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朝阳区:保护小院颜值 居民定下“公约”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12-07 08:21:10来源: 北京日报

“保护院内风貌,爱护院内的树木、原有的砖瓦、墙壁和其他结构;不向院内泼水,注意清理门口院内积水、积雪;不在公共设施、树上晾晒衣物……”

4日,朝阳门街道演乐胡同83号院门口的花墙上,挂上了《小院公约》。经过历时两年的环境改造后,小院15户40多位居民,将按照这个他们共同商定的公约,维护院里的环境,让改造成果一直保持下去。

“小院公约”怎么协商的?还得从演乐胡同83号院的改造说起。

演乐胡同所在的东四南文保区,有大量胡同大杂院,设施老化,环境杂乱。2015年,在朝阳门街道的支持下,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开展了“咱们的院子”院落公共空间改善项目,邀请知名设计单位和设计师对大杂院进行改造。在街道和社区的推荐下,演乐胡同83号院等7个院落入选。改造采取协商的方式进行,改哪儿、怎么改,设计师和居民一起商量。

院门内一间自建房,拦在改造路上。

“院门是公共空间,因为一间自建房,空间被挤占大半。要改造,得先拆了这间自建房。”小院改造设计师、中央美院副教授侯晓蕾说。

可这间房的主人、72岁的翟老爷是位孤寡老人,孤僻、古怪、不爱说话。“刚开始感觉翟老爷就像个透明人一样,小院里其他人都不愿提及他。”侯晓蕾说。

自建房面积不大,只能容下一张单人床,上世纪九十年代用来出租,能给翟老爷带来每个月一二百元的收入。如今已经荒废,长期闲置,但老人家舍不得拆。

怎么办?侯晓蕾带着两个学生,时常陪翟老爷聊天,不聊改造,聊点琐事,唠唠家常。常年孤独的翟老爷慢慢打开心扉。侯晓蕾告诉他,改造打算在院门内设计一个花墙,种上漂亮的月季。翟老爷爱下棋,腾出地方,院里还可以放一个室外棋盘。

翟老爷的态度,从“先留着吧”变成了“拆了也行”。

“这院子,我住的时间最长。很多后来的我也不认识。以前啊,都是各顾各的,现在,我觉得咱别都想着自己,也想想这个院子。拆了这房真没什么,别耽误改造!”翟老爷说。

自建房拆了,小院改造顺利推进。“小院公约”里因此有了这条:院内是公共空间,大家一起所有、共同维护,不私自占据作为己用。

乱堆的杂物清理了,院里多了统一设计的实木外观的储物柜;破损的地面铺平了,下水道改造后不再积水了;垂花门重新油漆了,门后设计了木栅栏墙……大杂院变宽敞变美了。

两年时间里,改造一点点进行,协商会一次次开。这也培养了居民们处理公共事务的协商意识。有了这个基础,小院改造完成后,居民们又坐在一起,庆祝的同时也在思考:改造好了的环境,怎么维护?当设计师提议制定“小院公约”时,大家一呼百应。

16条,400多字。居民们提议,并逐字逐条商量、修改,制定出《小院公约》。

《小院公约》是个道德约束,为了提供资金保障,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又帮助小院成立了“公共维修基金”,由居民自筹30%资金,协会配资70%,交由居委会代管。今后,院里下水道堵了,路面破损了,都可以申请基金用来维修。居民还选举了“小院管家”,带着大家共同遵守公约,维护小院环境秩序。

不只演乐胡同83号院,6日,内务部街34号院也挂上了《小院公约》。

“我们一共改造了7套院子,还包括前柺棒胡同4号、史家胡同5号、史家胡同45号、礼士胡同125号、本司胡同48号5个院子。目前,前柺棒、演乐和内务部街这三个院子有了‘小院公约’,演乐和内务部街这两个院子还选出了小院管家。下一步,这七个院子都将制定出‘小院公约’,并建立维修基金,让改造成果能更好地维护下去。”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秘书长、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师赵幸介绍。明年,协会计划启动“咱们的院子”二期工程,有了一期7个院子做样板,这次将采取居民自愿申报的方式确定候选改造名单。这一改造经验,也有望走出东四南地区,在更大范围内推广。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