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日本动画每隔十几年就出领军人物,这次轮到新海诚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12-02 09:19:12来源: mtime.com

新海诚来华宣传《你的名字。》,称有意愿与中国公司合作

《大鱼海棠》终极版预告片

11月底,新海诚来中国跑了三天“路演”,有时行程紧张到靠吃一顿“中华料理外卖”解决。在传媒大学交流会一站,有学生问他有没有看过中国的现象级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作何评价?新海诚说,自己抽空看了下两部电影的预告片,直观感觉是,日本的动画技术并未多么领先于中国,但创作者应该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中国和日本各自的社会中,到底要为观众做些什么?

《大圣归来》预告片

对于《你的名字。》的成功,新海诚多次提到电影对震后日本民众心理的关照,在接受时光网专访时,记者请他总结一下电影卖座的原因,他认为很重要的一点还是呼应了日本人对于灾害的不安情绪。新海诚说,在2007年制作《秒速5厘米》的时候,日本社会非常稳定,大家在稳定的社会中会觉得不变的日常将永远继续下去,因为没有什么起伏,所以作为创作者“会想在微小的起伏中去寻找深刻的感情”。

但是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后,很多日本人的想法变了,他们会想,自己身处灾害中心,说不定明天住的地方就会消失,自己也会消亡,在这种大背景下,新海诚考虑“这时候日本人民到底需要怎样的作品呢”?所以他创作了《你的名字。》,并表示一部作品要兼顾社会环境、观众诉求以及创作者的自我表达,在这几者间找到一个平衡。

事实上,从手冢治虫开始,日本历代的动画艺术家普遍对生活比较关注,这是传统。在北京电影学院中国动画研究院副院长曹小卉看来,日本跟中国不同,它是一个岛国,人口多,技术、经济实力很强,野心大,但没有太广阔的发展空间。所以在这个国家里一直存在一种忧患意识,不管是手冢治虫、宫崎骏还是大友克洋,普遍反映了日本一种非常纠结矛盾的心态,即一个巨大的发展野心与狭小的发展空间之间的矛盾。

从手冢治虫开始,日本的动画创作者一直关注生活

日本动画创作,早年其实跟中国差不多,也是拍摄一些民族题材,比如日本曾拍过中国的《白蛇传》、《西游记》,还有以日本传说为主题的“桃太郎”、在中国较有影响的《龙子太郎》等,中国正式引进的第一部日本彩色宽银幕动画片就是《龙子太郎》。但是到70年代以后,日本开始迅速崛起,那时手冢发现一个问题,他做的那些少年少女的冒险情感故事不太受欢迎,于是有了日本第一部多集TV动画《铁臂阿童木》。日本几乎每隔十几年就会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动画家“出头”,按照中国的说法叫领军人物,像20年代出生的手冢,40年代出生的宫崎骏,50年代的大友克洋,之后的今敏,以及70年代出生的新海诚。一代一代传下来,日本的动画创作者对科技、社会发展、以及对自然的攫取与人类生存的关系,始终密切关注。

《言叶之庭》

如果说新海诚跟其他大师略有不同的话,那就是他更偏重年轻人甚至青少年的情感问题,从《星之声》、《秒速5厘米》、《追逐星星的孩子》、《言叶之庭》到《你的名字。》,一直如此。新海诚曾谈到:“创作作品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要展现这样的生活?因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就是这样子。它不像宫崎骏作品里那样,每天都要去冒险、打仗、拯救世界,我所看到的只有去便利店买东西,或者挤列车时不小心跟旁边的人有几句口角,虽然只是很小的事情,但是我们内心的情绪起伏和那些战争以及拯救世界是一样的。”

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宋磊持一个观点,每个重量级的日本动画导演都有自己创作的倾向,从某种意义上讲,作品无需关照社会,因为它本来就是在这个社会中诞生的,只不过是每个人侧重点不同,因此作品与社会的链接点不同而已。

《东京教父》

曹小卉以今敏的《东京教父》为例,一个刺伤了自己父亲离家出走的问题女孩,一个卷进贿赂案的赛车手,还有一个男同志总认为自己生错了、他应该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母亲……三人在垃圾堆里捡到了一个弃婴,圣诞前夜,带有宗教救赎的意味,他们要怎样带弃婴找到亲生父母?

“赛车贿赂、男同志酒吧打架、问题女孩刺杀父亲离家出走、弃婴、一个失去婴儿的疯女人找到这个弃婴准备抱着她跳楼等等,这些无非都是我们身边的社会新闻,怎样把它们组织到一起?当中国动画还在挖空心思找故事、编情节时,人家更关心的是什么?如果说新海诚打动了大家,恐怕也是这个道理。至于怎么去编一个故事,是否用魔力、精灵等,创作者各有招数,具体方法可以探讨,创作思维才是关键。在日本有一种传承是,历代动画导演不强调魔法、神仙,就是靠描写身边的生活来创作,这是对中国动画的启发。中国动画很多时候并不是影像好坏,而是整体审美追求存在问题,现在我们连《神笔马良》都跟风好莱坞靠魔法打来打去了,以前不是这样的。”曹小卉说。

《你的名字。》延续了新海诚的作品风格又有所突破

再来谈电影本身。熟悉新海诚的人在看过《你的名字。》后,恐怕都会有一种“只有新海诚才可以做出来”的感觉。除了与之前作品类似的视觉风格和场景,电影还延续了他一贯的故事主题和情感氛围,影迷总结,这些情感大致围绕着三点要素展开——距离、思念和物哀。

这版中文预告被新海诚当众夸赞,称剪得好

新海诚将《你的名字。》形容为“一部注入着我自负般自信的作品”,制作成“能让不认识我的人也来看”的想法很强烈,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加入了以过去作品为原型的场景,虽然有些导演不愿重复自己,但新海诚喜欢在擅长的领域编织故事。他说:“对于那些不知道我的观众来说,虽然这是我10年前就已经用过的手法,但如今看来还是会觉得新鲜吧。”

《言叶之庭》预告片

很多影迷叫新海诚壁纸狂魔,不过在曹小卉看来,新海诚的画面背景并非华而不实,反而有种情景交融的力量。新海诚是画场景出身,他的一种特殊方法是拍照,用影像或是图片作为画场景的参考,这种方式的优点就是真实。比如《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中人物感到孤独时画面只有一只小鸟在飞,而内心贴近时则数鸟齐飞;《言叶之庭》中没有说出心声的两人心情,通过雨的缓急表现;《你的名字。》中陨石撞地球时,壮观的天象和人物的细腻感情融为一体。而如果仔细看《你的名字。》,受场景和心境影响,天空的颜色也会发生微妙变化,比如对于渴望大城市生活的三叶来说,眼里的东京风景有些许梦幻色彩,她最初见到东京天空的颜色里混了一些绿色,到了城市少年泷的眼里,天空就变成平淡的蓝色。

新海诚称《你的名字。》中用照片作构图的很少,绝大部分都是先用手画构图,也有像剧中神社那样,先用3D把整个舞台搭起来,然后在舞台里设计机位,根据机位映出来的景象来构图。他说3D要用在最重要的镜头上,比如彗星撞地球。

宋磊告诉时光网记者,以前新海监督的作品中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哀伤之情,他个人认为有点中国古代诗句“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当然,这种哀伤与唯美的画面形成一种共鸣。新海诚此前的作品在创作上有个鲜明的特征,就是靠心理描写推进。无论是《星之声》还是《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他的影片中每每都会出现大段的心理独白。新海诚特别善于挖掘角色的内心,但相对地他也不太善于用现实化的对白来完成角色塑造。在《你的名字。》中,他希望谋求这方面的突破。

所以,有观众也会说,《你的名字。》是“最不新海诚”的作品。

除了吉卜力班底的加入,使《你的名字。》在人物刻画方面更细致外,在故事层面,《你的名字。》终于让新海诚摆脱叙事乏力的诟病,还玩了一出“在时空里捉迷藏的爱情最烧脑”。难怪新海诚自己都说,在两年前,“总算有了能站在比之前更高的位置,去俯瞰并把控整体故事的感觉,这也让我产生了某种类似自信的情感”。

《你的名字。》这次是个happy ending

并且,这次的主题不再是遗憾、错过和失去,新海诚给了一个happy ending,用他的话讲:“我过去的作品确实刻画了很多初恋失败的故事,因为初恋也好、梦想也罢,失败肯定比成功多。但地震后,现实悲惨,我希望在故事里创造一个幸福的状态。”其实早在《言叶之庭》日本公映后,新海诚就被好几个朋友调侃说“你终于长大了”,为迎合观众“想看什么”的心理,他一直寻求转变。

有趣的是,在《你的名字。》票房飘红时,日本职业动画人山本宽流露出醋意,他说:“《你的名字。》虽然赶上了吉卜力的作品,但这部作品也是借着吉卜力的力量制作的,赶上了也是理所当然的。至少现在我没有自信能够画出超越《你的名字。》画面质量的画面。不过新海诚还是有一种作画自卑感,不是最优秀的动画制作者,在背景上发力,但对于作画(戏剧演出)敬而远之,而这次将新海诚作画自卑感消除的就是田中将贺和安藤雅司,这两位拥有超高作画力的制作者集结在一起——坦率说我就是羡慕啊。”

粉丝2015年制作动画庆祝宫崎骏复出

田中将贺是《你的名字。》角色设计,安藤雅司是作画监督。在一部动画电影中,作画监督一般都是拥有丰富制作经验的原画师或动画师担任,主要工作是检查并修改原画成品,看人物的脸型是否符合人物设定、动作是否流畅等,必要时能重新作画,所以对于动画的质量体现非常重要。

《红辣椒》片段之梦

有人将安藤雅司的加入形容成“来自吉卜力前员工的神秘力量”,事实上,安藤雅司曾在吉卜力效力13年,担任过《幽灵公主》、《千与千寻》的作画监督,后来又参与了《东京教父》、《红辣椒》、《妄想代理人》等今敏执导的剧场和TV作品的制作。当时光网记者向新海诚询问安藤雅司等人给予他哪些帮助时,新海诚笑笑表示:“你提到的比较有用的建议可能我不太好说,但这次我和很多制作人都是第一次合作,比如安藤先生。他不善言辞,下班也不跟同事去喝酒,但对作品的奉献感特别强,每天早上就看到安藤先生已经对着桌上的纸画了,几乎一整天不站起来,就这样整整做了一年,让我非常感动。”

新海诚表示,除了安藤雅司,“RADWIMPS(日本摇滚乐队)的战斗方法,田中的人物设定的战斗方法,背景美术的战斗方法,各个都有着堪称恐怖的认真感”,他的工作是监督,要把大家的成果以最适合的形式分配在107分钟里,看着这些同时进行的工作,比起快乐,他感受更多的是辛苦和压迫感,“这些事情的丰富度,与一个人的时候无法相提并论”。

《秒速5厘米》

还有一个小故事,一次新海诚做客电视节目,一位高中女生问:“为什么你一个 40 多岁的大叔对我们十几岁的少女心这么熟悉?”这大概跟国内媒体问张一白为何总拍爱情片如出一辙,新海诚认真做了番回答:“我并没有去找年轻人取材也没想真实刻画,但是十几岁的年轻人是不是存在类似的真实苦恋?即使有,和 40 多岁的人感受也多少有些不同。我十几岁时也有过苦涩的青春,即便时间已经冲淡了一切,但现在想起来还是很苦涩、很憧憬,即便得不到,但是长大后依旧觉得无比耀眼。不断在青春中寻找答案的女孩们并不会突然之间变成大人,而是要一直持续渐渐地成熟,相较于代沟和性别差异,每个人不同的成长经历差别更大,这种人类个体之间的差异我是没有办法面面俱到的。”

能否成为宫崎骏接班人?

新海诚自称商人而非艺术家 “日本动画之光”新时代中有新意

新海诚能否成为宫崎骏接班人引发话题讨论

《你的名字。》大卖后,拿新海诚与宫崎骏比较的话题不绝于耳,在中国行中,“宫崎骏接班人”的新闻也成为最赚眼球的标题。但新海诚明确表达了看法:“这次《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很多人都讨论我是不是下一个宫崎骏,我成为不了宫崎骏,也不想那样。宫崎导演的电影无论是从幼儿园到成人都可以看得很开心,在我的作品里着重表现的是少男少女的情感。我觉得动画在你长大成人的过程中看就可以了,它存在于人生的某一段时间内,没有二三十年之后一直看同一种作品的。”

新海诚与王长田在传媒大学交流会上宣布影片预售

接受时光网专访时,新海诚继续展开话题:“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完全是个商业作者,说一句极端的话,我为什么是商人呢?因为你完全可以忘记我的作品,它并非艺术,不需要留到十年二十年后,我只是为了现在2016年的人,去创作这107分钟的电影,离开电影院后你忘了无所谓,我反而怕大家看电影时不喜欢。”

新海诚并不想做价值观很强的电影,这与家庭生长环境有一定关系,中国很多影迷管新海诚叫富二代,说他活出了励志日剧男主角的画风,家境殷实但自小叛逆,不愿听从父母的安排,大学毕业后跑到和家中建筑企业无关的游戏公司工作,厚积薄发十几年终于在 2016年夏天创造了奇迹。新海诚的父亲很看重权威,但他一直很反抗来自父母的指手画脚,也很讨厌被说教,所以在他的电影里,从来不会告诉观众“少年和少女应该这样成长”,“这样的环境才能有利于人类成长”等,他只是想做面对多样选择有所迷茫的故事。

在专访中,新海诚赞同这样一个比喻:如果说吉卜力的作品是动画界的苹果手机,他就是安卓系统——利用开源的制作方式以及大众皆可学的技法,为2D动画的发展提供了新可能。

新海诚认为《你的名字。》证明一件事,不是只有宫崎骏才能拍出100亿的作品

新海诚告诉记者,其实他在日本动画界是非常不主流的一位创作者,如果非要讲一些《你的名字。》的意义,他认为电影给日本动画界带来一种可能性,“以前大家觉得只有宫崎骏才能拍出超过100亿日元的作品,但现在说明不是宫崎骏也可以拍,会给很多创作者一大鼓励”。

不过,动画研究学者关中阿福却认为,从另一个角度讲,“宫崎骏接班人”话题反映了人们对日本动画一种隐隐的忧虑。

近几年,日本动画虽然表面仍旧繁荣,但细一观察,还是难掩衰败的趋势,在日本,漫画动画一直是强项,群众基础也很好。好莱坞过去几十年,主打原创科幻特效片、根据原作小说改编的商业片,特别是《钢铁侠》的横空出世,漫威在构建自己漫改英雄电影的宇宙版图,DC跟进,福斯、索尼等效仿,现在全球盛刮的是美漫风。但这对日本的影响似乎不太明显,因为日本市场的独特性决定了国民对自己原创IP的情有独钟,所以这些作品即使不外销,也能很卖座。日漫与美漫在全球扩展道路上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特别是在炒冷饭方面,日漫有过之而无不及。老IP有营销和知名度上的优势,但因为时间跨度长,故事背景宏大,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自有文化体系,这样一来,很难让新生一代观众融入进去,历史包袱太重。

一些老IP长期占据日本票房榜

《你的名字。》则是个很好的示范,它是一个不设门槛、任何观众都可以轻松进入的作品,类全球化的视角及语言,比较接地气,观众不用顾虑自己是不是XXX的粉丝。其实翻看往年日本动画电影的票房成绩不难看出,相当一部分老IP长期霸占着票房榜前十名,但如果总给新一代的观众看《龙珠》、《海贼王》、《火影忍者》,路子肯定越做越窄。

《十万个冷笑话》导演卢恒宇曾谈到一个现象:日本作为动漫领域的翘楚,很多地方值得学习,如产业结构、符号化的建设、成熟的体系模式。但也正因日本持续数十年的快速发展,导致类型化动漫分得越来越细,这种没有“节制”的开发其实并没有扩大产业,而是在不断地加大从业人员的工作强度,让新人不再愿意加入到这个行业,从某种意义上破坏了整个工业生产体系,导致青黄不接。

《红海龟》预告

新海CG浪潮在近年席卷日本动漫界,虽然面临争议,一向强调以真实流畅为目标并坚持传统手工作画的传统派们看不惯那种靠色彩镜头炫效果的东西,但似乎也并不能阻止大量新海诚的追随者出现,他为后来者开辟了一条新路:时尚、用时少、成本低,却好看。

日本动画要突破天花板,需要《你的名字。》这样的作品

而随着中国渐渐向日本电影打开大门,日本动画人肯定会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你的名字。》后,是给日本的老粉丝做片子,还是想要更广阔的市场?“可能他们的目标和视角会开阔很多。《红海龟》这次表现虽然不好,但是吉卜力首次给欧洲做片子,肯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总之,日本动画要想突破长久以来虽然高、但一直进展不大的天花板,肯定还要有《你的名字。》这样更接地气、更具国际视野的作品,并且故事会借鉴好莱坞的套路,当然,这种套路,不是具体的内容与手法,而是说,有一种大开大合的全球话术,哪怕岛国风格还是很浓郁,但至少不是传统的二次元了。”

从这个角度看,宫崎骏对于新海诚,可能有借鉴、传承,但肯定不是“接班”的关系了,这或许也是人们把新海诚看做日本动画之光的原因之一。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