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中国长城到底有多长?国家文物局:21196千米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12-02 04:36:20来源: 新京报

今年以来,河北怀来男子破坏长城砖墙、辽宁绥中长城修缮(“最美野长城”被抹平)、山西山阴“月亮门”长城坍塌等都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国人引以为傲的万里长城究竟有多长?数千年风霜洗礼至今留存几何?当今保护传承有何难题?

近日,国家文物局公布的《中国长城保护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首次晒出了长城的“家底儿”——墙壕遗存总长度21196.18千米,各时代长城资源分布于北京、河北、山西等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404个县(市、区)。

绵延范围过长也带来保护修缮难题,对此国家文物局表示,将在明年年底前完成长城保护总体规划,优先实施一批长城抢险加固工程,引入无人机等加强巡查,并重点保障长城沿线欠发达地区的财政资金支持。

焦点1

采用无人机等方式加强巡查

《报告》提到,由于长城分布地域广,修筑延续时间长,除个别点段为砖石结构外,长城主体多为就地取材、夯土构筑。加上长期以来自然侵蚀风化、人类生产生活和历史环境变迁等多重因素影响,保存至今的长城大多已坍塌或损毁,甚至地面部分已全部消失。

因此,长城保护常常被一些地方政府所忽视,对长城保护的重要性认识不足,责任落实、工作措施不到位,许多长城点段缺少必要的人员管理。

对此,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表示,将推动建设长城国家级监测管理体系,与测绘部门等合作采用无人机等方式加强巡查,强化日常养护与管理。

他说,国家文物局严格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和“最小干预”的原则,优先实施一批长城抢险加固工程,及时消除自然和人为因素可能造成的安全隐患。并加强长城科学保护修缮,针对存在的抢险不力、干预过度、工程管理亟待规范等问题,及早提出针对性措施,完善相关技术标准等。

针对地方政府责任落实不到位的问题,刘玉珠表示,国家文物局将持续开展长城专项执法督察,严格责任追究,层层传导压力,让“有责必问、问责必严”成为长城保护管理的新常态,敦促落实政府责任和加强部门职责,切实履行《长城保护条例》法定职责。

焦点2

明年底前出台长城保护方案

《报告》指出,目前长城保护尚未成为民众的行为自觉。个别地方保护修复缺少有针对性的科学方案,施工管理粗放,施工质量不高,对长城本体或环境风貌造成影响。

今年发生的几起破坏长城的事件均引发热议,“这些热点事件都反映出全社会对长城保护的高度关注”,刘玉珠说,河北怀来男子破坏长城砖墙事件虽然可能只是极个别的,但它反映出我们的长城保护宣传力度还需要加强,公众对文化遗产的敬畏心还需要增强。至于辽宁绥中长城保护修缮事件,“确实对我们文物系统触动很大”,他说,反映了文物保护工程管理中的诸多不到位,还有对长城保护理念的普及没有深入人心,行业与公众缺乏沟通,信息不对称。山西山阴“月亮门”长城坍塌事件也反映了长城保护工作日常巡查不到位,没有对存在安全隐患的濒危长城段落进行及时必要的加固,仍然是基础工作不牢固。

刘玉珠说,国家文物局将加大长城保护宣传力度,在建立长城保护专家咨询制度的同时,扩大公众的参与权和话语权,让大家都能为长城保护做力所能及的事。至于针对目前长城保护总体规划缺失的问题,我们将力争在2017年底完成长城保护总体规划,同时还要继续推进省级长城保护规划和长城主要点段规划的编制和实施。

焦点3

落实长城日常保护管理经费

《报告》提到,目前长城保护的问题,还包括现代人为或自然的破坏和损毁加剧,“野长城”游览需要加强服务引导,制约长城保护的诸多困难与问题尚未得到有效解决,保护形势依然不尽如人意。

针对现在长城保护经费支出结构重抢救保护、轻日常养护的实际,刘玉珠表示,国家文物局将与财政部一起研究完善财政投入机制,优化支出结构,落实长城日常保护管理经费,并对长城沿线欠发达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给予重点支持。

刘玉珠表示,特别是长城沿线贫困县较多,长城保护员经费难以得到有效保障,要想方设法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加大长城研究、展示和宣传。新建一批长城保护展示示范区,发挥好国家级长城保护中心的作用,开展长城历史、保护、管理、利用研究。加大长城保护宣传教育力度,运用互联网+、全媒体传播等多种手段,利用长城文化进校园、进课堂等方式,加强对全社会特别是青少年长城精神的宣传教育,充分发挥长城在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独特作用。

■ 北京落地

北京573公里长城已修缮40多公里

据统计,目前北京市辖区内共有长城573公里,分布在全市6个区。

昨日新京报记者从市文物部门有关人士处了解到,今年8月至10月,国家文物局部署开展了长城执法专项督察,北京市得分最高,特别是安全执法方面几乎没有扣分情况。

“北京较早出台了长城保护地方规定”,该人士说,目前北京市长城保护,主要是按照现有法规制度进行日常监管,同时市财政也投入了较大资金进行保护。同时,还发动社会力量协助监督文物管理工作,例如今年成立的北京长城保护志愿服务总队中,志愿者们就会定期或不定期地开展长城巡查,劝阻不文明行为,及时发现并上报破坏长城等行为。

至于所谓的“野长城”,则是对尚未依法、有组织进行对外开放的长城的统称,北京市分布有长城的门头沟、昌平、延庆、怀柔、密云、平谷六区都有,主要依属地管理原则落实保护措施,包括行业部门、属地乡镇、村民,以及志愿者看护等。

未来五年内将逐步进行修缮,“驴友经常去的、迫切需要保护的会较早安排修缮”,他说,目前箭扣长城已经开始修缮;至于现存状况较为良好、驴友去得少的长城段落可能会稍向后排。

他透露,目前北京573公里的长城中,已经完成了40多公里的修缮,“非常难,一个是由于地理环境原因,修缮材料都得靠骡子和驴往上拉”,另外,专业文保人员也相对缺乏,以及相关保障依然不足等原因,使长城安全保护还需进一步加强。

“人手等各种保障不太到位”,他坦言,这既包括修缮的人手,也包括日常巡查的人手,“每个区专业部门就那么几个人,还承担很多其他的任务”。因此,长城保护还需要社会人士更多地参与、监督、保护,这样可以让文物部门更加及时地掌握长城的安全情况。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黄颖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