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为保母婴平安,再辛苦也值得!”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12-06 09:30:44来源: 经济日报

上图:护士吴彤蕾在为刚出生的婴儿做检测。巢 伟摄

左图:医院围产医学部副主任兼产三科副主任刘晓巍在出门诊。 吴佳佳摄

今年是我国实施“全面二孩”政策的第2年,全国各地各大医院产科医务人员加班加点、忙上加忙。近日,记者通过北京市医管局组织的“相约守护”活动走进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产科,体验产科医务人员的日常工作,感受二孩时代为医院产科带来的挑战。

医生的高负荷

早上7点半,记者到达北京妇产医院门诊大厅时,这里已挤满了前来看病、检查的患者。由于北京市已经实施非急诊全面预约挂号制,前来问诊的患者大多数都是通过各种渠道提前挂了号,所以窗口排队挂号的队伍并不长,少数现场挂号的患者也是在自助挂号机旁有序排队挂号。在各个诊室外,虽然有电子叫号系统,但心急的患者们还是排着队,按挂号顺序,依次排在就诊病人的后边。

7点40分整,妇产医院围产医学部副主任兼产三科副主任刘晓巍已经在产科特需门诊做好出诊准备,在此之前,她已经在自己分管的病房完成了查房工作。记者在电脑信息系统上看到,当天上午已经预约了30位孕产妇。“通常出诊过程中还会有一些急症患者来加号,患者人数会达到40人左右。特需门诊的患者毕竟少一些,可以看得慢一些,这样的工作强度已经不算太大。”医生助理告诉记者,刘晓巍在普通门诊半天要接诊80位左右的患者。

从电子信息系统可以看到,高龄初产妇和高龄二孩产妇都被打上了红色“高危”字样,问诊中刘晓巍会对她们给予特别关注。当日挂号的30位孕产妇中,有15位被标注“高危”标识。刘晓巍介绍,二孩政策实施后,高危孕产妇逐渐增多。头胎是剖宫产的孕产妇,怀二孩时很容易出现斑痕妊娠、子宫肌瘤、前置胎盘、子宫植入等生育风险。年龄在35岁以上的孕产妇,还会出现妊娠高血压、糖尿病等妊娠高危症。北京妇产医院建立了内部转诊机制,年轻大夫遇到自己无法处置的高危孕妇会申请将其转诊到高年资大夫那里,确保所有产妇的安全。刘晓巍当日看的这些孕产妇中就有不少是转诊过来的。

“血糖查过了吗?”“产筛超声做过了吗?”“胎儿头有点往上了”“胎儿的胎心还不错”……刘晓巍一边耐心地询问每一位就诊孕妇的情况,一边动作娴熟地为孕妇测量腹围,听胎心或内诊。对每位孕妇都要问胎动情况,同样一句话,刘晓巍要重复几十次。检查完之后,为每位孕妇预约下次门诊时间,开好化验单、检查单,写病历……起来、坐下、再站起来,一个上午,刘晓巍不停地重复着这些动作。“你的血糖有点高,回去一定要合理控制饮食,否则我可能会收你住院”“你的胎动有点少,在家多注意,有异常赶紧来医院”“你的甲状腺药物需要减量”,每一位孕妇听到刘晓巍像对待家人一样的嘱咐,眼中充满了对医生的无比信任……

除了来做常规产检的产妇外,还有很多疑难杂症患者慕名从外地赶来找刘晓巍问诊。记者采访期间,见到刚下火车就直接赶来加号的王女士。王女士告诉记者,此前自己妊娠反应严重,在医院就诊时也忍不住要呕吐,在北京妇产医院住院治疗过一次后就有明显好转,现在只需每隔一段时间来医院复查,巩固治疗。刘晓巍介绍,这位患者由于妊娠反应严重已经引产过3次,前几个月由河北沧州医院通过绿色通道转诊过来,由于妇产医院要求无条件接收高危孕妇,每次都直接给她加号。“每天来要求加号的患者很多,一般我们会优先考虑急危重症、外地患者和复诊的老患者,这也是很无奈的选择。”中午12点40分,门诊结束,刘晓巍匆匆吃了几口盒饭就去了会诊中心,下午还有两场会诊等着她。

紧缺的助产士

下午1点半,记者来到10层产房,体验助产士的工作。可以说,助产士是临床护理工作中风险系数最高、也是最苦最脏最累的岗位,从产妇出现每4分钟到5分钟一次的宫缩,宫口开两指入产房的那一刻起,助产士就陪伴在产妇身旁,检查、冲洗、接生、产后处理,这些家人不能陪伴在身边的时刻,助产士却不离左右。除正常医疗技术服务和接生工作之外,在平均长达10小时的待产和分娩时间里,还要对产妇做大量的说服鼓励、情绪舒缓和包括按摩在内的非医疗镇痛协助工作。医务界有“金眼科、银外科,最苦最累妇产科”的说法,可见产科工作的繁重。

走进北京妇产医院产房,最引人注目的是助产士工作站的一块白板,上面详细记录着每位进入产房的准妈妈基本情况和产程。早晚交接班时,每位助产士根据白板上的排序,确定好自己负责的产妇,并按照白板记录做逐一情况说明:产妇孕期情况、现在的情况、产程的进展、精神状态乃至皮肤状态。同时,每当产妇的产程发生变化,助产士都会及时更新白板内容,以便其他同事知晓产妇的最新情况。北京妇产医院助产士的工作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一次白班轮下一次夜班,天天都在倒时差,但在交接班工作中从未出过错。

“加油!再加把劲儿!”“深呼吸,吸气!”“刚才已经做得很好了,再来一次。”……分娩室内,助产士陶然正在为一位产妇助产。半小时后,一个小生命诞生了,这是刘女士的第一个孩子。“是位小公主,快看看她吧”,陶然把孩子托举到产妇面前,母亲看着小宝宝,满脸都是喜悦和欣慰……“每次顺利接生一个新生儿、看到产妇的笑容,我都有无法形容的喜悦。尽管这个工作非常辛苦,但那个时刻就觉得所有的累都不算什么,就是觉得这是一份神圣的工作。”陶然笑着对记者说,今年刚满30岁的她从事这份工作已经11年,这11年里每天都忙得像个陀螺,但她从没后悔过。

据了解,随着生育高峰一波波到来,北京妇产医院产科正处于满员超负荷工作状态,人员缺口最大的助产士岗位尤其如此。“近几年,就没有正常的假期。但就算休息,也不敢去远的地方,担心上班精力跟不上。”陶然说,最忙的时候她从当天晚上到第二天早上,12小时一共接生了26个新生儿宝宝,这样的工作强度也就意味着助产士在夜班时几乎是马不停蹄一个又一个地接生。记者在产房待产区看到,由于待产孕妇太多,走廊上也支起了多张病床。“高峰集中分娩时段会出现8张分娩床不够用的情况,这时原本用于转运病人的平推车也成了‘临时产床’。产妇数量在不断增加,但助产士数量没有增加,工作量是很大的。”

随着近年来妇产科相关知识的普及,要求自然分娩的产妇越来越多,这就要求增加更多有经验的助产士。“越来越多产妇知道,剖宫产不仅影响产妇本身,还会使宝宝容易出现湿肺、感觉统合失调等问题,所以更愿意采取顺应自然、符合科学的自然分娩方式。为了帮助产妇顺产,提供个性化的分娩服务至关重要。”陶然介绍,事实上产妇要经历的是能达到人类承受极限的10级疼痛,生产过程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会有半途而废的念头,助产士需要给她们勇气和力量。“在采取放舒缓音乐、腰骶部按摩等方式减轻分娩痛苦的同时,助产士需懂得如何不断地鼓励产妇,比如什么时候该大声告诉她如何用力,什么时候该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助产士们认为,接生带来体力上的考验并不是让人感觉最辛苦的,当面对多名产妇需要几乎同时生产,而产床不够,人手不足,需要考验助产士瞬间调配能力时,让她们感觉压力最大。“在大分娩室里,几位产妇同时生产的情况很常见,那种场面非常壮观。时间长了,我们都习惯了,就算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也要竖着耳朵听产妇们发出的声音。有的时候,根据产妇的呼痛声,能大概判断出她们的宫口开到什么程度了。”陶然说。

结束了在北京妇产医院的体验,记者和医院相关负责人也作了交流。谈到孕产妇的就诊难和医务人员工作的辛苦,该负责人很无奈:“二孩时代产科面临的压力已经来临,北京妇产医院也采取了增加产科床位、开设新病区等方式缓解就诊压力,但由于医生与助产士的培养和招聘都有严格的规定,还远远不能满足患者增长的就医需求,医院也只能在现有的医疗环境下,提供尽可能好的医疗技术和服务。”专家预计,全面二孩政策调整后第3年也就是2018年,将会出现生育高峰,产科医生们还要在极度忙碌中坚守。

(责编: 陈濛濛)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