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修缮变毁坏?长城保护修缮标准亟待出台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09-23 12:30:25来源: 北京青年报

有网友近日爆料,在辽宁绥中县永安堡乡小河口村,有700年历史的“最美野长城”遭砂浆抹平的粗暴修缮。当地文保部门回应称,此次长城修缮工程的申报由省和国家相关部门审批,工程合乎相关规定。长城专家表示,目前国内尚无长城保护修缮标准,建议尽快完善相关立法。

“破坏式修缮”该谁担责?

卫臻

一段原汁原味、野性十足的古长城,被文物保护部门修缮成一条僵硬、呆板的水泥路,拙劣的创意和强烈的反差,让人哭笑不得而不忍复睹。

人们首先想知道,小河口长城修缮是否按规定办了申请、报批、立项等手续?修缮过程中是否按规定进行了招标投标?设计单位、施工单位是否具有相应的资质?是否存在腐败交易并因此导致胡乱决策、野蛮作业?当地文物保护部门的回应,不但矢口否认了上述质疑,而且坚称修缮采用的是“专家制定的唯一的方案”,“是目前看来最适合的保护方式”。

即便小河口长城修缮从报批到施工的全过程中,程序上不存在明显的问题,但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对此也应有深刻反思。文物保护包括其中的文物修缮工作,应当具有很强的专业性,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非专业人员和公众无权参与和监督,不意味着公众不能给文物修缮的结果打分。小河口长城被文保部门修缮得面目全非,粗暴毁坏了“最美野长城”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和记忆,明显违反了《长城保护条例》规定的长城修缮“不改变原状”原则,公众不得不对文保部门的专业水准打个问号,对这次“破坏性修缮”打一个低分。

按当地文物保护部门的说法,小河口长城在修缮前已严重破损,如果再不进行修缮保护,不仅可能发生倒塌危险,仅剩的半截也会损坏消失;与其他段长城有的是修复、有的是加固不同,对小河口长城进行的是“抢险式修缮”,从修缮手段到最后的效果,自然与其他段长城有所不同。这个说法或许符合实际情况,却也暴露了当地文保部门的怠惰或失职——既然其他段长城在破损尚不严重时就进行了修复、加固,小河口长城为何非要等到严重破损、存在重大安全风险之时,才想到对其进行“抢险式修缮”呢?

在普遍追求经济效益、开发效率的当下,征地拆迁、建筑施工破坏文物的新闻不绝于耳,文物保护工作面临着巨大困难。文物被破坏、损毁于开发商、施工队之手,已让人怒不可遏忍无可忍,文物如果被破坏、损毁于“自家人”——文物保护部门及专业人员之手,无疑更让人痛心疾首怅恨难平。长城保护不能搞成“破坏性修缮”,“自家人”不能变成“败家子”,这个惨痛教训必须认真记取。

据悉,辽宁省文化厅将组织有关人员和专家赴小河口长城实地调查,对修缮工程批复、设计施工环节是否存在问题等做进一步调查。期待这次调查能够对小河口长城修缮工程作出客观、科学的评估定性,如果查出违规操作、失误失职以及腐败交易等问题,须依法严格追究有关部门和人员的责任。

野长城保护该由专家说了算

止凡

野长城保护是一个很专业的话题,但是在“有图有真相”的“抹平”照片前,人们就不淡定了。很简单的定义是:这是破坏,这是瞎搞,这一定是领导拍脑袋的结果,进而猜测,这背后一定有腐败。但任何跳过事实判断直接做出的价值判断,往往也很不靠谱。

据悉,此次“抹平”式修缮的部分,属于野长城抢险工程,由于游客肆意蹬踏,雨水大的时候顺着墙体流下,这段长城有倒塌的风险,所以需要进行修缮。修缮工艺是专家定的,国家文物局也有批复,方案的设计、批复、工程监理和竣工验收都合理合法。这就是事实判断。

当然,你可以说,专家能信吗?这一整套修缮程序能信吗?问题是,不信专家不信程序该信谁呢?信网友吗?

用白灰覆盖墙体,使其免于风雨侵蚀,等于给野长城盖了层被子,这算不算一个好办法?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在可操作性和完美主义之间,我宁愿选择可操作性。具体到野长城,根据不同的情况,可能需要修复,可能需要加固,也可能需要抢险,不同的情况会有不同的应对,这很正常。专业领域还是应该相信专家,随随便便就质疑别人是很不负责的。眼见不一定为实,有图不一定有真相,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能随便下结论。

兴建于公元9世纪的西班牙马德雷拉古堡,史上轮番受到摩尔人和基督徒的猛攻,加上大自然风雨的侵蚀,仅剩断瓦颓垣,1985年被西班牙政府列为文化遗产。但如今,经过修复后的古堡,成了一个长着“牛皮癣”的水泥墩子:古堡里面砌起了水泥墙,而墙上的“牛皮癣”,就是按照断壁残垣原貌,贴在水泥墙上的古堡旧墙砖。

谁都会觉得这个修复太丑了,但好像也没人提出更可行的修复办法,在一堆杂乱的瓦砾与不完美的修复之间,特定情境下只能选择后者。野长城该如何保护,这是一个专业的话题,涉及技术,涉及成本,涉及必要性。野长城该保护到怎样的份上才好,有没有必要长期投入巨大成本,以便保护好所有的野长城?野长城该不该进行旅游开发,进行商业化的修复与保护?所有这些都应该是可以讨论的。

“抹平”野长城的专家,未必不是真心为了保护野长城;口口声声要保护野长城的人,未必真对野长城有多少感情。既然是一个专业问题,就应该交给专业人士,野长城保护只能信专家。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