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52岁罗伯劳魅力依旧 西装男变粗野医生很习惯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10-19 15:53:45来源: Mtime时光网

罗伯·劳

时光网讯
罗伯·劳是他这一代演员中比较独特的一位。大部分进入52岁的演员只把电视看做拓宽电影生涯的一个途径,但劳从电影主角转换成电视剧演员,同时依旧在电影中担任了一系列亮眼的配角。

他人生第一个电视剧角色是短命的情景喜剧《新型家庭》(A New Kind of Family),劳在1980年代的好莱坞拍摄了一系列关注度高、影响力大的电影,比如《局外人》《圣艾尔摩之火》《血性小子》和《都市狂情》,这为他打开了事业的大门。随后他一连接演了几部长寿的成功电视剧集《白宫风云》《兄弟姐妹》《公园与游憩》,还在《加州靡情》《律师兄弟》等剧集中简单客串了几次。

劳以常驻演员的身份加入了《黑色代码》,这部剧集根据2013年同名纪录片改编,第二季将在美国时间9月28日播出。他在其中饰演Ethan Willis医生,是附属于剧中虚构的医院洛杉矶天使纪念医院急诊室的一名美军上校,也是饱负盛名的战伤医疗研究小组的一员。

时光网最近在该剧位于洛杉矶的片场采访到罗伯·劳。在这场话题广泛的交谈中,劳分享了他对《黑色代码》的想法,医疗剧持久的人气,他的慈善工作以及他与“中年危机”的战斗。

Mtime:我们来聊一聊《黑色代码》,你在加盟这部电视剧之前是它的粉丝吗?

罗伯·劳: 不是,但是他们问我愿不愿意在其中演个角色的时候,我就开始做了一些研究,看了所有的剧集,我觉得参演这部剧很有趣,因为这是我记忆中最棒的电视剧之一。它让我想起了辉煌时期的《急诊室的故事》,强制演员进入到关乎生死的真实斗争、超级写实的情景和充满动作和节奏的真实环境中。有时拍摄一集,你会发现自己哭了三四次。所以这段历程非常难忘。另外,我结束了在《律师兄弟》的演出,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回归尝试一些剧情电视剧了,只是为了改变一下工作内容。

Mtime:医疗剧在很长时间以来依然保持着对观众的吸引力,对这点你怎么看?

罗伯·劳: 很显然,这个类型的作品有很长的历史。这是一个令人骄傲的传统,无论这是《波城杏话》《芝加哥希望》还是《急诊室的故事》——这是个你很快就能和具有感染性和优秀文本的故事产生共鸣。编剧和演员被要求在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中演绎出冲突的一面,我们也被要求在每一件事中寻找到人性。

当你在制作医疗剧时,这些都是故事固有的元素,也是编剧们要在你脑袋你强力灌输的想法,这也是我们和剧集紧密相连的原因。你走进急诊室的那一刻,你就知道这是关乎生存与死亡的事。你不需要五个场景让你知道这个角色或者那个决定,这是你能想象到的最高的风险。在其他绝大多数的电影和电视剧中,角色需要处理的风险不是生或者死——如果有关于生死的风险,也是人为制造的。但是如果一个孩子的腿在一起交通事故中严重受伤,你要么把腿截掉,要么努力保住那条腿而他面临着死亡的风险,我们都知道这才是真实的,这才是真正会发生的——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我觉得这就是这部剧的美丽之处,就是用以一种非常棒的方式展现比较传统的内容。

Mtime:你觉得这个角色对你来说很特别吗?

罗伯·劳: 这个角色和我之前饰演过的完全不同,他比较粗野。我经常演绎西装革履的角色,非常好的谈话者,而这个角色不是善言辞的角色。他非常强壮,他比我通常演的角色更加自闭,尤其是在感情方面。所以他对我来说非常非常独特,真的非常独特。如果你看到我之前拍过的作品,我是说《公园与游憩》中的Chris Trager和《律师兄弟》《加州靡情》《烛台背后》都不同,然后就是这部——这个角色让我走进演艺生涯的下一阶段,帮助我得到进化。

Mtime:你怎么能适应这部剧的血腥场面?

罗伯·劳 :我恰巧对这方面很能忍耐。今天晚一点的时候我要拍一场手术戏份,我要从一个女人的腿里取出一颗巨大的子弹,她的腿就这么张开着,我长期的造型师根本没办法接近我,因为我身上全是假血。这难以置信地真实,也是我喜欢这部剧的原因。但我能意识到这都是假的,谢天谢地这是假的,如果这事发生在真实生活中我觉得我接受不了。

《黑色代码》第二季海报

Mtime:我们都会变老,但是你总是看起来非常棒。你是如何保持健康的,你是否觉得随着年龄增长保持健康变得越来越难?

罗伯·劳: 你说的很对。我谈到这个话题时,总是会说道我26年都没有喝过酒。你可以做做算术,还可以想想不喝酒减少的卡路里。我觉得这是我保持健康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我从我爸爸那继承了优良基因。我还是个健身怪咖,我总是要做一些健身运动,我是个真正对肾上腺素有瘾的人。但是我认为最主要的,比任何事都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都曾经看见过30多岁的人,他们将全世界的重量扛在自己肩上,而且他们看起来做得很好;我们也看过80岁的老人眼中闪耀的活力。所以这说明了什么?它告诉你保持年轻和健康是一件关乎内心的事,真的是这样。这关乎你要对世界保持好奇和兴趣——永远想要尝试新的体验,不要固守在你习惯的方式中。当人们告诉你看起来依旧年轻是,在我听来他们在说我的存在依旧有意义,这是对干我这行的人最高的夸奖了。作为演员,我希望能延续和观众的对话,我从15岁开始演戏,我非常喜欢这件事,我也会一直干下去。

Mtime:你说你是个对肾上腺素有瘾的人。所以你具体做了些什么?

罗伯·劳: 我40岁开始冲浪,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越来越大的海浪。我现在玩的是立式单桨冲浪,我总是会选择我能找到的最大海浪,这就像冲破典型的中年危机。我现在有一辆摩托车,我经常骑着它去兜风。(笑)

Mtime:你的妻子赞成你吗?

罗伯·劳 :我觉得她能意识到,这些运动会成为我性格的一个发泄口,而且这是最健康的方式(笑)。这就能回答你想知道的问题了。但是不光冲浪,我还会去体验深海捕鱼或者潜到海底用刺枪捕鱼。我的儿子和我经常刺枪捕鱼,我们经常会去到夏威夷90英尺深的开放水域。有一次我们一转身,看见一条虎鲨,然后我们就开始屏住呼吸、发动进攻。无论任何时候,身处任何位置,我都喜欢做一些体力运动。

Mtime:我问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你是怎么参与到国家牛仔日基金会的慈善活动的?为什么会想参与慈善事业?

罗伯·劳: 我经常会做很多关于提高人们对于乳腺癌意识的活动,也参与了一些筹集善款的活动。我从2001年就开始这么做了,我妈妈和祖母就是死于乳腺癌,我想以此来纪念她们。我在全国各个地方演讲,发动募捐,我为不同的公司做了几次慈善捐款的活动,牛仔日也是其中之一。我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呼吁大家提高对乳腺癌关注的男性演讲人,对此我感到非常自豪。所以只要有我能帮到忙的地方,我都会一直参与。今年初有一天我们得到了750万美元的捐款,每一笔单个捐款都没有超过5美元。你想想,这太了不起了。我经常从我祖母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因为她在1970年代末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时,几乎就被宣判了死刑。而到了今天,乳腺癌的救治存活率提高了很多。我短暂的人生经历见证了癌症这一领域巨大的进步。乳腺癌非常特殊,但是这些数字非常鼓舞人心。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