的写作,自然想要离现实更近。

  他将集中呈现“高原行走”

  阿来不是那种“书斋里的作家”,这些年来,他多次在川藏线上行走,祁连,地理山川,历史人文,奇花异草都是他的寻访对象。

  记者:这几年,您都去高原上做植物考察,高原植物摄影。这些考察的成果,什么时候以作品的形式,与读者见面?

  阿来:2015年,我就是要陆续出我这些年在青藏高原考察的植物学成果,大概是三到四本的作品系列。不过我想说的是,青藏高原除了是一个大的自然存在之外,还是一个大的历史载体。我还正在写一些这些年行走高原,对沿途人文历史和现实生活进行综合思考的文章系列。

  记者:这些随笔应该跟《瞻对》那种非虚构历史体裁相似吧?目前进展如何?

  阿来:比《瞻对》的写法更自由。准确的文体定位,意义并不大,重要的是写得好不好。我写的这些文章,主要是这些年来,我以川藏线为核心,在高原上进行大面积行走、思考的文学结晶。我已经跟一个腾讯文学签约,这些文章在一个固定专栏“大家”上首发连载。

  记者:看来2015年将是您的作品出版集中“爆发”的大年啊!

  阿来:我初步算了一下,2015年我至少要出5本新书。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我很少出新书,因而造成的一个积累吧。

  不掩饰对世事的真实反应

  2014年8月,阿来的长篇非虚构作品《瞻对》在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类别的终评阶段中,获0票。阿来公开对这种结果表示质疑。这种坦率不掩饰的做法,成为文化圈当时的一大焦点。

  记者:当时您直接说出“我抗议”,现在想起来,会感到后悔吗,比如说当时其实可以谨慎、委婉一点?

  阿来:我不会后悔。当时表达质疑和抗议,是自然而然的真实反应。我从不掩盖自己对世事的真实反应。

(责编: 吴建颖)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