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印度首位女防长上任背后:莫迪“强军”战略再添变数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9-14 15:01:37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印度首位女防长上任背后:莫迪“强军”战略再添变数

谨言慎行、一丝不苟地执行莫迪定下的国防现代化方案,将是“女强人”西塔拉曼的唯一选择

文/曹然

在新德里的标志性名胜“印度之门”以西,两栋风格相同的雄伟建筑承载了印度的行政中枢。

2017年9月3日上午,印度商务部长尼尔马拉·西塔拉曼乘车来到新德里市中心的国家行政大楼。和多数内阁部长一样,西塔拉曼的办公室位于国家行政大楼的北楼,但当天她却径直走入南楼的总理办公室。

前一天晚上, 58岁的西塔拉曼接到总理办公室的电话,得知自己的职务将在9月3日的内阁改组中有所调整。不过,在见到总理莫迪之前,西塔拉曼并未预料到自己会成为南楼的新主人之一。长期以来,印度政府中只有国防部和外交部与总理办公室同居南楼,其特殊地位可见一斑。

“我是今天才得到的消息,之前完全不知道……直到宣誓就职时我仍然不敢相信这个任命。我简直受宠若惊、愧不敢当。”9月3日下午,已经就任国防部长的西塔拉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依然难掩兴奋之情,甚至表示这是“上天的恩赐”。

与西塔拉曼一样感到震惊的还有印度社会。根据《印度时报》的描述,“为什么是西塔拉曼”成为当天新德里的第一热门话题。虽然早已知晓这将是莫迪上任以来最大的一次内阁改组,而且国防部长更换人选的可能性很大,但很少有人预测到莫迪会选择一位政坛资历不深、之前与国防系统毫无联系的人担任印度政府中最重要的部长之一。

西塔拉曼备受关注还因为她是印度历史上第一位全职的女性国防部长。在此之前,除英迪拉·甘地曾在总理任上两度兼任国防部长外,从没有一位印度女性领导过这个男性主导的部门。在女性至今尚不能在军中担任战斗职务的印度,莫迪的此番选择瞬间在媒体舆论上炸开了锅。

平权运动

“我将在女性参军问题上持开明态度。”9月3日,刚刚就任印度国防部长的西塔拉曼在宣誓后随即向媒体表示,自己将在印度军队中推动平权运动,以期让女性可以在军中担任战斗职务。

9月9日,正式接管国防部的西塔拉曼随即宣布将组建800人的女子宪兵队。而就在一个多月前,印度国防部刚对外表示,暂时不会考虑组建全女性的部队。

女性参军是印度总理莫迪从体制层面改革军队的重点工作之一,西塔拉曼的任命更体现了这位素来强调女权的政治家打破印度军队旧有性别结构的决心。印度军队已经有25年的女性参与史,大量在军中短期服务的女性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性别不应成为参军的限制。但是,直到莫迪上台之前,女性大规模参军依旧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

9月10日,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目送一艘白色的小型游艇驶出印度的一个军港。经过三年筹备,海军中尉贾姆瓦尔率领五名水兵开始了被称为“革命计划”的为期半年的环球航行。与印度海军以往的行动不同,执行这项任务的贾姆瓦尔中尉和她的部下们均为女性。亲自批准该项目的印度总理莫迪于8月16日接见了这批女兵,勉励她们“向世界展示印度的强大实力”。

“革命计划”只是莫迪政府改革女性参军的一个缩影。2015年底,印度海军开始接收女性担任非战斗职务;2016年6月,印度空军征召了首批女性飞行员;一年之后,印度陆军表态愿意在不久的将来接收女性担任战斗职务。《印度时报》对此称赞道:“这是在重男轻女的印度掀起了一场巨大变革。”

不过,在印度陆军女中校古普塔看来,莫迪政府的举动和表态还远远不够。截至2017年,170万人的印度国防系统中只有3500余名女性雇员,每年新入职的女性也不过300人。国防部在7月21日宣称“出于实际情况和文化考量”,短期内没有组建女性战斗单位的计划。已在军中服务17年的古普塔对此愤怒地表示:“组建女性战斗单位是征召女性担任战斗职务的第一步……如果他们真诚地希望女性参军,就应该组建这种战斗单位。”

2017年8月,印度著名电影女星尼姆拉特·考尔身着军装出现在荧幕上。她作为女主角在一部军事题材的电视剧中饰演了印度历史上第一位在陆军中担任战斗职务的女性,经历了种种挫折和考验。这部电视剧在印度国内收获了如潮的好评和几乎相同数量的差评;而在电视剧之外,女性参军的进程也挫折不断。

经过三年的改革,目前印度女性仍不能在海军军舰上服役,也不能在步兵、炮兵、装甲兵等陆军兵种单位中任职;印度仅有的女性战斗人员,是空军去年招募的3名女性战斗机飞行员;而一名刚刚进行了变性手术的印度海军“女”水兵上个月被驱离了军队。

印度政府和军方在平权问题上空有表态,缺少作为,令古普塔等军中女性雇员非常不满。与执政党关系密切的宗教团体民族志工组织一直呼吁莫迪任命一位女性防长,以真正促进军队平权。西塔拉曼的任命,就被看作是莫迪及人民党对其支持者的回应。

“任命女性担任国防部长是一件伟大的、值得注意的事情。”9月3日,民族志工组织发言人曼莫汉·维迪雅对莫迪的内阁改组给予了高度评价。在一片赞扬声中,印度《经济时报》指出:任命西塔拉曼担任国防部长“不可与印度亟待改善的女权状况相混淆”,印度女性的地位并不会因为一位出身婆罗门中产家庭的女性成为防长而有所改变。

《经济时报》的担心不无道理。早在2004年,当印度媒体为女军医帕德马瓦希·班多帕德亚晋升中将而欢呼时,这位印度空军首位女中将却公开呛声女权运动:“我们真的需要女性参加战斗吗?我不这样认为,我们不缺少男人。”

2017年9月3日,一身鲜亮民族时装的西塔拉曼出现在就职宣誓仪式上。这位新任防长通过答记者问证明了自己与班多帕德亚不同。当媒体询问这一任命是不是莫迪在履行“对女性赋权”的承诺时,身为国家妇女委员会成员的西塔拉曼回答:“总理一直相信女性可以胜任任何职务。”

私营化

出身婆罗门家庭的西塔拉曼毕业于尼赫鲁大学经济学专业,曾在普华永道和BBC任职,之后长期担任人民党的新闻发言人。虽然参政才七年,但她精明强干、善于和媒体沟通的特质,早已为党内公认。

“国防部需要一位熟悉文书工作、对外谨言慎行、对内敢于决断的领导人。”在西塔拉曼上任之际,印度人民党一位高级干部对媒体表示,西塔拉曼在这几个方面的能力远胜于其他人选,这也是莫迪和人民党选择这位资浅政客出任防长的原因。

印度时政评论家桑迪普·罗伊则指出,莫迪选择西塔拉曼,更主要是看重她在普华永道任职高级经理期间获得的出色管理能力以及在商务部长任上对推动“印度制造”做出的贡献。

自2014年以来,“印度制造”一直是莫迪版“强军梦”的核心内容。在2017年以前,由50家公司组成的公有国防企业系统和由41家工厂组成的兵工委员会是印度实现武器装备国产化的关键力量。然而,随着空军LCA战斗机、陆军阿琼坦克、海军“歼敌者”核潜艇项目的先后失败,印度国防工业一直只有投入少有产出,备受诟病。在莫迪上任后,这一情况也没有得到明显改善。

2016年5月,印度陆军向国防企业告知将不再订购国产“阿卡什”短程地对空导弹。陆军发言人坦率地表示:这种印度多家军工企业联合研发了30年的导弹“在技术和研究方面存在问题”,无法与以色列、俄罗斯等国的同类出口产品竞争。到2017年5月,印度军队65%的武器装备仍依赖进口。

如果说“阿卡什”导弹的失败是30年前埋下的种子,那么国防工业吸引外资的尴尬结果则是莫迪难以洗刷的耻辱。

在过去的17年间,近百家印度军工企业获得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仅有500万美元。锐意改革的莫迪就任总理后,立刻撤销了国防工业外商投资的26%比例限制,期待大量吸引外资。但此举收效甚微,自他上任至今,国防企业系统和兵工委员会拿到的外国投资总计只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100万美元。

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则是,莫迪政府年年追加国防预算。2016年,印度政府的国防预算已经达到506亿美元,超过俄罗斯,居世界第四位;同时,印度国防部一边向议会抱怨着军费占印度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不足2%,一边在第13个国防五年计划(2017至2022)中列出了4160亿美元的预算方案。

“我的前任做了许多工作,我想我的任务就是继续推进这些工作。”2017年9月3日,西塔拉曼对媒体表示,她将坚持前任杰特雷采取的一系列鼓励私营企业参与军工生产的政策。

面对国防工业高投入低回报的现实,与西塔拉曼同为内阁经济专家的杰特雷曾力图引入私营企业参与国防项目竞争,同时改革军工体系,以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国防现代化建设。伴随着“没有国家能够靠购买他国的武器赢得战争”的口号,杰特雷在2017年5月推出了名为“战略伙伴”的国防工业私营化改革计划。根据改革的政策,取得资质的印度私营企业可以与国际知名武器制造商合作,为印度军方提供战斗机、直升机、潜艇等高精尖武器的解决方案。

莫迪政府对“战略伙伴”计划充满期待,杰特雷表示该计划将在三年内使得印度军队在多数关键技术领域实现国产化。对于被置于计划之外的原有国防工业体系,杰特雷认为:“国有企业和私有企业竞争军事项目才能发挥最大的潜力。竞争是达成效率和控制成本的灵丹妙药,竞争带给我们更多的选择。”然而,杰特雷的解释并未被国有企业接受。

“我们罢工不仅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更是为了国防事业的稳定。”2017年5月,在杰特雷宣布国防工业私营化改革后不久,全印国防企业工会组织全国范围内的52家工厂和企业发起了“停工一小时”的抗议活动,反对印度政府将私有制竞争引入军事工业。

“这种骚乱是预料之中的……他们终将失败,因为中央的决定不会因此改变。”印度空军高级将领潘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莫迪不会因为罢工而改变国防工业的改革计划。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军方高层人士更不无嘲讽地表示:“这些军工企业可以与私营企业竞争项目嘛,他们是否会失业取决于他们如何利用长期以来的经验取得成功。”

全印国防企业的罢工并没有改变“战略伙伴”计划的推进。五个月后,一场祈祷仪式在国家行政大楼南楼的国防部长办公室举行。9月7日,刚从日本访问归国的杰特雷在经过宗教仪式祝福后,正式向西塔拉曼移交了国防部的工作。西塔拉曼随即表示:“我最重要的长期任务是和总理、内阁一起推进‘印度制造’在国防工业中发挥有效、关键作用。”

对于新防长坚持改革的立场,全印国防企业工会尚未回应。但在“停工一小时”无果而终后,该工会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政府不能无视我们的诉求,我们还将发动更大规模的罢工。”可以预见的是,如何在改革中处理与工会的关系,将成为西塔拉曼面临的一项紧迫且棘手的工作。而主持过与欧盟、澳大利亚的双边贸易协定磋商的西塔拉曼,恰恰可以在这项工作上发挥自己的谈判才能。

“国防工业私营化最终将会成功,但政府不能太心急。” 印度空军高级将领潘迪说。面对17年来毫无建树的旧工业体系,莫迪和印度政府似乎需要更多的耐心来等待私营化改革的成果,但他们不会只是被动地去等。

军队改革

位于拉贾斯坦邦的乌塔莱空军基地是距离巴基斯坦国土最近的印度空军重镇。近年来,在印度教民族主义情绪的影响下,印度与巴基斯坦在边境争议地区不断擦枪走火。曾在1971年的印巴战争中发挥关键作用的乌塔莱基地再次得到军方的重视,印度空军最新引进的米格21改进型战斗机部队就部署在这里。

2017年9月10日,西塔拉曼接管国防部仅仅几天,她就在空军司令的陪同下前往乌塔莱,视察了这个印度最敏感的军事基地。此举似乎是在用行动呼应她在防长交接仪式上许下的承诺:“我的首要任务是进行作战准备。”

“对于周边国家,我们追求和平共处,但在必要时我们也会果断地采取强硬措施。”在2014年大选中,莫迪曾这样定义自己的外交与国防政策。在执政的最初两年,这位主张“要和巴基斯坦合作打击恐怖主义”的印度新总理在对巴基斯坦关系问题上一直保持克制。但在印巴边境恐怖袭击事件日渐增多、印度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背景下,莫迪的温和姿态渐渐发生了变化。

2016年9月28日,一队印度特种兵在无月之夜悄悄越过克什米尔地区的印巴实际控制线,摧毁了巴基斯坦控制领土内的一系列建筑设施。在这支小部队平安返回印度控制区后,莫迪政府对外宣称他们摧毁了巴基斯坦境内的一个恐怖分子基地,并消灭了数量不明的武装人员。

在这次越境打击行动发生前一周,来自巴基斯坦一侧的武装分子攻击了克什米尔地区的一座印度军事基地,19名印军士兵遇袭丧生。这是三十年来印度军队遭受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损失。年初时还表示希望与巴基斯坦共同打击恐怖活动的莫迪被激怒了。

随着与周边国家冲突的加剧,印度国防现代化建设成为莫迪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长期以来,无论是历任总理推进国际合作,租购航空母舰、核潜艇等高精尖武器,还是莫迪上台后提出的“战略伙伴”等武器全面国产化方案,印度政府的国防现代化建设都聚焦于武器装备的升级。

“1999年的卡尔吉尔冲突后,印度军队大规模改革就被提上了议程,如今类似的观点再次被提出了。”2017年8月,一位印度军方人士向媒体表示。每当印度军队对巴基斯坦境内的武装分子进行越境打击,卡尔吉尔冲突都会被人们提起。1999年,印度军队对盘踞在印巴边境冲突地区卡尔吉尔高地的400余名“武装分子”进行了清剿。由于部队编制混乱、装备落后、指挥失当,500多名印度士兵命丧卡尔吉尔,期间还有多架印军战机被击落或坠毁。

卡尔吉尔冲突结束后,重新部署边境部队、整合三军指挥系统的改革方案就不断被提出,但此前一直未受到印度政府的重视。

2017年8月31日,当时的印度国防部长杰特雷公布了一项庞大的陆军改革计划,意图从体制上革新印度国防系统。此时的杰特雷一点都没给外人留下四天之后自己将离开防长位置的印象,他信心满满地表示,将与陆军方面展开谈判,力争在2019年底前完成改革计划。

此番陆军改革计划被认为可能是印度规模最大的一次军事改革。随着装备先进武器的印军在边境地区连遭袭击以及边境问题的升温,莫迪政府意识到,仅仅依靠“战略伙伴”,还不足以提升印度军队的战斗力。

根据杰特雷的方案,近6万名印度军队官兵和文职人员将被重新安置;总占地2万英亩、三十年来都未能腾退的军队农场将全部转归政府管理;军队的仓库、工厂、交通设施、邮政设施也将全面改制,以疏解不必要的非战斗人员。陆军的战斗单位虽无裁员之忧,但也面临重新部署。为了提高印军在中印边境地区的“高海拔作战能力”,杰特雷计划将相关地区的17个高海拔军事基地进行全面翻新,仅这一项方案,就涉及10万印度军队的调动。

2017年9月4日,新任国防部长西塔拉曼与陆军高层进行了第一次会面。这次会面的具体内容目前尚未公开,但自这次会面之后直到正式接管国防部,西塔拉曼不断提及女性参军和国防工业私营化改革方案,却始终没有就杰特雷离任前公布的这项庞大改革计划发声。考虑到这项改革需调动印度陆军约三分之一的人员,而改革计划完成的时间是在2019年,突然到来的印度防长人事变动,更为其前景增加了变数。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