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阿布列林·阿不列孜:追逐焦裕禄的脚步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09-23 11:00:33来源: 中国民族报

阿布列林在介绍他与焦裕禄家人的合影。 资料图片

读高中时,他从报纸上知道兰考有位焦裕禄。“那里是什么样子?他在群众中为什么这样有威望?他究竟是一位怎样的县委书记?”他在心中追问。1968年,怀着崇敬的心情,17岁的他和同学来到兰考,拜谒英灵,寻找答案。

他们到焦裕禄烈士陵园,走访了焦书记简陋的家,并请照相馆师傅为自己和焦裕禄的家人照了合影。

从天山脚下到黄河岸边,这次精神之旅,影响了他一生。“从那以后,焦裕禄这3个字就永远刻在了心里。”他说,“焦裕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鼓舞我前行。”

他就是阿布列林·阿不列孜,原新疆哈密地区法院一名退休法官。年轻时一次难忘的兰考之行,让他把学习焦裕禄精神作为自己一生的行动坐标,追逐焦裕禄的脚步一刻也不停。

“像焦裕禄一样,认真做事、科学求实”

在阿布列林心里,那张发黄的照片是他最珍爱的物品。几十年来,虽多次搬家,这张老照片却从未遗失。“无论是工作中取得成绩或遇到困难,都会拿出来看一看,想一想焦书记,心中就产生一种力量。”阿布列林说。

中学毕业后,阿布列林来到条件堪比兰考的火箭农场劳动。每天劳动超过10个小时,双手磨出了水泡,就涂点药水接着干。后来,阿布列林回城当了辛苦的翻砂工,因为表现优异,很快被提拔为生产班长、团支部书记。1979年12月,阿布列林被调入哈密市检察院。他从零起步,边学边干。白天工作,晚上捧着《刑法》《刑事诉讼法》学习,同时还自学其他法律专业知识。凭着刻苦努力,阿布列林很快能背诵几百条法律条款,熟练掌握了办案所需的专业知识。

焦裕禄精神是阿布列林的一面镜子。面对说情者,他坚定地表明态度:“我只认法律不认人。”他从未办过“人情案”,就连最亲近的人找他都会碰壁。“我要像焦裕禄一样,认真做事、科学求实。”

曾在检察院工作的帕提古丽·排祖拉回忆,在审查一起案件中,起诉书上写着“盗窃1只羊”。阿布列林质疑:到底是羊羔、大羊还是种羊?当时,一只羊羔与大羊价格相差约700元,与种羊更是相差近2000元。而价值不同,量刑也不一样。为此,阿布列林专程去偏远的山区调查,弄清楚是1只羊羔,避免了在量刑上出现偏差。原哈密市检察院有这样一份统计:从1979年到1997年,阿布列林在检察院工作期间,他所办理的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定性准确,批捕、起诉正确率均达到100%。

“党员干部不仅要有好作风,还要有好家风”

不仅在工作中,在对待亲情上,阿布列林也向焦裕禄看齐。当年,阿布列林在兰考看到焦裕禄的爱人、孩子对老人孝敬有加,心底留下深深的印记。“党员干部不仅要有好作风,还要有好家风。”他回忆说,当时就认定一个道理:好作风离不开好家风。父母去世前,一直和阿布列林一起生活。只要有空,他都会在家陪伴老人。父母长年患病,阿布列林端茶喂饭,忙前忙后。老同事牙合甫·司马义说,“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阿布列林以焦裕禄一家为榜样,我们则以他为榜样”。

阿布列林一家8个兄弟姐妹,他是长子。长兄如父,阿布列林要求弟弟、妹妹努力上进,严于律己。

阿布列林的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也都在政法系统工作。“每次提拔,都没我们的份。”阿布列林担任法院院长时,妹妹吾尔也提在最繁重的民事审判庭工作,表现优异。然而,每次在讨论晋级人员时,吾尔也提都被哥哥从候选名单中划掉了。妹妹想不通,哥哥解释道:“在现在的岗位上锻炼也未必不是好事。”阿布列林提醒妹妹:“焦书记从没为家人谋过私利,孩子看场戏都要补票呢。严格要求自己和家人,每名党员都应牢记。”

阿布列林担任法院院长5年,妹妹一直“原地踏步”。哥哥卸任院长职务后,吾尔也提才被提拔。如今,她却十分感激哥哥,“那几年虽然辛苦,但业务水平提高很快。能成长为单位的骨干,离不开他的严格要求”。阿布列林的一位亲属曾因涉嫌盗窃被拘捕,案件移送到检察院,众亲友上门,要阿布列林“把案子翻过来”。“我不能知法犯法。”阿布列林回绝了他们,那个亲属最终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

在政法系统工作的30多年里,阿布列林先后被评为全国检察系统优秀刑检干部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先进工作者,2014年被中组部、中宣部确定为“最美基层干部”。

“学习焦裕禄精神不分岗位、不分年龄”

“以焦裕禄精神为人生坐标”,是阿布列林一生追逐的梦。“清白做官,干净做事”则是这一梦想的底色。

曾任哈密市检察院检察的长张土玉是阿布列林的老领导,其老家在福建。一次,阿布列林计划利用进修的机会,去看望老领导的家人。他把这一打算告诉同行的同事,并特别强调:路费不能报销。同事被他的真情感动,均自掏路费,随他完成了心愿。

其实,阿布列林并不富裕,对他来说,赴福建的1000多元路费不是小数。当老父亲提出想在老宅地上建平房时,他没能力一次拿出全部建房费,就一点一点攒材料,有钱就开工,没钱就停工,断断续续盖了8年。

对于个人名利,阿布列林看得很淡。2002年11月,因年龄原因,他不再担任领导职务,调到地区法院任审判员。刑事审判庭庭长帕提古丽·排祖拉曾在市检察院工作,是阿布列林的老部下,却成了他的领导。

“一开始觉得挺别扭的,但老院长为人厚道,各方面处理得非常好。”帕提古丽说,“每次接到案子,他总是第一时间开展工作,还经常加班加点。”

兰考是阿布列林的牵挂。48年前首次兰考之行后,他多次计划再赴中原“追梦”。2014年2月,哈密地委邀请焦裕禄的女儿焦守云作报告,得知这一消息,阿布列林激动不已。

4个月后,阿布列林随哈密先进模范代表团赴河南,把翻拍、放大的那张老照片交给焦家姐弟。再次来到焦裕禄烈士陵园,当年的泡桐已长得高大挺拔,阿布列林感慨万千。

“学习他,不为名不为利不为己;学习他,不怕艰苦不怕牺牲……”焦裕禄墓碑前,阿布列林眼含泪花,用维吾尔语唱起《焦裕禄,毛主席的好学生》,歌声久久回荡。

退休后,阿布列林成为焦裕禄干部学院特聘教授、新疆干部学院客座教授、哈密市委党校特聘教授和哈密市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副主任,还被所在社区特聘为法律义务宣传员,传播焦裕禄精神,讲解法律知识。“学习焦裕禄精神不分岗位、不分年龄。虽然退休了,但党员这个身份并不退休,有一分光就要发一分热。”年近65岁的阿布列林,依然走在追梦路上。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