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养父母卖房举债为孩子治病 为骨髓配型寻亲生父母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09-23 13:22:21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晚报

卖房举债为抱养来的孩子治病 为找到骨髓配型他们求助晚报寻亲

孩子的亲生父母你在哪里?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高磊盈 实习生郑凤/文 记者李凯/摄)抱着“送她最后一程”的想法,廖爱娟把遗弃在中心广场的小女孩抱回了家。7年时间里,廖爱娟和丈夫卖掉房子、背负巨债,倾其所有为孩子治病,女孩坚强活了下来,连倪萍和郁钧剑也对夫妇二人竖起了大拇指。现在,为了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对救孩子一命,他们不得不做出另一个决定: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

珊珊和爸爸、妈妈及妹妹一起在病房里。

●7年前的缘分

2009年12月12日,39岁的廖爱娟一个人穿过正阳步行街来到中心广场。广场旁的公厕周围围了很多人,廖爱娟探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大家都在围观一个婴儿车里的小孩,议论纷纷,说谁把孩子丢到这里。

“我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吧。”廖爱娟自告奋勇。她告诉围观的人,自己家就住在福利院对面,经常在家门口捡到孩子,最后都被她送到了福利院。

小心翼翼地从婴儿车里抱起孩子后,廖爱娟发现那是一个小女孩,虽然嘴唇干裂,脸蛋也被冷风吹得通红,但眼睛明亮,看起来非常可爱。她仔细翻了翻小孩的随身物品,除了一排“旺仔”和一排“爽歪歪”牛奶外,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只有两个字:地贫。

 

珊珊的妈妈还保留着当年在中心广场捡到小珊珊时,她坐着的婴儿车和穿的外套。

这大概就是她父母把孩子抛弃的原因吧?廖爱娟心想。她找到附近一家银行查看了监控,发现12日清晨快6点钟的时候,几个男子开着一辆面包车来到公厕附近,停车后把孩子抱下来放在婴儿车里后就离开了。

推着孩子走到福利院门口,廖爱娟有点犹豫。“地贫到底是什么病?”廖爱娟问了问周围的人,大家都说这孩子“得了地贫活不了多久”,去了181医院给孩子看了病后,连医生也说孩子“最多能活三五年”,思前想后,她没有走进福利院,而是把孩子抱回了家。

“就让我送她最后一程吧。”廖爱娟说,当时她以为孩子活不了多久,与其送到福利院,不如让她好好照顾孩子,陪孩子度过这最后的几年。

廖爱娟告诉记者,她确实经常在家门口捡到孩子,光是在2009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就往福利院送过五六个孩子了。

为什么独独把这个小女孩带回了家?廖爱娟说,一是因为孩子可能时日不长,太可怜了;二是她打心底里喜欢这个小孩,想为她做点什么。

 

为了不耽误学习,一放学珊珊就来到医院输血,晚饭只能在病房里吃快餐。

●巨额医疗费

在没有捡到小女孩前,廖爱娟在临桂经营一家婴儿游泳馆,丈夫滕林在秀峰区一家学校当老师。小女孩回到家后,廖爱娟关了店,专心致志照顾起她来。夫妇俩还给孩子起了名字,叫珊珊。让夫妇俩感到幸运的是,珊珊虽然一直不健康,但却坚强地活了下来,而让他们忧心的是,患有地中海贫血症的珊珊要维持生命所需要的代价也非常高。

“每天都要服用排铁药,20多天就得输一次血,不然的话她会因为血红蛋白含量降低而高烧不退,四肢无力甚至昏倒,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廖爱娟说,一盒排铁药2100块,珊珊一个月要吃6盒,输一次血的费用是1000多块。2014年前珊珊没有户口办不了医保,每个月1万多元的费用全部需要两口子承担,后来有慈善组织介入,帮廖爱娟夫妇减少了排铁药的费用(花3个月的药钱可买一年的排铁药),医保也承担了部分费用,夫妇俩的负担得以减轻。

“现在一个月还是得要五千多块钱。”廖爱娟说,尽管花销还是有点“吃不消”,但她一直坚信,如果花钱能延续孩子的生命,那多少钱都值得花,因为钱可以挣回来,但生命说没就没了。

让廖爱娟夫妇欣慰的是,珊珊一天一天长大,也越来越懂事。每天都要吃的排铁药会产生很大的副作用,头疼耳鸣整宿整宿地睡不好觉,但珊珊很少哭闹,真的疼了就咬着牙忍着。

“疼的时候很爱抓我的头发,说了她一次后她就很懊恼,还给我写了一封信,希望我能原谅她。”廖爱娟说着说着就流了泪。知道孩子是因为疼痛才抓她头发,就干脆剪了短头发,任由珊珊抓着。

有一次廖爱娟带珊珊去医院治疗,在孩子疼得哭出来的时候对她说,“你要像石头一样坚强”,自此以后每次去医院,珊珊都会在医院附近的路上捡一块石头,输血时握在手里,输完血带回家。几年下来,石头攒了一大袋。

“孩子这样坚强,我们两口子肯定要继续撑下去!”廖爱娟从客厅桌子上拿出装有石头的袋子,一边抚摸着孩子握过的石头,一边对记者说。

 

核心提示:抱着“送她最后一程”的想法,廖爱娟把遗弃在中心广场的小女孩抱回了家。7年时间里,廖爱娟和丈夫卖掉房子、背负巨债,倾其所有为孩子治病,女孩坚强活了下来,连倪萍和郁钧剑也对夫妇二人竖起了大拇指。现在,为了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对救孩子一命,他们不得不做出另一个决定: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

捧着一堆石头,廖爱娟对记者说,每次输完血,珊珊都会拿一块石头回来,说自己要像石头一样坚强。

●倪萍为之动容

2012年,珊珊妹妹降生。2014年,珊珊顺利进入学校读书,她很喜欢这个妹妹,经常把在学校刚学的知识教给小妹妹,还“号召”妹妹要一起快快长大孝顺父母。

两个孩子一天天长大,廖爱娟夫妇的危机感也越来越重:从专业医生那里得知,治疗地中海贫血的唯一方法就是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但寻找合配的骨髓如同是大海捞针,非血缘骨髓合配率是十万分之一。医生还说,治疗的最佳年龄是3-7岁,珊珊今年至少已经7岁,到了最佳年龄的最后期限了。

 

珊珊爸爸是名教师,在珊珊输血的时候,他经常陪着女儿一边输血,一边做着作业。

“医生还说小珊珊的基因属于罕见型基因,有两个点位异常特殊。无论有再多的好心人去为她捐献骨髓,能配型成功的几率都基本为零!”廖爱娟说,虽然非血缘骨髓合配率是十万分之一,但上帝在关上门的同时也给夫妇俩开了一扇窗,医生告诉夫妇俩:同胞兄弟姐妹的骨髓合配率是四分之一。

从2015年6月到今年6月份,廖爱娟夫妇一直都在做着艰难的思考:到底帮不帮珊珊找亲生父母?如果亲生父母真的出现,珊珊还能不能继续待在滕家?如果珊珊被亲生父母带走,已经遗弃过孩子的他们会不会尽最大努力帮孩子治病?廖爱娟说,一直到今年6月份,她才确定:不能因为私心耽误了孩子的治疗。6月中旬,在《等着我》栏目组的邀请下,廖爱娟夫妇来到了北京,参加了节目的录制。

“录节目的时候倪萍得知孩子是被遗弃的,在录制现场非常激动地指责亲生父母的做法。”廖爱娟说,倪萍的话并没有被全部播放出来,但她真的觉得对方是个真性情的主持人。节目现场,坐在台下的桂林籍歌手郁钧剑也很受感染,多次夸赞廖爱娟夫妇是个“伟大的父母”,还当场拿出5万元捐给他们。对于郁钧剑的称赞,廖爱娟却说,那算什么伟大?是个父母都会这样做吧。

 

躺在医院病床上输血的珊珊。

●亲生父母你在哪?

21日下午,记者在博爱医院见到了正在输血的珊珊。夫妇俩登上《等着我》后,不少热心市民和他们取得联系,想要出把力。当天,也有不少市民来医院看望珊珊。

 

每次输血都要输完两袋血,回到家已是晚上9点多。

虽然身上插着输血的管子,但珊珊的脸上荡漾着笑意,一直很有礼貌地回答着周围人的问题。过了一会儿,妹妹也来到病房,珊珊教了一会妹妹数学运算,又和妹妹在床上嬉闹了一会。灿烂的笑容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她是个身患重病的孩子。

“我知道你们丢下她一定是有许多无奈,把孩子放在中心广场也是希望她活下去的。现在孩子治病需要你们的帮助,也只有你们能帮孩子,你们快点站出来吧。”廖爱娟说,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借助晚报这个平台找到珊珊的亲生父母,她反复对记者强调,自己并不是想让对方负责,只是单纯地希望能救救珊珊。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