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事故车被运到汽修厂后遭遇连串怪事 车辆变相被扣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09-23 09:32:50来源: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

一事故车被运到武宣某汽修厂后遭遇连串怪事

换地方修车可以

得先交“零件费”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王缉宁

8月14日,一辆轿车在柳武高速公路武宣境内路段发生交通事故后,被拖到20多公里外的武宣县保定交通汽车修理厂(以下简称“保定修理厂”)。不想,修理厂不但开出了2000元的“超高价”拖车费;当车主想换地方维修时,还索要9000多元“零件费”才放行。车主拒付后,事故车被“困”在修理厂一个多月。

遭遇“高价”拖车

车辆变相被扣

8月14日下午3时许,余师傅驾车经高速公路由广州驶往柳州,行至柳武高速公路武宣境内路段时,不慎撞到路面中央护栏,车辆损坏。来宾市高速公路交警二大队民警出警勘查现场,适用简易程序认定余负全责。之后,民警征得余同意,叫来了武宣县鹏程汽车销售维保公司的施救车,将事故车拖至保定修理厂(注:该拖车公司与保定修理厂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张某)。

余驾驶的汽车办有“全保”,保险公司接报派员前往保定修理厂对事故车进行了定损。余当时向修理厂表示,定损结果出来后,视情况再决定是否在修理厂修车。

8月15日,余应保定修理厂法定代表人张某要求,向其出具了一份委托书,全权委托其处理这起交通事故的相关事宜。8月20日,保险公司对事故车定损金额为1.3万多元,而保险公司提供的修理厂核定事故车的维修金额为2.8万元,拖车费2000元。由于保险公司定损金额与修理厂核定维修金额出入较大,余担心自行承担1万多元修理费,多次联系张某欲协商此事无果,决定将事故车拖回柳州维修。

8月22日和25日,余两次叫来拖车前往保定修理厂,欲将事故车运回柳州市,均遭遇阻挠。原来,修理厂提出,余出具的“委托书”表示其全权委托张某处理交通事故相关事宜,包括修理事故车,且厂方也为此采购了价值9000多元的零配件。修理厂要求余除支付拖车和定损车辆时的拆装费用外,还得支付“零件费”,方允许事故车拖离。

9月15日,余在向武宣县工商及物价部门投诉后,还向今报反映他的遭遇。

 

三部门均表示

修理厂无权扣车

9月21日,记者随余师傅赶到武宣县物价监督检查分局。据该局负责人介绍,此前,这家修理厂曾因乱收费以及收费未执行明码标价的规定,而被投诉和罚款。

随后,记者跟随当地物价和工商执法人员一道来到修理厂,现场发现,该厂仍未执行明码标价规定。执法人员没有找到张某,只见到厂方的杨厂长等人。

经向厂方了解,物价执法人员得知,根据广西高速公路交通排障、拯救作业收费标准,20座以下客车50公里拖车费收费标准为710元。杨某等人表示,开出2000元拖车费和2.8万多元维修费,主要是对付保险公司的,他们实际的维修费用比保险公司核损略高一点。最后,厂方同意拖车施救收费按物价部门标准执行。

厂方表示,8月20日他们已与余“谈崩”,决定不再修理他的车子。厂方要求余缴清拖车费、1800元车辆拆装费和9000多元“零件费”后,才允许事故车拖离。余称愿支付拖车费及拆装费,但拒绝承担“零件费”。

修理厂坚称,他们为修车与余签订有协议,因此要求余必须为9000多元“零件费”埋单。余强调,厂方以事前厂方并未征求其意见为由拒绝。当天临近中午,修理厂仍以余不付“零件费”,不允许事故车拖离厂区,余师傅只好拨打110求助。很快,武宣县城区警务大队民警赶到,他们与工商及物价人员对厂方提供材料进行核实,无法证实余师傅同意修理厂修车,以及为此订有相关协议。

三部门执法人员表示,修理厂无权扣车,不得强买强卖。如其仍认为余师傅应承担“零件费”,可通过法律途径主张权利,但前提是不得扣押事故车。

9月22日,余的公司决定将事故车拖回柳州修理,并由余所在公司股东联系张某,提出要求将车子拖回柳州,截至昨日下午5时记者发稿时止,张未予回复。

另据了解,物价部门已对修理厂涉嫌价格违法行为介入调查。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