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红光村:和谐共处一家人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10-19 11:04:31来源: 新疆日报

编者按: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长期以来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美好和谐的家园。随着新疆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发展,各族人民交往交流交融日益密切,各族人民在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会环境中手足相亲、守望相助,相互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尤其是在一些各民族嵌入式居住的民汉合居村中,各民族村民共同学习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大家互帮互助,多层次、多形式交往互动,共同生产生活,共同致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各族村民如同一家人。今天起,新疆日报推出一组6篇系列报道,对民族团结一家亲的先进事迹和典型经验进行报道,敬请关注。

金秋时节,笔者走进麦盖提县库尔玛乡红光村。崭新的安居房、繁忙的服装厂、兴隆的养殖场,昭示着一个美丽乡村的崛起。

走进村委会,一张签满名字的《民族团结公约》引起了笔者的注意,“重大节日互相往来、婚丧嫁娶互相参与、风俗习惯互相尊重、急难困苦互相帮助、先进文化技术互相学习”,呈现了红光村各族群众风雨同舟、同甘共苦的美好画面。

建村50多年来,红光村各族村民以发自内心的真挚情感践行着民族团结,民族团结的旗帜始终高高飘扬。

互相尊重同舟共济

红光村有18个村民小组,每个村民小组都有3个以上不同民族,多年来大家友好相处,从未发生冲突,相互尊重成为各族村民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之间、不同民族之间,都主动尊重对方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形成了互相尊重、互相包容、互相理解的良好氛围。

阿不力克木在汉族村民小组住了12年,他总是说:“我们一家人都在汉族村民小组居住,虽然风俗习惯有所不同,但相互尊重,汉族邻居非常好,我舍不得这个地方。”阿不力克木记得23年前自己10多岁的时候与汉族同学因生活习惯问题发生争执,受到爷爷的严厉训责,爷爷还带着他给同学道了歉。

多年的休戚与共,红光村维吾尔族村民和回族村民都说一口标准的甘肃方言,汉族村民也或多或少会说维吾尔语。而红光村各民族之间互相帮助的事,更是数不胜数。汶川、雅安、玉树发生地震期间,红光村9个民族村民不论贫富,都主动积极献爱心,近5年累计通过民政部门或慈善部门捐款数十万元。

村民阿瓦汗·吐地的丈夫2008年患肝癌去世,为了给丈夫治病,她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下2万多元的外债,在昌吉读大学的大儿子和刚考上大学的小儿子都面临失学。邻居梁军、李尚雄主动上门分别捐助2000元,同村的其他汉族群众也纷纷慷慨解囊,你100元、我200元给阿瓦汗的两个儿子凑学费,短短1天就凑了17000多元。如今,阿瓦汗的两个儿子都已大学毕业并参加工作,阿瓦汗和梁军、李尚雄认了“干亲”,每年春节,她都会带着儿子给汉族村民拜年。

村民亚森·乌拉音与李大洋因买卖羊羔相识,2002年,李大洋要盖新房买水泥差点钱,亚森马上借他1000元,李大洋想多承包些田地,可承包费还差2万元,亚森毫不犹豫马上借给他。13年来,两人如同兄弟一样相处,成为莫逆之交。作家陈沸湃在《亲历:我的新疆之家》一书写道:所谓民族团结,不仅仅是那些惊天动地的事,多数情况是像红光村这样,村民们日常生活在一起、劳作在一起、娱乐在一起,在一些细细碎碎的生活小事上彼此关心、彼此帮助。只有把民族团结融入生产生活之中,民族团结的社会基础才能更加深入牢固持久。

交往交流增进感情

在红光村,随处可见民汉村民在商店门前的大板床上下象棋;灯火通明的广场上,几个年轻的维吾尔族妇女跳完刀郎舞又加入了旁边汉族大妈的广场舞方队,不时发出声声欢笑。汉族群众向少数民族群众学习刀郎舞、萨满舞,少数民族群众向汉族群众学习交谊舞、广场舞在这里已经成为常事。每到华灯初上,村里的文化广场就热闹非凡,刀郎舞高手陈秀梅一现身就引来众多维吾尔族村民的欢呼,争相和她对舞。年轻的买买提江则把交谊舞跳得炉火纯青,舞伴是村里漂亮的汉族姑娘小李。

在红光村,无论是古尔邦节还是春节,总要过上十几天。几十年来,大家一直保持过年过节相互走动的好习惯。许多汉族群众家中建起了民族式地毯房,方便招待客人。76岁的老党员买买提·艾力克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每年古尔邦节都要把汉族朋友和左邻右舍请到家里来一块过节,40多年从未间断。家里的汉族客人多的时候有上百人,老人说:“我当兵和工作期间大部分时间和汉族朋友工作生活在一起,他们给了我很多帮助。现在年龄大了,出门不方便,每年不把他们请到家里来聊一聊,总觉得心里缺少了点啥。”

古尔邦节期间,汉族村民总要为维吾尔族村民准备一台丰富的文艺节目;春节期间,维吾尔族村民也自发地为汉族村民准备文艺节目。每年“三八”“五一”“十一”等节日,各族村民都要聚集在小广场上热闹热闹,交流感情。红光村党支部书记南长禄只要有时间便会研读汉语版《古兰经》,并以聊天的形式,结合国内国际形势,以自身的感悟给各族村民讲古兰经的故事,让信教群众从中获得正能量。

在红光村,各族村民在农业技术上也相互学习,汉族村民在枣树管理、棉田管理、小麦打药除草等方面积极向少数民族村民传授经验,3组村民沙飞在红光村被维吾尔族群众称为“土专家”,对维吾尔族村民的请教,他从不保留。2组的泥瓦工师傅续继雄,有4个维吾尔族徒弟和2个回族徒弟,在他的精心指导下,徒弟现在都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师傅”。

包容理解尽享幸福

如果说各民族和谐地生产生活在一起,是民族团结根基的话,那么跨民族的美好姻缘,则是红光村民族团结参天大树结出的累累硕果。

侯树海一家两代人的跨民族情缘就是红光村各族村民在交往交流中增进了解,加深感情,实现生活、生产乃至感情的深度交融,共享幸福生活的最好见证。上世纪50年代,侯树海随部队来到新疆,与维吾尔族女孩孜来汗一见钟情,虽然语言不通,但军人的帅气让孜来汗心动,加上维吾尔族老乡的撮合,俩人很快走到了一起,生下了儿子和两个女儿。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几年下来,侯树海说得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孜来汗的汉语听上去也和汉族同胞没啥区别了。

时间一晃就是半个世纪,儿子侯永新也长大了。2005年秋收时,侯永新需要雇人拾棉花,三十岁出头的努热娜·阿吾提主动找来,给他当了小工,“侯永新很能干,人又踏实。”10年后说起当时的情景,努热娜的脸还有些红,“他对人特别好,我那时住在他家,看到他一个人忙里忙外,吃不好住不好,不知怎么就觉得很心疼。”一年以后,又到了拾棉花的季节,正在侯永新为找不到小工而发愁的时候,努热娜又来了,那天侯永新正在棉田里忙碌着,努热娜穿着漂亮的红裙子站在他面前,笑呵呵地说:“侯老板,我忘不了你这里,我来帮你拾棉花。”说完她就在侯永新身旁干起活来。丝丝缕缕的情感在共同劳作中悄悄生长。一年后,两人步入婚姻殿堂,不久,女儿出世,小日子从刚开始一点点的适应磨合,到如今的幸福生活,充满着相互包容和理解。在红光村,有好几对这样的跨民族家庭,生活同样幸福甜蜜。

南长禄说:“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村就讲民族团结,讲了五十多年,也是从那时候起,我们做民族团结工作,做了五十多年。我会继续坚持讲下去、继续做下去,我相信民族团结会越来越好。”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