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次仁央宗,羊湖边农家走来的歌手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刘峥发布时间: 2017-07-18 09:58:08来源: 西藏日报

认识次仁央宗有些年头了,这个被老公调侃“唱得比说得好”的歌手,从最初看到媒体就想躲,到后来磕磕绊绊接受采访,再到现在接受采访时的侃侃而谈,次仁央宗近年来可以说发生了很大变化,“倒不是说我成熟了,而是通过不断地学习积累,我有东西可以说,而且说起来也比较流畅和自信了,以前躲媒体,也不是害羞,是不自信。”正在忙于喜迎十九大文艺晚会排练的次仁央宗说。

青歌赛上一举成名

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的次仁央宗,在西藏也可以说是小有名气了,但由于害羞,或者像她自己说的不自信,以前媒体对她的报道并不多,尽管在西藏大小晚会上几乎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但在全国知名度并不高。

让次仁央宗在全国一举成名的是她参加了央视举办的青年歌手大奖赛,她用自己极具藏族特色的明亮嗓音,获得第十五届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民族唱法第四名的好成绩,同时被评为该次大奖赛十大歌手之一,青歌赛的大众评审团更是赞誉她为“亿万观众心目中的歌王”。

青歌赛初赛期间,著名歌唱家张也对次仁央宗评价说:“来自西藏的美女次仁央宗,你的声音很清凉、很透彻,有一种独特的味道,用你独特的嗓音可以表达不同的音乐,我和几位专家评委私下里都对你的嗓音特别欣赏。祝贺你!”

而著名歌唱家李谷一评价次仁央宗时说:“多少年没有听到如此地道、天籁般的歌声了,你是真正的藏族歌后。”

说到被资深前辈肯定的时候,次仁央宗还是很惊喜,“我觉得这种肯定对我来说特别重要,因为参加这个比赛就是为了锻炼自己,并没有考虑能得奖和高人气之类的问题。”

说起那次青歌赛的经历,次仁央宗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毕竟一起参加比赛的歌手都很优秀,很多人都是国家一级歌唱演员,能在第一次参加这么正式专业的比赛就获得不错的名次,是自己没有想到的。要知道,很多歌手参加过很多届才能获得奖项。

有专业人士说,次仁央宗参加青歌赛获奖,可以说走出来得正是时候,西藏歌坛的局面,在女声方面,才旦卓玛老师年岁大了,德西美朵、巴桑、格桑曲珍又几乎是同时代的歌手,而早几年前从青歌赛上走出来的歌手索朗旺姆又离开了西藏。年轻歌手中,男声走出来了个次仁桑珠,而女声几乎没有能扛起西藏歌坛大旗具有号召力和代表性的歌手,次仁央宗的冒尖,可以说是缓解或者说是改变了西藏女子歌坛青黄不接的局面。

下乡演出练就的本领

次仁央宗并非是一夜成名,参加青歌赛前,在西藏,她已经打拼了8年,而且每年,她都有几十场下乡演出的任务,那些演出很多都是在偏远的山村和牧场。次仁央宗说:“我的成功要归功于每年下乡的演出,下乡演出不存在提前录音之类的事情,那种没有华美灯光、没有专门舞台的演出,拼的都是真功夫,我的舞台经验就是这样锻炼出来的,因此再大的场面也不会怯场。”

“其实,相比青歌赛这种大舞台,我还是喜欢那种天为幕地为台的演出,跟农牧民在一起,他们那发自内心的欣喜的表情、那渴盼和欣赏的眼神,那真诚而热烈的掌声,比我在华美舞台上拿到任何鲜花都高兴,所以我特别喜欢下乡演出。”次仁央宗说。

参加完青歌赛回到拉萨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家乡的望果节,家乡人盛情邀请她回去参加节日演出。接到邀请时,次仁央宗特别开心,“我对家乡是很热爱的,虽然比赛之后在其他人眼中我是个小有名气的歌手,但是能回家乡为自己的乡亲们演出,是我最大的荣幸。所以接到邀请时,我觉得比拿了奖还开心。”

回乡表演的时候,次仁央宗穿着演出服,站在舞台上为家乡人唱歌。她这次表演并没有规定曲目,而是台下的乡亲们点什么她就唱什么,一连唱了十多首,让家乡人过足了瘾。

“回乡演出有演出费吗?”

“没有,回乡演出不能要演出费,如果要了,我自己心里都会过意不去的。”次仁央宗笑着说。

扎根故土只为回报西藏

央视青歌赛的舞台是个大舞台,很多专业文艺团体会从青歌赛获奖歌手里选拔人才,而次仁央宗的获奖也给她带来了机会,内地的很多公司、文艺团体竞相向她投出了橄榄枝,可是次仁央宗都婉言谢绝了。

“这次比赛,给我带来了很多荣誉,也带来了很多机会,有些单位给的条件还很诱人,包括解决爱人的工作和孩子的入学问题等。但是我都没有同意,西藏是我的家,我离不开。”次仁央宗诚恳地说,“我觉得我是西藏走出来的歌手,不管发展到什么程度,我都是西藏的孩子。我来自西藏,西藏的山水养育了我,所以我要用自己的歌声来回报家乡,为西藏文化作点儿贡献,我要扎根西藏。”

次仁央宗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里充满了坚定。

2013年,为了更好地丰富和充实自己,次仁央宗考上了西藏大学艺术学院研究生,很多人问她为什么不去外地读研,偏偏留在西藏。她的回答很简单:“因为这里是西藏,我想对西藏的音乐有更多的研究,把属于西藏的歌儿唱好,这里有最真实的西藏文化,所以我选择了留下来。但我也不排斥其他音乐,我觉得可以把西洋音乐的科学发声方法,借鉴和运用到西藏传统音乐中,同时还可以把其他民族的优秀音乐元素融入到西藏音乐中。”

次仁央宗的决定得到了才旦卓玛老师的支持,才旦卓玛也是希望她留在西藏,承担起让更多人知道西藏本土音乐的重任。

虽然现在的次仁央宗成名了,但是在她的心里,自己还是那个来自山南羊卓雍错边的农家姑娘。

羊湖边的温暖亲情

次仁央宗的老家在山南的羊卓雍错旁边,是个风景宜人的好地方。在她小的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兄弟姐妹又多,二姐19岁就离开家打工赚钱去了。

“虽说当时上学不需要什么钱,但姐姐赚的钱不多,勉强能维持我俩的生活,但是她一直都把我带在身边,供我上学读书。我考上上海音乐学院的时候,学费特别贵,要一万多,家里根本没办法承担。当时,姐姐到处找亲戚朋友借钱,连100元、200元的都拿着了,就这样一笔笔凑起来,姐姐记满了整整一个本子。”次仁央宗提起姐姐的时候,没有做太多的介绍,可是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的泪光和因为哽咽打断的谈话,足以感受到她对姐姐的感情。

提起姐姐,次仁央宗有些激动。这时,旁边她的老公说道:“我知道她有些话一直不好意思说出口,那我替她说几句。央宗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为姐姐曾经非常坚定地支持她读书,所以她才成了家里唯一一个走出来的孩子。她一直很感谢姐姐,但是本来她就不爱说话,也更不好意思去表达。”

“那么想回报姐姐,为什么不把姐姐接过来一起住?”

次仁央宗说:“我之前也跟姐姐说,‘你看我现在能唱歌,能赚钱,能养活你和姐夫了,你就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可是姐姐说她已经习惯了那种忙碌的生活了,怕过来之后不适应,我也就没强求。现在过节的时候还是会回去和家人们一起过。你们看,这些油条、奶渣都是家里人给寄过来的,吃起来就是跟外面买的不一样,不光好吃,这里面还饱含着家人的亲情。”提到羊湖边的家人,她的脸上洋溢着温暖的幸福。

虽然次仁央宗从六岁之后一直是姐姐养活的,但是她对母亲的感情也是很深的。在母亲去世的那段时间里,次仁央宗的情绪很不好,一直没有参加任何活动。正在这个时候,与中央民族乐团合作的九省巡演“西藏春天”栏目组多次邀请她去参加演出,每次她都拒绝了。但当她想到自己是西藏的歌手,这是宣传西藏的好时机时,最后她还是参加了演唱会。在“西藏春天”舞台上的次仁央宗,明显要比之前演出的时候憔悴得多,嗓音也是沙哑的,没有那么清亮了。

“很多人说我不孝顺,妈妈去世了还要出去唱歌。我拒绝过很多次,但最后从大局考虑,我才去参加了那次演出。”次仁央宗说起因为母亲的事情而被人误解时,有些无奈,“但是没办法,事情确实是发生了,或许就算解释了大家也不会相信,还会觉得我是在找借口。其实我去唱歌,真的是为了宣传藏民族文化。”

有责任为民族文化做些事

2016年,次仁央宗从西藏大学艺术学院研究生毕业了。

“当初选择读研,是西藏大学多吉次仁教授的建议,他在国际舞台上活跃了多年,知道丰富知识、综合素质对一位歌唱演员的重要性,他不仅建议我读,他希望我们当年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的那批学生有机会都充实一下自己,这对开阔自己的视野、了解和借鉴世界各民族音乐很有帮助。”说起自己读研的选择,次仁央宗说,“后来我发现,读研不仅仅是在演唱方面提升自己,随着知识的丰富,我很多方面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这是一个综合素质的提高。你也说了,当初我不敢和别人交流,现在我确实自信多了。”

2015年,次仁央宗作为西藏电视台第一位签约歌手,出版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最心灵》。“当初在曲风上没有太去追求个性化,把几种不同风格的歌曲揉在一张专辑里,这是一种尝试,也看看市场的反映和需求。”次仁央宗说。

在西藏大学读研期间,次仁央宗认识了嘎尔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拉萨堆谐、拉萨扎念琴弹唱自治区级传承人扎西次仁老师,“老师说我的嗓音条件很棒,适合演唱纯正的嘎尔、堆谐等,他说现在很多东西需要大家一起来传承和发展。”次仁央宗说,“老师都那么大年纪了,还在为西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努力工作,我觉得,把民族优秀传统的东西继承发展下去,作为西藏新时代的歌手,我有责任、有义务来做这些事。所以,下一步,我打算在扎西次仁老师的指导下,录制一张纯粹的关于嘎尔、朗玛和堆谐的专辑,以此来宣传和弘扬西藏传统文化,把这些优秀的传统文化记录下来并流传下去。”

(责编: 常邦丽)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