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谁在挽留消失的古村?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12-02 14:31:36来源: 中国文化报

散落全国各地的数千个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留下的遗产。然而,社会经济发展与城镇化建设的冲击,加之村落年代久远,自然和人为的损毁让不少传统村落危在旦夕。这些濒临消失的古村,还有人在默默守护。

11月22日,由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主办的第八届“薪火相传——传统村落守护者”颁奖仪式在浙江松阳县举行,大会表彰了十位传统村落守护者杰出人物,有自己修路传承羊头山文化的67岁山西农民刘太兴,有修缮湖北土家吊脚楼康家大院的归乡游子康敏,有将全部积蓄用于古建筑修复、对族谱倒背如流的江西文保员胡庆华等。

他们大多是普通百姓,他们的故事令人动容。

卖掉新房守护古村的“阿布”

来自云南普洱市的哈尼族女子罗米多皮肤有些黝黑。穿着鲜绿色的麻质裙子的她,灿烂的笑容让人觉得很温暖。

罗米多与古村的情缘从十年前开始。2006年,她与丈夫杨云龙在徒步乡村的旅行中,发现不少地方由于茅草房改造和异地搬迁,很多美丽的传统村落消失了。这让他们非常心痛。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没有过去,不能没有历史。”罗米多说,“我理解的‘乡愁’,就是过去和历史,是中国土地上的根。”

哈尼族阿卡山寨的人们渴望留在自己的土地上,罗米多和丈夫决定守护他们的家园。他们于是卖掉了新房,用牺牲小家来换取村落的繁衍。他们积极筹集资金,开始投身于古村落的保护,走上了公益之路。

在他们看来,每个传统村庄、每座传统建筑都是活文物,而对于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山地民族来说,这些传统建筑更加重要。

十年间,他们为云南省孟连县守住了唯一一个建筑完好的阿卡传统自然村,并协助政府部门解决了当地多年的饮水难问题,还筹建了文化传承馆。他们还帮助佤族社区重建了消失已久的木鼓庙,并开展传统文化复兴活动。

他们还对阿卡山寨进行了跟踪拍摄,用影像记录了阿卡族的民居建筑、生产劳作、歌舞节庆、民风民俗等。

在当地,人们亲切地称她“阿布”,叫他的丈夫“龙哥”。“阿布”和“龙哥”带着对于这片土地和族人的热爱,十年如一日地守护着古村落文化。

2014年,他们成立了火塘文化社。“我们要保护活着的村庄,保护活着的文化,让更多人留住自己的家。”罗米多说。

传承闽南古建筑技艺的古稀工匠

也许是手艺人话不多的缘故,古稀之年的陈实生看起来稍显木讷。他出生于福建惠安建筑世家,13岁起跟随祖辈走南闯北,逐渐掌握了闽南古建筑的营造工艺。

几十年来,他主持修缮承建的具有闽南古建筑特色的寺庙、祠堂、牌坊、亭台楼阁大大小小上百座,遍及国内外。“都是我亲手干的。”他用带着浓厚地方口音的普通话说。尽管年事已高,他还坚守修缮现场,亲自上手进行修复。

多年来,除了坚持修缮工作,陈实生还悉心传授闽南传统建筑的营造技艺,接收、培养徒弟60人,使他们成为传承技艺的中坚力量。他总是告诉年轻人,技艺需要一点点打磨,需要岁月的沉淀,让他们不要着急,慢慢来。他在工地时,哪怕只是指导,年轻人也会觉得更踏实。

陈实生的小儿子说,尽管父亲一心传承古建筑技艺,但断层危机仍旧存在。“工匠的地位需要往上升,希望政府可以引导。”

事实上,传统技艺的断层危机不仅出现在闽南地区。就在本届“薪火相传”活动的举办地浙江松阳县,正在进行的“拯救老屋行动”也让一些老匠人感到了无助。

参与修缮老屋的吴炳松说:“老房子都是老师傅在修,年轻人不会去学,以后这手艺要失传了。”吴炳松的施工队三十多人,年龄基本都在40至60岁之间,最大的63岁。

面对这一困境,政府也在行动。今年8月,松阳县出台了新政,设定了“每年选拔200名松阳工匠,五年内发展到千人队伍”的目标,以培养一批技能精湛、素质优秀的本地工匠。

“激活”古村的县委书记

除了普通百姓,获奖者中还有一名基层官员:中共松阳县委书记王峻。

四十出头的他高高瘦瘦的,说话比较文气,带着一点儒雅书生的气质。“传统村落不仅要保护,还要激活。”王峻说。

松阳县传统村落资源富集,已有71个村录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在全国县级单位中排名前列。面对这一现实,王峻开启了整县的系统保护实践,逐渐让传统村落的价值认同成为全民共识。

2013年,他提出了传统村落“活态保护、有机发展”的理念,推进传统村落的再生。具体而言,就是用最少、最自然的人工干预,利用本土、原生态、环保材质,维持古村落完整风貌,留住历史遗迹和文化基因,让古村舒适宜居、与时俱进,并复活古村的经济活力。

松阳县域百余个传统村落和1200多幢传统建筑实现挂牌保护,140多座宗祠、20多座古廊桥、60多公里古道得到修缮保护,60余台传统民俗节庆活动重新实现常态化展演。

同时,在修复、保护的过程中,王峻还倡导植入高效生态农业、文化创意、民宿经济等,发展乡村旅游,让古村落换发新的生机。比如,枫坪乡沿坑岭头村就利用村落形态优美、艺术创作资源丰富的优势,大力发展以艺术写生为主题的民宿。这个300多人的村庄,去年的民宿收入达到200多万元。

松阳县已成为首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示范县,也是文保基金会发起的“拯救老屋行动”的首个整县试点推进县。老屋项目于四月启动,旨在资助传统村落中私人产权文物建筑的修缮,目前已有超过100幢老屋申报,42幢开工,6幢基本完工。此次“薪火相传”活动也放在松阳举办。

国家文物局原局长、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说,松阳县委、县政府在保护传统村落上“理念正确、措施对路”,因地制宜,“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