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陈琴:在海拔6500米之处书写新闻人的骄傲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王淑 马静 发布时间: 2015-07-29 16:05:10来源: 中国西藏网

       编者按:50年的历程,在西藏这片高原热土上,发生了无可比拟的巨大变化。每一个新起点、新跨越发生的当下,都留有一代代与西藏结缘、有故事的人的印记。而流淌在每个人心底的那段西藏时光,也正是岁月长河中最珍贵的记忆,浓缩着一个时代的梦想。 

  登上过6500米的珠峰冰川,进入过被称作“生命禁区”的阿里无人区,冒着落石危险徒步进入因地震而成为孤岛的樟木……陈琴说,记者就是要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及时向公众传递信息。 

陈琴在西藏藏北无人区采访
陈琴在西藏藏北无人区采访

陈琴下乡途中
陈琴下乡途中

  “无论是身处海拔6500米的高山,还是寂寞荒凉的无人区,甚至是直面生死考验与亲情离别,对我而言,完成报道任务往往是第一位的。”央视驻藏记者陈琴这样描述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在她看来,在西藏的工作有艰辛、有痛苦,但更多的还是快乐。

  五年时间,陈琴走遍了西藏60多个县,世界屋脊的屋脊、那曲无人区、墨脱秘境、藏文化发源地、昌都茶马古道……都留下了她的足迹。“只有在西藏这块丰富多彩,地域层次分明、色彩丰富的土地,只有走近它才看得到自然的风景和人生经历的风景,在这里生活是一种心情,它让你以平等的目光和胸怀平视一切事物,它让你面对的一切交流和感受使人文关怀,平等和关爰。”

  “在西藏海拔最高的双湖县(平均海拔近5000米,不生长树木),无数人都试过种树,但无一例成活。双湖县长南培去年从拉萨运回一棵桃树放在自家的阳光棚里,今年6月再去他家时,那棵桃树已干枯了,这就是双湖真实的自然条件和状况。”深入农牧区采访时,陈琴就住在农牧民的帐篷里,和他们同吃同住。她说,这样能很直接地感受到他们的生活和对未来的期望。而农牧民的朴实和对生活的真诚态度,也常常使生活在大都市的陈琴羡慕不已。

   

珠峰途中
珠峰途中

  6500米的考验定格生死情谊 

  在西藏工作需要克服太多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困难,每一个进入高海拔地区的人,身体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反应,对很多人而言,头痛已是一种自然常态的表现。虽然没有那么直接的生死较量,却是对生命意志的极大考验。职业的需要使陈琴更加客观地认识了这片土地,一次在珠峰的采访经历令她至今记忆犹新。

  2013年珠峰冰川科考队在海拔6500米钻取147米冰芯,为全世界科学家进行第三极气候环境研究。“这个过程十分艰辛。我和采访团队从大本营徒步到海拔5500米时,已发生轻微脑水肿,视线与听觉都已开始模糊,为使自己保持清醒,我把手机音乐开到最大声。”这是陈琴在珠峰遇到的第一次考验。“当时天空突然飘起鹅毛大雪,我静坐下来思考是继续往上爬还是下撤,下撤很容易,可科考队员和物资都已向海拔6500米挺进,如果我们下撤,钻取冰芯的过程将无法记录和报道。后来队员找来三头牦牛一组的驼队把我拉上去,在海拔5800米的地方适应了四天。”第二次考验,则来自陈琴强烈的身体不适。“各种高原反应,还闹肚子。没有药品,最后只能把大蒜烤糊了吃。很幸运,有科考队员从6500米下撤到营地,身上有一板诺氟沙星胶囊。”

  第三次考验是做《珠峰冰川取芯记》的节目,在海拔6530米的东绒布冰川,陈琴和采访团队一起度过了难忘的十九个小时。“上去的时候特别艰辛,两个高山向导背着我、扶着我,很费劲地走到那无比遥远的帐篷。”因为帐篷是搭在冰川上面的,风特别大,连上厕所都无法前行,只能足足憋了19个小时,等到第二天早晨躲在冰塔林里上厕所时,手都已经冻僵了,“解不开裤子,只得叫同事帮忙。”陈琴感慨地说。

  在6500米绿色帐篷里,外面风雪交加,身体极难受,我不由得吸了一罐氧气,队员们说这氧气牦牛驮上来实属不易6000元一瓶,早知道我哪敢吸这氧气啊,可见所有队员为使更需要的队员能吸上氧气,大家都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在这高海拔的艰苦环境里,每个队员都真诚替对方着想,尊重彼此的生命。

  “坐在帐篷里,队员们浑身都是雪,干裂着嘴唇,还在跟我们讲顺利完成钻取冰芯带来的喜悦,这是永远难忘的镜头。”后来,陈琴写了一篇文章《来自6500米的考验》。“这个考验是非常非常具体的,每天早上起来穿鞋子需要半个小时,弯腰吸氧,系鞋带,弯腰吸氧,再走到做食物的帐篷里,等吃饭,一顿只能吃半碗稀饭,吃不下,在西藏高海拔工作就是这样一个工作状态,太不容易。”有了这次经历,陈琴更加理解西藏登山队员帮助他人力争登上高峰,不计个人得失的忘我精神。“他们已把我们看成生死兄弟。”

    用我们的镜头记录西藏 

  身为记者,无论事件发生在哪里,奔赴现场还原真相是职责所在。今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为及时向全国报道地震灾区受灾情况,陈琴和她的同事在第一时间奔赴聂拉木灾区。4月27日徒步进入孤岛樟木,在行进过程中,山体滑坡,碎石不断滚落,阴雨绵绵,道路泥泞难走。“滑坡带是一些小碎石垒砌起来的,不牢,不小心就有滑下去的危险。我们跟着年轻消防战士,他们步子迈得很大,一不留神我的脚卡在石缝里,无法前进或后退,此时,山坡上不断有碎石滑落,慢慢地只见大的石块也随着碎石向下滚来,同事益西紧张得不行,当时垫后的消防支队长冲上来拎着我就走了。”陈琴说,这样的事情不只一次,每次发生危险都有人民子弟兵及时护救。“灾后的尼泊尔余震不断,在一次抢险拍摄中,恰好飞过来一架尼泊尔的直升飞机,引起山石的震动,满山石块飞落,一块巨石从我身后大约半米飞过落地,又是一名救援部队的负责人拽着我跑。这次我真的被吓着了,如果不是他我就会被石头击中,后来我跟他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2014年7月,陈琴和采访团队去阿里无人区做藏羚羊科考,从电视媒体的角度深入报道阿里藏羚羊的生存现状。去往阿里的途中,车队中的一辆车迷路了,另一辆车去找,其他车辆必须继续向前赶路。在一片茫茫雪海的草原上,几个人吃力地在雪地里花了近两小时搭建两顶帐篷。陈琴感叹,在这片土地上和大家打成一片,喝酥油茶、吃糌粑、吃生肉,这样的生活不觉得苦。“西藏磨练丰富了我的人生,是这片沃土实现了我人生的重彩。”这次采访对陈琴来说格外有意义,“我们了解到,现在野生脊椎动物数量已经超过800种,事实证明因为有这样一群人为西藏生态呕心沥血一直努力着,包括国家对西藏生态保护的投入,脆弱的西藏生态才有良好的保护。现在西藏藏羚羊已经超过20万只了”。

  这些年,陈琴和她的同事一直在用镜头记录着西藏变迁。“西藏真的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2006年实施的农牧民安居工程,现在已逐步实现定居。西藏各乡镇都有卫生院、学校,特别是农牧区。而且西藏越来越重视学前启蒙教育,开设了学前班。我觉得这是最深层次的变化。”陈琴说,从民族传统手工到非遗的保护,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相互交织,冲撞和融合……这些变迁我们都一一记录下来了。“希望我们的新闻不仅客观真实,还具有一定的资料价值和历史研究价值。”

  后记: 

  在高原,记者的眼里不仅仅是认识西藏,更要用心去感知西藏,用他的笔不仅仅传达受众群体的信息,是记录历史印迹,自然的永恒,和汉藏血浓于水的民族相系情感与爱。是纪录这片故土人民用汗水和智慧改变生存环境,讴歌时代振奋人心作品。

  特殊的高原地理环境造就了这一大批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优秀群体,他们正经历的与这片高天厚土同甘共苦的生命历程,这批务实敢于创新,充满激情,乐于奉献的优秀群体会走得更高、更远。

(责编: 吴建颖)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