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寻找最后的独龙族文面女:独特民族记忆不应就此消失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10-19 15:14:02来源: 中国青年网

北邻西藏自治区,西邻缅甸联邦共和国的云南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是我国极少数民族独龙族的唯一聚居区。这里到昆明需要26小时的车程,掩映在重重山水中,风光秀丽,民风淳朴。

这里也属于直过民族区,独龙族正在经历着从原始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跨越式转变。最特别的是,这里曾世代传承女子文面的习俗。女子脸上神秘的靛青色图案,展示着独龙族古老而独特的文化魅力。

但如今,文面文化濒临绝迹,独龙族文面女仅剩20人左右,其中年龄最大的超过100岁,最年轻的也已73岁。

2016年暑假期间,清华大学“文面之寻”支队一行八人在独龙江本地开展了为期一周的实践。在对文面奶奶进行穷尽性调研与相应文面信息的抢救性记录时,这些高校学子认识到,基础设施完善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民族文化和民族记忆也在面临流失的境况,其原因和含义也变得难以追寻,甚至可能就此悄无声息地流逝,而这正是无人愿见的结果。

以下为清华大学“文面之寻”实践支队在活动结束后撰写的感想文章,略有删节。

少女通常在十五岁左右接受文面。独龙族专业的文面师用老荆棘茎上的硬刺,将掺着锅底灰的汁液刺入皮肤,用半天到一天的时间,在少女脸上绘出终生不褪的靛青色图案。这些几何图案有的状如波纹,有的形似花瓣。支队在调研走访中,了解到图案中隐藏的民族传说。譬如脸颊上“蝴蝶眼睛”的图案,是独龙人对“灵魂化蝶”的美好向往;鼻梁上代表“树干”的纹路,则承载着独龙人对树神、对大自然的崇高敬意。在文面奶奶娓娓道来的叙述中,队员们仿佛看见原始社会的冰山一角:艰苦的劳作、朴素的生活、单纯的思想、真挚的感情,还有对生命、对自然的爱与敬畏。

独龙乡很小,这里的每个村落都是沿路而建的细细两条。但这里也流淌着人类最深刻的情感,存在着人类最虔诚的信仰,演绎着原始与现代最激烈的碰撞。

两位奶奶和她们的女儿,带着队员们围坐在火塘边,一边吃土豆,一边唱歌谣。奶奶唱着独龙族的民歌,苍老的声音带着别样的韵味,像是远古的号角,在小小的屋子里回荡。奶奶说这些歌词都是自己随意想的,是年轻女孩在思念自己的情郎,但因为情郎在远方,歌声时而甜蜜,时而惆怅。奶奶的脸不知何时已经用双手撑了起来,羞涩地微笑。奶奶不会说普通话,但红歌却唱得很好。她高兴地拍着手,感慨生活的美好。最后,队员们唱起了悠扬而舒缓的校歌,火塘晚会进入尾声。外面的星星依旧明亮,昏暗的火塘里,只有欢乐和火光跳耀。

大部分的采访都在快乐中度过,但也有让队员黯然神伤的讲述。“我的五个儿子死了。”她慢悠悠地伸出轻颤的五个手指头,用独龙语断断续续地讲述着她儿子们的生前回忆与死亡噩耗。她用布满褶皱的手背,来来回回地褪去眼角的湿润,却掩不住眼神深处的无助与忧伤。临别前,奶奶挤出一个沧桑的微笑。

在对民族记忆的追寻中,队员们跟随一位文面奶奶参与了独龙族人星期天的礼拜。在牧师的引领下,村民们手捧泛黄的歌词本,用歌声传递出内心的笃信与虔诚。圣歌节奏缓慢,旋律悠扬,整齐,平静,而略带沧桑,好像是快乐的,好像是悲伤的,又好像是旷达淡泊的。清澈的歌声里,夹杂些许孩童的欢笑声,宛如天籁。

支队告别这片大山时,阴雨绵绵,漫山大雾。他们乘坐大巴,看着那座山、那条江、那片村落,在一片朦胧中渐行渐远。从独龙江上游走到下游,可以明显感受到基础设施的完善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但难以避免的,民族文化和民族记忆也正在流失。作为文面文化的唯一承载者,文面女仿佛从无尽的岁月长河中走来,那式案奇特的靛青图案,是在没有文字的年代对于她们的故事最好的记录;而随着文面习俗的消失,文面女会逐渐走出人们的视线,文面的原因和含义也变得更加难以追寻。

没有人希望这种独特的民族记忆就此悄无声息地流逝。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