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纳兰词:家家传唱饮水词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米广弘发布时间: 2017-04-12 10:37:44来源: 中国西藏网

  读纳兰词的年岁颇有些“少年不知愁滋味”,便自忖找了知音。于是捧着他的词,在初春、盛夏、深秋、寒冬的院子里且行且吟,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受了几多山城水驿,生活在帝都,眼前更是一更的风、三更的雨、漫天的雪、茫茫的夜、须臾的年,一种伤感之情兀自充满心灵。

  喜欢纳兰词究竟是难以言说的,恰如纳兰《少年游》中所言:“称意即相宜。”纳兰词这句说的是爱情:深爱一个人的时候,常常要问:“你喜欢我什么”,答案其实真的很简单,爱就爱“称意”这两个字。看着你眼睛觉着舒服,听到你耳朵觉着舒服,闻着你鼻子觉着舒服……就是称意,以此来解释缘何喜欢纳兰词,我以为尚不足也。 诗词是有意舍弃了文学和生活的表象,直指人的心灵和灵魂,与我们的情感最微妙之处相连,与人类的生命节奏相关。每个人的内心,常常都会有一种朦胧的韵律,如清波之渺渺、荷香之淡淡、杨柳之依依。

  当读到一首诗词,内心的这种韵律便会涌出,与诗词的节奏、旋律产生共鸣,每逢此时便被这首诗打动,尽管它们有时并不甚高明。然而,对于这两种心灵韵律的契合,我们并不总能详加体察。诗人本人风花雪月的故事,爱恨情仇的演绎反而更能打动人们,其实就是一种心灵的共振、情感的牵结、灵魂的交谈。喜欢它,一定是他或他生命的一部分打动了我们,对于纳兰词来说尤是如此。

  严格说来,纳兰词是“仿”出来的,若依启功先生的说法:“唐前的诗是淌出来的,唐朝的诗是嚷出来的,宋朝的诗是想出来的,宋以后的诗是仿出来的”。然而这并不妨碍几百年后的我们进入纳兰的心灵世界:“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纯,“绝域生还吴季子”的诚,“天上人间情一诺”的真,“情在不能醒”式的“索性多情”,如斯种种至情至性,撩拨了内心深处那根“一往情深深几许”的弦音,让我们为卿痴狂,“共君此夜须沉醉”。

  正是在这种无来由的喜欢中,一直深读纳兰词,可是心中的纳兰反而模糊起来:这位公子竟在何处呢?是在淅沥的风雨中,寂寂的金井旁,为伊人葬花?还是在月明星稀的渌水亭畔,清风徐徐的合欢树下,与朋友赏花观荷?抑或在深秋的黄昏,萧瑟的西风中,怀揣一卷诗词,按剑垂鞭,慢慢地走进那半透明的深深的蓝里……

  不管在何处,就是喜欢,想去为他伤、为他悲、为他痴、为他狂,爱上他是很容易的情,一如一泓清汪的碧水照出每个人的灵魂。譬如:当时只道是寻常,又如:泪浥红笺第几行,再如:记当时垂柳丝,花枝,满庭蝴蝶儿。

  相遇总是太美,至情如纳兰者,倾其一生,苦苦诉说,却不脱离殇二字。《楚辞》中云:“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人的生命存在,从未永恒,总也无法超越这个平常的字眼。然而我们还有相知,一如三百多年后,与纳兰结缘,家家传唱,听他,懂他……  (中国西藏网文/米广弘)

(责编: 周晶 常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