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观察:以耶路撒冷为钥匙,特朗普打开中东潘多拉盒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12-07 14:41:15来源: 中国新闻网

视频:耶路撒冷的归属与巴以百年恩怨来源:央视网

中新网12月7日电 (孔庆玲 孟湘君)圣城耶路撒冷传出重大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计划将美驻以使馆搬迁至此。表态一出,多国纷纷反对,并警告地区冲突风险将增加。这块经历了太多波折的“应许之地”,何时才能应人民之许,迎来长久的和平?

 

12月6日,特朗普签署公告,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不按常理出牌 打破美国几十年外交传统

又不按常理出牌!特朗普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举动,打破了美国外交几十年来的传统,也使美国成为以色列1948年建国以来首个这么做的国家。

早在1995年10月,美国国会已通过法案,要求政府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但由于这个法案在外交上极为敏感,此后美国历任总统都不敢轻举妄动,纷纷以“推迟搬迁”的形式避免介入耶路撒冷纷争。

然而,小布什、克林顿、奥巴马……“前任们”都搁置的事,特朗普上台一年就给办了。

特朗普今年5月“访问”哭墙时,头上戴了犹太教徒最明显的标志之一“基帕”。

女婿就是犹太人 特朗普举动为兑现竞选承诺?

以色列群体在美国的游说能力很强,很多犹太人在美国地位都很高。犹太人群在美国社会有很大影响力,特别是在美对中东政策方面。而身为特朗普女婿的犹太人库什纳,今年也作为白宫高级顾问两次访问巴以,传达中东政策。

库什纳祖辈是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20世纪40年代移民到美国。到了父辈一代,其家族已财力雄厚,所以库什纳过着无异于“富二代”的优裕生活。

今年5月,特朗普访问以色列时,做出了亲犹太人倾向的举动。他当时赴位于耶路撒冷的犹太教圣地哭墙,成为首位在任职期间“访问”哭墙的美国总统。他头上还戴了犹太教徒最明显的标志之一小圆帽“基帕”(Kippah)。

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称,通过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特朗普履行了竞选时的承诺,以变通方案来满足他的亲以色列选民。

原来,据报道,早在当初竞选总统时,获得过犹太财团大力资助的特朗普,就承诺将美国驻以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

 

在耶路撒冷老城区的一面墙上,以色列国旗和美国国旗被接在了一起。

中东政策方向渐清晰 “猛刷存在 拉拢盟友”

事实上,上任以来,特朗普调整了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体现在打击“伊斯兰国”、遏制伊朗、修复沙特关系和加强与以色列关系等方面,政策方向逐渐清晰。

总体来说,奥巴马减少中东战略投入,而特朗普却加强在中东的政治军事存在,巩固其主导地位。他要“猛刷存在”、“拉拢盟友”。

不难看出,不论是出于兑现承诺的压力,还是调整中东政策的需求,对特朗普来说,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不是能不能做的问题,只是何时做的问题。在他看来,这件事“早就该做”了。

然而,特朗普不忘暗示,自己“并没有把事情做绝”。他说,美国在最终地位问题上不会采取立场,比如耶路撒冷最终边界问题。他还表示,新的美使馆完工后,“将为和平做出更大贡献”。

 

愤怒的巴勒斯坦民众在加沙南部的Khan Younis地区发起抗议特朗普的决定。

跨越“红线” 巴以和平前景堪忧

特朗普表态一出,除了以色列称赞这是“公正而勇敢的决定”,多国都发出警告、谴责,并表达对巴以和平进程和地区局势的深切担忧。

最直观的风险,就是可能引发巴勒斯坦的抗议浪潮。多个巴勒斯坦组织呼吁展开“愤怒三日”的抗议行动。德国政府、沙特国王萨勒曼、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等纷纷警告,美国政府的举动可能广泛激怒伊斯兰教信徒,并可能引发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暴力冲突。

今年夏天,巴以双方刚因为圣殿山事件爆发大规模冲突,而因为耶路撒冷问题的任何变化,都会对巴勒斯坦建国产生影响——“政治和宗教象征的意义在这里相互渗入”。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巴以和谈进程已走过了20多年。然而,双方和谈多次陷入僵局,经历了启动、中断、重启和再中断的曲折过程。双方达成的一系列协议也未能彻底执行。

巴以谈判所面临的问题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比如耶路撒冷地位、犹太定居点前途、最终边界划分、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水资源分配、以色列安全保障、巴勒斯坦国军队形态、巴勒斯坦国未来边界控制等等。

在外界看来,耶路撒冷问题“只能通过冲突各方直接谈判”得以解决,美国的单方面行动,可能会使和谈脱离轨道,也使别国无法相信其在和谈中的公正性。

 

资料图:巴勒斯坦示威者焚烧轮胎抗议。

打开潘多拉盒,点燃未知火药桶?

耶路撒冷问题,不仅事关巴以和谈,还关乎地区局势。基于中东长期动荡的局面,而耶路撒冷的地位又是最敏感问题之一,特朗普的这次决定,具有巨大的象征意义和不可预知的后果。

这一决定不仅伤害了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全面影响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还可能让中东反恐形势进一步恶化,点燃了更多未知的火药桶。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曾说过,如果美国真的将耶路撒冷认定是以色列首都,那么将让恐怖分子有机可乘。

专家称,特朗普此举可能会给反美主义、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提供一个新口实,刺激他们掀起新一轮反美情绪。

美国对可能的反抗情绪早有预料。美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前一日就发声明,要求领馆员工及其家属尽量不前往耶路撒冷老城或约旦河西岸,还敦促美国公民不要前往人群聚集或增派军警部署的地方。

 

资料图:犹太教徒庆祝逾越节,聚集耶路撒冷哭墙下祷告。

“三教圣城”:耶路撒冷到底有多重要?

作为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耶路撒冷老城面积虽然只有1平方公里,却被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三大宗教视为圣地。虽被冠以“应许之地”和“和平之城”,耶路撒冷数千年来却承受了战乱和苦难的重重考验。

1949年时,耶路撒冷开始由以色列和约旦分治;

1980年,以色列宣布耶路撒冷为其“永久首都”;

1988年,巴勒斯坦也宣布耶路撒冷是新成立的“巴勒斯坦首都”;

至此,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成为巴以冲突的核心。

犹太教的哭墙、穆斯林的圆顶清真寺、基督徒的圣墓教堂,在这座小小的城里汇聚。现在的耶路撒冷分为东西两区,西区是新城,东区是老城。以色列的国会、重要政府部门、都在西区,虽然以色列宣称耶路撒冷是其“首都”,但各国都将驻以色列使馆设在特拉维夫。

耶路撒冷归属问题不仅涉及老城的历史定位、宗教权利和文化属性,更重要的是,牵扯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难解的复杂心结。

究竟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完)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