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资阳:相距1800公里 相离27年的弟弟找到了回家的路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09-23 10:33:25来源: 四川新闻网

四川新闻网资阳9月23日讯(龚代建 文/图) 27年前,张彦国(刘波)5岁,在放学路上被拐走,杳无音讯。27年后,他终于回到这个午夜梦回,在脑海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家。这年,他32岁。

从河北石家庄到四川资阳,距离1800公里;从5岁到32岁,已过去整整27年,骨肉亲情跨越了空间和时间,凝聚成回家的执念。9月22日下午,刘波终于回到了这个魂牵梦萦的家乡,也见到了梦里无数次叫过的爹娘。

“弟弟,你终于回来了,我内疚了27年!”哥哥刘军大声呼唤着弟弟,眼泪夺眶而出,紧紧抱住刘波,哭得撕心裂肺。

据了解,从9月20日下午4点起,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分局联合四川电视台在官方微博上全程直播了这次寻亲之旅,这也是资阳公安首次尝试网络直播“真实寻亲”,数万网友通过观看网络直播与记者一起见证这感人的一幕。

27年来第一张全家福(图片由刘云涛提供)

追寻:一时疏忽弟弟被拐走 哥哥天南海北寻亲27年

“幼儿园放学回家的时候,一个陌生人说带我们去找爸爸,然后给钱让我去买东西,可回过头来弟弟和那个陌生人就不见了,我一路小跑到处找,可再没找到。”每次想到7岁那年发生的事,雁江区堪嘉镇踏水村9组的刘军就十分自责,他认为弟弟被拐走,是因为自己的疏忽。

“我常常在梦里见到他,看到他吃苦,心里很难过。”刘波的亲生父亲刘跃贵说,知道儿子被拐走,家里人感觉天一下子就塌了下来,大家和全村的乡亲们沿着刘波被拐的那条路一直找,但没有一点线索。“27年来,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儿子的脚步,我相信儿子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刘波的走失,让这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失去了欢声笑语,刘军也一直活在内疚自责当中,这些年,他一边打工,一边天南海北地找弟弟,遇到跟自己神似的路人甚至会尾随观察,打探是否是走丢的弟弟,常常被误认为是神经病。

2016年5月,刘跃贵一家收看了央视大型寻亲节目《等着你》,感动得热泪盈眶。“看到这么多人通过DNA比对成功找到了自己的亲人,我们心里又燃起了希望。”5月24日,刘跃贵到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分局报案,提供了刘波小时候的照片,并采血提取DNA。

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一次偶然的机会,远在河北石家庄的张彦国也看到了《等着你》这个节目,寻亲的念头变得更加急切。8月19日,张彦国在“宝贝回家”寻亲网上登记了信息,在当地公安机关提取了DNA。

“石家庄的养父母对我很好,我知道自己是被捡来的,但大家都从来没有提起过。”张彦国说,这几年,自己也成了一位父亲,看着两个小孩儿慢慢长大,就总会想起亲生父母,在自己被拐后他们的难过心情。

如今,当年被拐时的情景仍然清晰地印在脑海,张彦国说,他常常梦见跟哥哥一起放学,梦见爹妈望着他笑,嘱咐他早些回家。

一家人相拥而泣

相认:他就是我弟弟 不用比对DNA

9月22日下午2点半,张彦国和刘跃贵一家分别从石家庄和雁江区堪嘉镇赶到了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分局。一见面,张彦国就和亲生父母、哥哥弟弟紧紧抱在一起,一家人哭成一片。

“弟弟,你终于回来了!我内疚了整整27年,每天都在想你,想你在外面过得好不好,当时就是因为我的疏忽你才会被拐。”刘军跟张彦国紧紧拥抱,激动得浑身发抖,边哭边大声自责着,两个大男人哭得像个孩子。在现场的志愿者和民警无不为之动容,网友们也都被深深感动。

“他就是我弟弟,不用比对DNA,我一看就知道!”刘军擦着泪水说,他们三兄弟就跟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人。“可惜爷爷没有等到弟弟回来,他去世之前最放心不下的也是弟弟。”

“我宣布,双方DNA比对结果相似度高达99.999999%,支持刘跃贵是张彦国的生物学父亲!”民警宣读了DNA比对结果,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刘军告诉记者,自从弟弟被拐走后,家里再也没有拍过全家福,“因为缺了一个人。”

“咔嚓!”在志愿者们的簇拥下,刘跃贵一家终于拍下了27年来的第一张全家福,这个曾经破损的家庭终于重归美满。

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分局民警告诉记者,在DNA比对结果初步确定的情况下,雁江公安仍然花了3天的时间来完成寻亲认亲过程。虽然按照警方常年的办案经验,张彦国基本可以确认就是刘波,但认亲的过程并非依靠简单的生物学比对,牢固的血缘关系应该建立在长期的陪伴和心理上的认可上,他们缺失了27年,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公安机关必须要和志愿者一起把工作做细,尽量拉近双方情感距离,为日后的家庭融合奠定基础。

刘波一家与志愿者和打拐民警的合影(图片由刘云涛提供)

归家:这个弯道我记得 我终于回家了

9月22日下午3点半,刘波终于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堪嘉镇。“我现在最想回到幼儿园,看看我最初被拐的地方。”

听说老刘家的儿子找回来了,乡亲们自发前来欢迎刘波,整个街道围得水泄不通。刘波跟着哥哥刘军下了车,慢慢走在去幼儿园的路上。那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基本形貌还在,刘波的记忆随着哥哥的提示,慢慢找回。

“对对对,就是这里,这个弯道就是我记忆中的弯道,我就是在这里被抱走的......还有这里,当时我看到一条特别长的已经被打死的蛇……”找回记忆的刘波非常激动,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终于回家了!”

父亲刘跃贵给刘军和刘波各递过去一只大公鸡,让他们抱在怀里。他说,这是村里的习俗,公鸡的叫声是“喔喔喔”,代表吉祥如意。

刚走到村口,喜庆的鞭炮声就响起了。飘扬在空中的鞭炮纸宛如一朵朵美丽的红花,从村口一直绽放到刘波家门口,指引着他一步步向着家走去……

“家里新修了2层楼房,就修在原来的地方,我们希望不管多久,弟弟都能够找得到回家的路。”哥哥刘军说。

下午5点半,刘波家里摆起22桌坝坝宴,用资阳人的方式迎接他的归来。刘波挨着父亲刘跃贵坐下,刘军则拿过杯子,为他倒上酒。

刘跃贵夫妻俩一边给刘波碗里夹着菜,一边嘱咐他,“你的养父母照顾了你27年,你也一定要孝敬他们。”刘波点点头,向父母做了保证。

刘波告诉记者,养父母已经67岁了,情绪不能太激动,所以此次寻亲没有告诉他们,以后会找机会告诉养父母,“虽然我找到了亲生父母,但他们也是我的父母。”

27年的艰难追寻,换来今日亲人的团聚。27年很长,寻亲途中一路坎坷,满面风霜;27年也很短,弹指间婴孩已长大成人,养儿育女。那一脉割不断的骨肉亲情,始终闪耀着血脉的光芒,指引着寻亲人回家的方向!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